首页 > 情敌,借点信息素 > 第45章 第 45 章

我的书架

第45章 第 4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贺航加入ysg这件事情, 不只是在ysg内部掀起了巨大的风浪,整个联盟乃至全网都震惊了。没人能想到年轻有为的贺总为什么会忽然毫无征兆的成为职业选手,接下来还要去征战世界赛。

先说ysg内部, 叶雨时在贺航答应之后当晚就给吴明打电话说了这事儿, 吴明是一万个不相信的,甚至怀疑叶雨时是不是发烧把脑子烧糊涂了,连忙问他是不是要去医院看看。

直到第二天贺航跟着有叶雨时一起去了ysg, 当面跟吴明说自己是真的要加入,当时吴明虽然面子上端的妥妥当当,可内心依然在怀疑自己是在做梦。等叶雨时带着贺航去训练室, 他才渐渐反应过来,这事儿怕是真的。

可……

贺总都已经二十二岁了吧?

这把年纪来打职业是不是晚了?

当然不是说二十二岁不能打,叶雨时不就二十二岁吗?可叶雨时跟贺航不同,叶雨时是十七岁至今一直在打, 手速在无数次训练中,能够得以保持。可贺航不是啊,他是从22岁开始打, 这未免……

算了算了。

吴明觉得自己想多了,也许人贺总就是有一个电竞梦,想来他们战队体验一下职业选手的生活。难道他还真指望贺航能上场比赛?当然, 肯定还是要上场的,毕竟人家可是联盟的冠名商, 还是他们战队主力队员的金主爸爸。

这可是一个比蓝若还难伺候的主啊, 他怎么敢不好好捧着?

真是的,一个队有一个爷就算了,叶雨时居然又给他招来一个,简直是不想让他活了。

吴明就是带着这种想法, 生无可恋拟好了贺航的合同,拿过去给贺航过目的时候才发现整个训练室沸腾了,而且气氛有点古怪,所有的人都围在贺航的身后,时不时的发出惊叹声。

吴明很好奇,走过去一看才发现贺航是在跟江延飞solo,而且就在他这边刚站定不久,贺航就赢了。

这……

吴明惊讶的合不拢嘴。

要知道江延飞虽然是刚从青训上来的,但这孩子非常有天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俨然成了ysg除了叶雨时之外的活招牌,也是联盟这个赛季公认的最强新人。他很擅长solo,整个联盟能在solo赛中赢他的都没多少,贺航居然可以。

而且从围观的其他人激动的反应来看,贺航大概赢的不只是江延飞,可能这里除了叶雨时之外,贺航都能赢下来。

吴明当下眼睛都笑没了。

他就说嘛,叶雨时怎么会随随便便就让人加入战队呢?

搞了半天,贺总并不是来体验生活的大少爷,是真的有实力啊,而且还正好是射手,他们战队最缺的就是射手啊!

于是从这一刻起,贺航是真的成了整个ysg手心里的宝。

毕竟很快ysg就发现他们不仅是得到了贺航这个强有力的射手,紧随其后,楼兰宣布本赛季将成为他们的赞助商。

当然,最最让吴明觉得离奇的事还是贺航跟他说,不用开工资这事儿。据贺航自己说,工资他已经从叶雨时那儿拿到了。

吴明后来忍不住问了叶雨时很多次,他到底私下开给贺航多少工资?可叶雨时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不但没告诉他,脸色还不怎么好看。颇有种吃了很大亏的感觉。

这让吴明有些怀疑,莫非这俩人明面上关系不错,私底下还有什么恩怨?

难道他们时神为了给战队招揽这样一厉害的选手,私下里付出了惨无人道的代价?

从此吴明对叶雨时又格外亲厚温柔了几分,有什么好处,都先想着叶雨时。毕竟他们时神,可是真心实意为战队考虑的。

当然贺航加入ysg这件事情在网上也引发了强烈的讨论,网友们并不能像ysg众人一样,亲眼看到贺航的实力。他们中有很多人都像吴明最开始想的那样,觉得贺航可能就是有一个电竞梦,所以借着楼兰赞助ysg的机会,想圆一圆自己职业选手的梦想。

有人觉得这种事情无可厚非,反正人家有钱,但也有人觉得这样做有点过分,仗着自己有钱就为所欲为。

持这两种想法似乎都挺合理。

让叶雨时觉得费解的是,网上还有持第三种看法的人,而且还不在少数,就是所谓的“荷叶cp粉”。

荷叶cp粉?

