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敌,借点信息素 > 第54章 第 54 章

我的书架

第54章 第 5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腊月二十八这天, 苏城下了场雪,还是一场极少见的大雪,一夜过去, 天地间白茫茫一片, 隔着落地窗都挡不住叶雨时的兴奋,他光着脚就下了床,踩在毛茸茸的地毯上, 跑到落地窗前。

贺航被他吓了一跳,连忙跟着下床,捡了拖鞋给他拿过去。

虽然开了空调, 地上也铺着地毯,可毕竟是冬天,万一叶雨时着凉感冒了,现在这状况还不能随便吃药, 到时候难受的还是叶雨时自己。

每每这种时候叶雨时都觉得贺航委实太小题大做了,可他经不起念叨,也只好听话的穿了。

然后趴在落地窗往外看, 不远处的湖景也比平日里更多出了几分韵味。

这一大清早的,湖边就已经有了不少人影,想必都是趁着下雪过来赏雪景的, 远远的看着,叶雨时有些心痒。

“想去?”贺航见他趴在玻璃窗上, 清透的眼底全是艳羡, 忍不住笑问。

叶雨时点头,随即又摇头,回头过来看着贺航,“我想去, 但是我怕冷,所以还是算了。”

好吧,叶雨时是真的很怕冷。

他平时绝对不是个宅男,但是冬天则是能不出门绝对不出门。就连这难得的一场大雪,他也只愿意隔着玻璃窗看。

贺航在他的脸颊上捏了一把,笑道:“懒!”

说完,他转身出门,准备去做早餐。

叶雨时也跟了上去,“我这叫懒吗?我是善解人意。我要是真去,你能让我一个人去?肯定要跟着一起。贺总你日理万机,我怎么好意思耽误你的时间?”

贺航看了他一眼,竟然一脸得意,“还知道我为你操心,不容易啊。”

叶雨时白眼快翻上了天,这家伙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这是在夸他吗?是损他好吗?

真就只挑自己喜欢的听呗。

贺航笑笑不说话了,他怎么会不知道叶雨时什么意思。其实贺航也知道自己是有些小题大做的,可他就是不放心能有什么办法。

偏偏年关还忙得很,很多事情都推不掉,今天还得去公司。

“中午我回不来,帮你把午饭做好了,你自己热一下行吗?”

自从叶雨时怀孕之后,贺航几乎承包了他的一天三顿饭,有时还外加夜宵。

以前叶雨时就发现了,贺航虽然做饭好吃,但他并不怎么喜欢做饭,先前晚上两个人都在家的时候,贺航才会做饭。

那会儿多半还是因为林院长给他们的治疗清单上写了,每天贺航要陪叶雨时至少一个小时,最好能一起做顿饭什么的,贺航大约是也是当成了任务在做。

如今……也是任务。

贺航觉得他怀孕了,就不能随随便便吃外卖什么的,叶雨时自己更是不能下厨的,因为贺航总担心他走路说不定都会摔跤,更不可能干活的。

外加怀孕要注意补充营养,叶雨时无意中瞄到过他的ipad,他居然专门找人问了孕期的食谱,经常都是照着做的。

若是一定要出门,就提前做好了,到饭点叶雨时拿出来微波炉里转一下就行。

在这件事情上,叶雨时倒是从来没吐槽过贺航,没别的原因,就是好吃。

“行,多做点吧,郑嘉阳要过来,大概要在这里吃午饭吧。”

贺航不喜欢做饭是真的,做给郑嘉阳吃,更不乐意了,可叶雨时要吃,也只能捎带手多做了一份。

然后陪着叶雨时吃了早饭就出门了,却正巧在电梯口遇到了郑嘉阳,抱着保温桶,想必又是他妈妈炖了汤,除此之外提了不少东西,整个像是刚从乡下回来,带了土特产一样。

贺航挑眉扫了他手里提的东西一眼,“你这什么情况?”

郑嘉阳一脸无奈,“腊肉咸鱼,还有我妈提前包的饺子馄饨,还有点烧麦。本来叶雨时那家伙去我家过年不就没事儿了,给他打电话他偏又说不去,我妈这不就让我送东西来了吗?对了,贺航,你不会真让我们家时神过年一个人呆这儿吧?”

贺航微微一愣,他跟郑嘉阳私底下没联系,上次见面还是郑嘉阳撞破他跟叶雨时住在一起的时候。

当时郑嘉阳也只当他们两个是为了帮叶雨时治病才住在一起的。

可此时郑嘉阳的问题明显是意有所指,难道是叶雨时跟他说了什么?

如果叶雨时真说了什么,为什么又没直接告诉郑嘉阳,过年是跟他回家呢?

郑嘉阳没有错过他眼底的疑惑,倒是乐了,“怎么,还藏着掖着?我上次就看出来了,你是看上我家时神了吧?我才不相信你会舍得让我家时神一个人在这过年呢。不过话又说回来,贺航,你追人的效率是真的不行。高中我就看出来了。那会儿叶雨时是真没时间去学校,想追季苒也没什么机会。你呢,天天跟咱们一个教室呆着,你跟季苒还都是优等生,我记得你们两有一次一起去参加过一个夏令营吧,就这,你都没追到人。”

郑嘉阳摇头,“你看看你长的帅,又有钱,怎么追个人,这么费劲呢?”

对于郑嘉阳上次就看出他的心思这件事情,贺航倒也没太意外,毕竟上次他都被自己的醋味儿给酸到了,也就是叶雨时那块木头当时什么都看不出来。

不过话题怎么就能扯到季苒身上的?

“我先声明,我没追过季苒。”

渣男两个字都到了郑嘉阳嘴边,又被他生生咽了回去。

事实上,贺航确实没有追过季苒,不但没追过,就郑嘉阳所见,季苒跟贺航也没有太多交集,反倒不如当年不太去学校的叶雨时的交集多。

不过……

“你这话说的,难不成现在你要说当初根本就没喜欢过季苒,都是我们误会的?”

这话说出来,贺航没说话,郑嘉阳自己居然有点心虚,说起来最开始说贺航喜欢季苒,好像确实都是大家猜测的,好似是有人发现贺航偶尔会看季苒两眼。

要知道贺航这种长得帅,学习成绩好,家里还有钱的学生,注定了进学校就是焦点,他那双眼睛在谁身上多停留两秒,那都是大新闻,何况当时贺航也不是只看了季苒两秒,而是看的频率有点高的,这才传出了这种说法。

不过最重要的是,贺航自己没否认过。

贺航确实没否认过,就算是现在,他也没想着否认,至少当初他确实是很关注季苒的,关注到他也觉得自己是喜欢季苒的。

但他确实没追过季苒,他只是就事论事。

郑嘉阳也觉得自己怪无聊的,说起贺航跟叶雨时,怎么就扯到季苒了,贺航如今看上叶雨时了,再提以前那些也没意思,不等贺航说话,他自己先摆了摆手,“算了算了,不说了,你忙你的,我去看看我们家白菜,有机会帮你开导开导。”

说完,走过去敲门。

贺航对他是不是能帮忙开导叶雨时持怀疑态度,但郑嘉阳倒是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了。

进门把那些个年货放下,自来熟的给自己倒了杯水,就拉着叶雨时坐下。

叶雨时怀孕之后,身体确实有点变化,最直白的就是犯懒,往那儿一窝就不想动,这会儿屁股沾了沙发,他就顺势蜷缩着双腿窝了起来,看着郑嘉阳问,“你这好像不单纯是来给我送东西的。”

郑嘉阳自来熟的又翻出了一堆零食,咯吱咯吱的吃了两口,这才点头,“果然还是你了解我,一眼就看穿了我是带着任务来的。”他说着,挪了挪身体,换了个姿势,往叶雨时跟前凑了凑,神情有些认真,又透着些许的八卦,“叶雨时,你跟贺航现在到哪步了?”

叶雨时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

跟贺航的事情,叶雨时一直都没跟郑嘉阳说过,可看郑嘉阳那一脸八卦的样子,明显是知道了。

“你怎么知道的?”他问。

郑嘉阳一脸无语,“你当我跟你一样迟钝,我上次就看出贺航对你有意思了。那么明显,也就是你,什么都看不出来。不过看你现在是知道了,他终于跟你表白了?”

叶雨时点了点头,没说话。

“你呢,什么想法?”郑嘉阳问。

叶雨时摇头,“我还没答复。”

“为什么?没看上?”

叶雨时怀里抱着毛茸茸的抱枕,看着郑嘉阳有点疑惑,“你怎么好像盼着我跟贺航在一起的样子?他给了你什么好处啊?”

他还记得上次郑嘉阳过来,知道他跟贺航住在一起,还因为某种原因上床了,那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最后还拉着贺航要决斗。结果这次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俨然一副帮贺航当说客来的架势。

委实有点可疑。

郑嘉阳当即举着三根手指就要发誓,“你这就冤枉了,我能是那种见利忘义的人吗?我发誓我要是拿了贺航的好处来帮他说好话的,就让我大年三十加班,回不来家,行不?我就是觉得贺航人不错。”

叶雨时挑眉,“是吗?以前没听你这么夸过他,怎么忽然就觉得他人不错了?”

“以前那不是特殊情况,你跟有恩怨,我肯定忍不住戴着有色眼镜看他。现在不一样了,自从我发现他看上你之后,我就留意过,贺航这个人还是相当不错的。最重要是对你用心。先不说帮你治病这事儿,你就说陪你去参加世界赛,还不够有诚意吗?你想想看,他跑去打了几个月职业,对他有什么好处?世界冠军是拿了,回来他却没参加过一次商业活动,他本身也不需要世界大赛给他带来的所谓的人气和商业价值。唯一让他这么做的理由,就是你。别跟我说,这么明显,你都没看出来。”

叶雨时的嘴角抽了抽,莫名有种膝盖中箭的心虚感。

现在回想起来,贺航的表现确实很明显,可他当初居然真的相信贺航就为了占他便宜,把每天拥抱五分钟改成了接吻,才答应去打职业的。

可如果贺航不是对他有意思,有什么必要这么做呢?