叶雨时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都蒙了,嘴角都没忍住抽了抽。

虽然上次因为嘉年华活动的那一小段视频,导致他跟贺航短暂的上了一次热搜。当时他有看到很多网友都在讨论,说他跟贺航站在一起很养眼,希望他们两个人真的可以在一起。

之后他再没关注过,谁知道仅仅隔了半个多月,当时还只是希望他们两个可以在一起的网友们,已经直接化身成cp粉了。

这次贺航宣布加入ysg,紧随其后,楼兰成了ysg的赞助商,cp粉瞬间就高潮了呀!

【我的天!“荷叶”让我相信了爱情。所有人都在说我们贺总是为了圆自己的电竞梦,只有我知道,贺总明明这是为了我们时神。他想跟时神一起并肩作战有没有?这种感觉我懂!】

【没错,我觉得贺总一定就是这么想的。我真的太感动了,做为楼兰这么大公司的总裁,贺总一定是日理万机的。他居然能为了时神毅然决然的走上了这条路,可想而知,时神在贺总心目中的地位】

【何止如此?你们难道就没有想过,贺总可是刚成为楼兰的总裁没多久啊,楼兰这么大的公司,想必公司内部的斗争一定非常的激烈。他在这个时候,选择抽出这么多时间陪时神去打比赛。说不定自己总裁的位置都会受到威胁。贺总这是为了爱情,什么都可以抛下了吗?】

【没错没错,你们还记得嘉年华那天晚上,慕少看贺总的眼神吗?你们应该也都知道,那天晚上楼兰公布的代言人是没有蓝若的。慕少跟蓝若是什么关系,大家可都清清楚楚。虽说贺总肯定是为了公司形象才没有用蓝若,可慕少一定会把这笔账算在贺总的头上。慕少可是慕家的继承人,楼兰不过是慕家的一个子公司。要是太子爷真有心报复,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给我们贺总穿小鞋的。】

【哎呀,听你们这么一说,我觉得好可怕】

【哪里可怕,难道不觉得感动吗?这不是正好证明了在贺总的心中,没有什么比时神更重要吗?】

【没错没错,痴情的男人果然是最帅的。】

……

忙里偷闲抽空刷微博的叶雨时,真的是被网友奇葩的言论雷的外焦里嫩。他也是没有想到网友们的脑洞那么大,就因为一个小小的视频,现在就把他的贺航给绑定到一起去。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就加入ysg这件事情,贺航那个不要脸的家伙是怎么算计他的。居然还觉得贺航是为了他加入ysg,居然还以为贺航很痴情。

好吧,某种意义上来说贺航确实很痴情,就是对象不是他就是了。

不过……

他的眉头轻蹙,忍不住看了眼身旁正在专注训练的贺航。

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草率了?

他此前并没有认真考虑到贺航的处境。

正如这些网友说的那样,贺航如今已只是给慕家在打工而已。忽然间就这样加入他们战队,之后两三个月的时间,全部都用来打比赛,那他的本职工作要怎么办?

就算楼兰能接受,慕安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叶雨时至今都还记得嘉年华那天晚上,慕安离开的时候看贺航的那个眼神,阴沉至极,只怕他一定会找机会跟贺航讨回去的。

刚思及此处,贺航的手机就响了,电话是慕长风打来了。

贺航扫了一眼,眉心跳了跳。

果然,该来的躲不掉。

他按下了接听键,老爷子大发雷霆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贺航你给我马上滚回来!”吼完电话就挂断。

手机并没有按免提,可老爷子怒吼的声音依然传进了叶雨时的耳朵里。

黑亮的眼底不自知的闪过了一抹担忧,看向贺航。

不等他开口,贺航就冲他笑起来,“我得请假半天,回去看看。”说着他起身站起来,却忽然顺势弯腰凑在叶雨时的耳边小声道:“没事的,别担心。”

说完,又跟其他人打了声招呼走了。

叶雨时微微愣怔着,水红的嘴唇抿了抿,总觉得耳根还有贺航才说话时传来的热度。

他有些想不通,自己担心的很明显吗?

为什么他什么都没说,贺航就看出来了?

另一边贺航出了战队就开车往家赶,本来这件事情他想缓一缓再跟老爷子说,或者干脆就不说。反正老爷子又不会关注电竞赛事,只要没人在老爷子跟前说漏嘴,他摸鱼几个月也没关系。

但显然事情没能如他的愿,有人已经迫不及待把这件事情捅去老爷子跟前了。他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干的。

不过眼下他也只能先回去稳住老爷子。

老爷子其实不太会真正的发脾气,做一辈子的上位者,让他身上自带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所以多半的时候,他只要脸往下一拉,就已经足够让人明白他在生气。能让他大发雷霆掀桌子的事情其实没那么多。但这次贺航的作为,显然已经够了这个级别了。

贺航回去后就发现,老爷子不但掀桌子,还连书架都给掀了,家里的佣人吓的战战兢兢,表示很多年没见老爷子发这么大的火了。

而老爷子这脾气见在到贺航后更大了,抓着不知道哪个佣人不小心落下的鸡毛掸子就要打贺航,一边打一边骂:“打死你个没出息的东西。我让你回国干什么的?学习接管家里的产业。你现在在干什么?不务正业就算了,还跑去玩游戏。我看你是越过越回去了,我今天打断你的腿,我看你还能跟我整出什么幺蛾子。你给我站住,别跑!”

“您把鸡毛掸收起来,我才能不跑啊。”贺航倒也没跑多快,只让老爷子的鸡毛掸子打不到自己,一面回头跟老爷子求饶,“您这好歹也该给我个解释的机会吧,等我说完,您要是还想打,我再站着不动让您打行不?”

他虽然跑的不快,老爷子却没那么多力气跟着后面跑,何况老爷子也就是嘴上说的厉害,贺航要真站着不动让他打,他也未必下得去手,索性不打了,但鸡毛掸子还抓在手里,嘴角都快拉到下巴了,“行,我就看看你能给我编出什么花来。你说!”

老爷子气成这样,贺航当然不敢怠慢,索性直接交了底,“爷爷,您还记得跟我住一起那孩子吧?”

“小叶?”老爷子记性倒是好,贺航一提他就想起来了,“我倒是想起来了,他好像就是打游戏的。所以你去打游戏也是他带的?”

“嗯,跟他有关。”贺航说。

老爷子脸又拉了拉,“我看那孩子挺乖巧的,怎么尽把你往不务正业上带?”

“爷爷,不是您想的那样,是我自己想追他。”贺航可听不得别人说叶雨时的不好,连忙解释。

老爷子却愣住了,定着贺航看了好一会儿,“你,想追他?”

“是,我喜欢上他了,想追他。正好世界赛他们战队缺一个……”射手两个字在贺航的舌尖打了个来回,被他咽了回去,想到老爷子完全不懂,他不如说的简单点,开口道:“他们战队缺一个人,他觉得我可以,我也想借此机会追他,所以就答应了。您放心,楼兰这边的工作我不会落下的。或者您要是不放心,派别人去接替也行,我看大哥似乎挺感兴趣的。”

他口中的大哥是慕安,慕安是贺航大伯的儿子,比贺航大好几岁。

老爷子一听瞪了他一眼,“我看你这么做根本就不是想追小叶,就是想借这个机会退出楼兰是不是?收了这份心思,我是不会同意的。慕安跟他爸爸一个样,我敢把公司交给他?他三天就能给我这个家败干净了。行了行了,你能兼顾就行。”

这事儿老爷子自己心里有打算,根本不搭理贺航。而且这会儿比起这事儿,老爷子更在意孙子的感情,他当下话锋一转,“你说你追小叶,意思就是他没看上你,是吗?”

额……

贺航嘴角抽了抽,老爷子这话好像也没什么毛病,就是听起来太扎心了。

“我还没跟他表白。”贺航试图挽回点颜面。

“搞了半天还没表白?那你在瞎折腾什么?追个人都这么不干净利落,这样你就是为了他去打什么游戏又有什么用?人家还不是什么都不知道。”老爷子没好气道。

话是这么个话,可老爷子到底不知道他跟叶雨时之间的关系有点复杂,贺航担心自己现在表白,反倒把叶雨时推远了,毕竟那家伙现在看起来,似乎还对季苒念念不忘。

不过这些话他也没打算跟老爷子说,只笑问:“您看起来不反对我追他。”

老爷子白了他一眼,“我看起来是那么不讲道理,还管你们小辈谈恋爱的事情?再说,小叶确实人不错,就是一天到晚玩游戏,现在还带着你一起玩,不太好。你回头跟他说说,让他别玩了,家里很多事情可以做,他想做什么都行。”

上次贺航就知道老爷子对叶雨时印象很好,却也没想到得知他对叶雨时的心思,老爷子居然也丝毫不反对,这番话听下来,贺航甚至觉得老爷子非但不反对他跟叶雨时谈恋爱,甚至已经默许了他跟叶雨时结婚了。