就算贺航之前不止一次说过帮他治病,是为了占他便宜,可叶雨时跟贺航相处久了,怎么可能不知道贺航根本就不是那种人。

所以贺航怎么可能真的只是为了占他便宜,做那些事情呢?

何况,最明显的是他病情。

那天林院长说了,贺航给他安全感越多,他的病情恢复的就越快。从一开始他需要三五年才能恢复,到现在他差不多还有两三个月就能康复。

贺航对他的感情,他的身体其实早就感知到了。

而现在,他也知道了。

可是……

他低垂着眼帘,并不说话,似乎有些为难的样子。

郑嘉阳终于没忍住,问:“你不会是放不下季苒吧?”

叶雨时微微一愣,抬眼看着他,清透的眼底闪过了一抹明晃晃的疑惑,随即才明白了郑嘉阳的意思。

不过不等他说话,郑嘉阳就算是看明白了,“我瞧着也不像啊,我提起季苒的时候,你好似都忘了自己喜欢过他一样。而且我前两天还见了季苒,听说他那个茶社开到现在,你至今还没去过。你要真跟以前一样惦记他,再忙也能抽出时间去吧?”

这话叶雨时还真反驳不了,他确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跟以前一样惦记季苒了。

他甚至有些怀疑,五年后与季苒重逢,他对季苒还跟当年一样吗?

五年没有联系,也不曾见面,如果不是同学聚会,他只怕早就把年少时那段感情埋藏了。

再见到季苒时,他是真的激动喜欢,还是因为看到贺航跟季苒站在一起,本能的想要较劲,他也分辨不清了。

但现在,他能分辨的清,他心里更惦记的是贺航。

可是……

“阳哥,我跟你说件事,你别激动啊。”他答非所问。

“什么事?”

叶雨时想了想,终究还是开口了,“我怀孕了。”

安静!

郑嘉阳没有想象的那么激动,而是直接愣住了,一双眼睛瞪得极为夸张。

足足过了两分钟,他才张了张嘴发出声音,“贺航的?”

叶雨时点头。

蹭的一下,郑嘉阳站了起来,怒火蹭蹭蹭往上窜,全窜到了脸上,脸涨的通红,一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叶雨时觉得贺航要在,他只怕要上去更贺航干架了。

好在贺航不在,郑嘉阳只能团团转,怒骂贺航,“贺航那个王八蛋,亏老子帮他说好话,你还没同意跟他在一起,他就干出这种事情?有没有节操?”

那架势,让叶雨时想起来上次郑嘉阳知道他被贺航睡了,哭喊着说白菜被猪拱的画面,忍不住抿着嘴笑了起来。

郑嘉阳被他笑蒙了,瞪大眼睛跟看傻子一样看他,“你还笑得出来?我跟你说,贺航简直不是东西。欺负你家没人是不是?我跟你说,这事儿我跟他没完!”

“好好好,你回头见了他揍他,我保证不拉架。但你现在别在我跟前转行不行,头都晕了。”叶雨时笑完了,连忙给人拉着坐下。

如今叶雨时怀孕了,郑嘉阳自然也不敢有脾气,终于按捺下怒火,“那贺航现在什么打算?”

“他让我跟他结婚,我没答应。”叶雨时说。

“为什么?”

“我觉得时机不对。”

郑嘉阳困惑的眨了眨眼,随即就明白了,“你觉得他做这个决定,是因为你怀孕了?”

叶雨时叹息一声,“也不全是,但肯定有关系。”

“所以你……怎么想的?”

其实这个问题,叶雨时也很头疼。

他至今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他可能真的有些迟钝,回头去看,就会发现贺航早就对他有了那种心思,但是他当时却什么都没看出来。

也不能怪他,毕竟他一直以为贺航喜欢的是季苒。

但是他也不是真的迟钝的不可救药,当他知道了,他也会去思量自己对贺航是什么感觉。

他知道,是喜欢的。

可是忽然他怀孕了。即便他知道贺航喜欢他,也无法不把贺航现在的决定跟他怀孕这件事情联系到一起,他怕他跟贺航现在做的一切决定都是不理智的。

而且……他也不确定,自己对贺航的喜欢,真的不是因为他对贺航的依赖性产生的。

林院长说他最多还有三个月就康复了,若到时候他对贺航没了依赖性,随之对贺航的感情也没了,怎么办?

这个问题,郑嘉阳也解决不了,说到底感情的事情只有自己清楚。

不过郑嘉阳在骂完贺航王八蛋之后,临走又忍不住开口,“虽然让你怀孕这件事情,贺航确实是个王八蛋,但撇开这件事情,他人确实不错。你要是怕你现在对他的感情是依赖性造成的,就等三个月后康复了再说。如果到时候你真的发现自己不喜欢他……可以再试着喜欢上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