他本来还以为一直执着于让他跟方明溪相亲的老爷子,骨子里多少有点门当户对的思想,他真要跟叶雨时在一起,说不定还要花不少口舌说服老爷子,如今看来什么都不用做了。

“您放心好了,玩游戏只是暂时的,退役后他会去上大学,以后要做什么,他自己应该都有计划。”贺航已经不想跟老爷子解释电竞这个概念了,索性老爷子已经不计较这件事情了,绕过去算了。

“那就好,年轻人嘛,也是要有自己的事业的。”老爷子确实不计较了,孙子是去追心上人的,他还能怎么计较呢?真计较了,以后没了孙媳妇,损失的也是他自己不是。于是刚才掀桌子的怒火就这么过去了。

结果怒火一过去,他看着被自己弄得一地鸡毛的书房,老脸一红,竟有点尴尬。一想到让自己发火的是贺航,刚刚缓和的脸又拉了拉,沉声道:“杵哪儿干什么?地上的书都捡捡。”

说着自己也弯下腰去捡。

贺航被老爷子逗乐了,自己掀翻的桌子,到最后还要自己收拾。

不过贺航捡着捡着,目光倒是被一本相册吸引了过去。想必相册原本是放在老爷子的书架上,这会儿跟一堆书掉在一起,展开的那页上几张照片都是很多年前的,贺航一眼就辨认出那是老爷子六十岁寿辰的当天。那一年,贺航七岁。

也是在那天,贺航在银杏树下见到那个小男孩,那天家里来了很多客人,小男孩的父母就是来给老爷子拜寿的宾客。

那,有没有他的照片?

贺航伸手将相册捡起来,那一本相册全都是老爷子寿辰当天的照片,很多都是老爷子的,也有很多宾客的,可是贺航从一页一页翻看,却没有找到一张那个男孩的。

他有些失望,难道那天一张男孩的照片都没有留下来吗?

下一秒,他的目光定格了,男孩的照片,确切的说是男孩跟一对年轻贵气的夫妇以及老爷子的合影,照片中的男孩被老爷子抱着,手里捧着一块大大的蛋糕,笑的见牙不见眼,跟贺航记忆中的模样重叠了,又似乎有一些不一样。

贺航还没有搞清楚究竟哪里不一样,老爷子也被他手中的照片吸引了注意力,一把从贺航手中将相册拿过去,盯着照片中的男孩左右上下的看了又看,忽然咧嘴一笑,指着男孩给贺航看,“你瞧瞧,我说什么来着,我就说我见过小叶吧。你看,长得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琥珀色的瞳孔微微放大,贺航的嘴唇微微动了动,他想老爷子,照片中的男孩真的是叶雨时?

但他没问出口就知道答案了。

老爷子说的没错,照片中的小男孩跟叶雨时长得其实很像,笑起来眉眼弯弯,嘴角还有一对清浅的梨涡,跟如今的叶雨时笑起来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但贺航记忆中的男孩子,最大的特征是他手里的蛋糕,是他肉嘟嘟跟水煮蛋一样的脸颊,还有软软乎乎带着天真的声音。

那时候贺航自己也才七岁,时间又过去太久,记忆渐渐褪色,男孩虽然一直在他的记忆中,细节却淡去了很多,比如,他不记得男孩原来笑起来有一对好看的梨涡,甚至无法把他的脸跟叶雨时的脸联系上。

也有可能是他潜意识怎么都不相信他小时候遇见的男孩,念念不忘的男孩,居然是叶雨时。

但,确确实实就是叶雨时,记忆中蒙上的那层轻纱忽然就被拨开了,七岁时的叶雨时在他的记忆中越来越鲜活明亮。

贺航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激动?惊喜?

他觉得都不足以去描述,也不容他去细细体味,因为老爷子的声音已经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原来,他是叶家的孩子啊。”

贺航微微一怔,目光转向老爷子,不是他的错觉,老爷子的语气透着浓浓的惋惜和遗憾,所以老爷子知道当年叶家的事情?

应该是知道的。

照片中那对年轻好看的夫妇一定就是叶雨时的父母,他们当年还特意上门给老爷子祝寿,多少是跟慕家有点交情的。那么叶家后来出事,老爷子肯定多少是知道一些的。

“他父母呢?如今还在苏城吗?”

贺航还没来得及开口,老爷子倒忽然转头过来问了他。

贺航摇了摇头,“应该……不在了。”

他没问过叶雨时,但中秋节那晚在梦里哭成泪人的叶雨时,他永远都忘不掉的。

老爷子轻叹了一声,“难怪那孩子中秋节不回家。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下次逢年过节,你带他来家里吃饭。”

“好。”贺航也这么想的,他再不想看到叶雨时大过节的一个人吃泡面了。

“爷爷,当年叶家到底怎么了?我听说他们家以前跟咱们家也差不多,怎么会忽然间就出事了?”贺航到底还是没忍住问了。

老爷子也是一脸的惋惜,“听说了是公司内部出了问题,被最亲信的人算计了。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咱们这样的人家,表面看着光鲜,实则牵一发动全身,一个环节出了错,呼啦啦的就倒了一大片。我那时倒是想帮一把,咱家正好出了你大伯那事儿,我帮他擦屁股都来不及,后来自己又病了一场,委实心有余力不足。等病好了,就再没听到过他们家的消息了,我还以为他们是搬家去了外地,没想到一直还在苏城。”

“哎?”老爷子对这件事情显然也有些在意,转而又问贺航:“他父母后来怎么就……走了?当年他们家出事后,我没听说他们夫妇过世啊。他们年纪轻轻的,总不能是想不开吧?算算当年小叶这孩子也就十四五岁,他们也不可能忍心抛下小叶一个孩子啊。是后来又出了什么变故吗?”

贺航对此完全不知情,他只知道叶雨时父母肯定是不在了,可到底是什么时候不在的,怎么走了,他都不清楚,也不能去问。

他还以为老爷子可能知道,结果老爷子知道的也不多。

他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我从来没听他提起过父母。”

老爷子忍不住又叹息了一声,“他那时候才多大?家里就出了那么大变故,父母又没了,对他来说能是什么好的记忆呢?不愿提起也是人之常情。不过这孩子自己也上进,经历那么多事情,也没自暴自弃,如今还是个大明星,确实不错。”

老爷子仿佛忘了之前他一直在吐槽叶雨时玩游戏,还连带贺航也不务正业,忽然双标的拍了拍贺航的肩膀,“赶紧把人追回来,小叶这孩子长得又那么好看,你不搞快点,迟早被人抢了。”

贺航笑着点了点头,“好,我尽快追回来,给您做孙媳妇。”

嘴上这么说,贺航知道这事儿没那么容易,叶雨时非但如今还惦记着别人,连小时候他们见过面这件事情,在叶雨时那里都完全没了记忆,委实对贺航是个打击。

他自己念念不忘这么多年,为什么叶雨时却什么都不记得呢?甚至在听他说起的时候,还以为是那孩子是季苒。

难道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对叶雨时来说就那么不重要吗?

明明那天长得跟水晶娃娃一样的叶雨时为了他还跟慕安打的不可开交,连大人来了都拉不开,最后软软的头发上都沾了草,还气呼呼的瞪着慕安。

是了,叶雨时是真的不记得,因为他不但不记得贺航,也不记得慕长风,同样不记得慕安。

其实忘记了也很正常,七岁时候的经历,能记住的原本就寥寥无几。

可贺航还是不甘心。

他以前都不知道自己这么小心眼,在得知自己惦记了这么多年的男孩是叶雨时后,他就很想叶雨时能想起他。

叶雨时在战队训练到十点才回了家,进门就见贺航靠在沙发上,手臂挡住了眼睛。

他连忙跑了过去,“喂喂喂,怎么样了?中午你爷爷看起来很生气,你回去他是不是骂你了?”

虽然贺航中午走的时候跟他说了不用担心,但叶雨时心里还是放心不下,此时见贺航似乎有点颓废,更担心了,清透的眸子藏都藏不住关切的神色。

这倒是稍稍缓解了贺航心底那点小失落,脸上却故作无奈,“是啊,我爷爷骂我不务正业,要把我腿打断,还说不让我进家门了。”

叶雨时眼底的担忧更明显了,“那要不你还是别……”

“开玩笑的,没事。”贺航本来只是想逗他玩,见他真担心了,忙打断了他话,伸手在他脸颊上轻轻捏了一把,笑道:“我爷爷知道是你邀请我的,他就不反对了。”

“真的假的?”叶雨时拍开他的手,揉了揉自己的脸颊,有些不相信的看着他。

“真的,不然你以为他现在能放我回来?”贺航颇有些留恋的搓了搓自己的手指,虽然如今叶雨时的脸颊已经不是小时候那样肉嘟嘟的,可触感还是跟水煮蛋一样,滑滑嫩嫩的。

“可是……”叶雨时显然还有担忧,“就算你爷爷那边没关系,慕安呢?他肯定会借这个机会找你麻烦的,你忘了嘉年华那天他看你的眼神了吗?一看就没安好心。”

贺航低头蹭了蹭鼻尖,嘴角忍不住上扬,叶雨时提到慕安的时候,嫌弃的不行。

他忽然就想起当年,七岁的叶雨时明明跟他说话的时候,软软乎乎的,脾气好的很,等到慕安过来找他麻烦时,软软乎乎的小人儿忽然就变了个人,一下扑过去把慕安撞翻在地,跟对方扭打在一起,还气呼呼的质问慕安:“你干嘛欺负他?他都没有蛋糕吃了,你还欺负他,你怎么这么坏?”

可随即,他又失落了。

明明那时候为了帮他,都敢跟比他大了好几岁的慕安打架,如今却完全被不记得他了。

“喂,叶雨时,”他抬头对上叶雨时的眼睛,答非所问,“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小时候,六七岁,七八岁的时候,有没有比较深刻的记忆?”

哈?

叶雨时完全没跟上他的思路,困惑的眨了眨眼,“为什么这么问?”

嘴上这么说,其实叶雨时已经自觉开始回忆了,“我记得六岁的时候,我们家后花园一棵树上多了个鸟窝,里面有好几只刚孵出来的小鸟,有一天我趁没人注意的时候带着一把碎米爬了上去,想喂它们吃,结果……摔下来骨折了。这个算吗?”

“算,还有吗?”

虽然答案不是贺航想要的,但也没让贺航失望,他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叶雨时鬼鬼祟祟爬树的画面,忍不住伸手过去抓住叶雨时的手腕轻轻捏了捏,他还挺想知道当时骨折的是哪条手臂的。

不过不用想他都知道,叶雨时肯定不记得了,所以他也不问了。

“还有……有一次老师让我临摹一幅画,自己在旁边睡着了,我不想画,就偷偷在老师的脸上画了胡子,结果老师以为自己流口水了,用手一擦,弄得他满脸都是。然后我就被罚晚上不许吃饭,半夜饿的肚子咕咕叫。”

“还有呢?”

“还有……”

两人一问一答,贺航倒是知道了不少叶雨时小时候的事情,可终究也没他的影子。

从一开始的饶有兴趣,到后来越听越失落,贺航松开了他的手腕起身,“算了,下次再说吧。”说完,丢下叶雨时一个人,自己回房了。

看着他的背影,叶雨时眉头几不可见的蹙了蹙,是错觉吗?怎么感觉贺航在生气?

错觉吧?

他也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啊。

叶雨时回忆了一下刚才对话,真的没发现不对的地方,便也没多想,起身回房洗澡。

可洗澡过程中,贺航那张脸总在他脑海中晃荡,越晃荡他就越觉得贺航真的是在生气,至少以前他没在贺航的身上感受到这种情绪过,似乎除了生气,还有种失落。

算了,他还是去问问吧,万一真的是他说错话,他就道个歉。

洗完澡出来,他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蹭到了贺航门口,贺航没在房间,浴室倒是有水声隐隐传出来。

叶雨时也没走,靠在门边等。

于是贺航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抬眼就对上那双清透黑亮的眸子。

“你在生我的气吗?”叶雨时问。

贺航:“……”

低头蹭了蹭鼻尖,他没想到自己表现的这么明显。他也知道自己有点莫名其妙,刚才洗澡的时候还在反思,希望叶雨时没看出什么,结果叶雨时直接开门见山的来问他。

他该怎么说呢?

“真的生气啊?跟你之前问的问题有关吗?”叶雨时见他不说话,只当他是默认,本着有问题就要解决的原则,他又问道。

贺航却依然没说话,只是看着他。

其实贺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希望叶雨时能想起他,但又不希望是自己提醒的。他像是钻进了牛角尖出不来了,只有叶雨时自己想起来,才能把他拉出来。

但叶雨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看到他一言不发的盯着自己看,跟过往每次都不一样。

水润的嘴唇轻轻抿了抿,他想贺航大概是真的生气了,暂时不想跟他说了,他轻轻叹息了一声,“你既然生我的气,想必今天也不愿意帮我治病的。那我走了,晚安。”说完,转身就走。

贺航:“……”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各位小可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