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敌,借点信息素 > 第61章 第 61 章

我的书架

第61章 第 6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慕安的脸越来越黑, 也越踹越狠。

蓝若抱成一团,嘴巴上还在不停地怒吼刺激慕安。

他知道这样会被打得更惨,但是他恨啊!

他是个alpha, 不是天生喜欢被人上的, 他也喜欢娇软的omega。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他初中毕业连高中都没考上, 仗着自己长得不错,游戏也还行, 就想做主播,可折腾了几年,连养活自己都难。

他还报名过各家战队的青训,ysg他也去过,结果叶雨时只看了一眼他的操作, 就把他刷下去了。

哼!

他至今都记得当时的叶雨时有多目中无人,只跟他说了一句话, “操作不行, 多练练。”

说完连看都没多看他一眼,就在一群什么都不懂的青训生崇拜的目光下走了。

蓝若跟他们不一样,不会盲目崇拜, 不但不会崇拜, 还会觉得不公平。

他看过叶雨时的比赛, 没觉得比自己好多少。

不过是机会好,正好赶上了奇迹联赛刚举办,然后再仗着那张脸长得好,赢得了众多粉丝罢了, 原本他也不过就是大学考不上的网瘾少年,凭什么如今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来决定别人的去留?

那件事让蓝若明白了两个道理》一是机会很重要,只要有了机会, 麻雀也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二是叶雨时这个人真讨厌,总有一天他要把当年的羞辱还回去。

要羞辱叶雨时只能等他先飞上枝头。

那段时间他绞尽脑汁,到底要怎样才能飞上枝头呢?

然后机会来了,他机缘巧合好遇到了慕安。

慕安做为一个beta却有特殊的嗜好,就喜欢在床上压alpha,仿佛这样能证明他比alpha强。

在得知蓝若是alpha之后,慕安直白的表示了对他的兴趣,别表示只要蓝若跟他,可以把他捧成当红直播,如果他愿意,进娱乐圈也行。

做为一个alpha要被beta上,蓝若想象一下就觉得恶心,可是诱惑太大了。

慕安,那可是慕家的太子爷啊。

有了他这样的靠山,他害怕没机会羞辱叶雨时?

这不就是他苦苦等待的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吗?

于是他同意了。

如今他似乎习惯了被慕安上,或者说他习惯了被人上,背着慕安他也跟别人上过床,却都是下面那个。

可他至今都记得第一次被慕安上的时候,生理上的排斥感有多严重。

他当时更恨叶雨时了,要不是叶雨时当初那么羞辱他,他用逼着自己做这种事情吗?

好在慕安说到做到,一年时间他从名不见经传,连自己都快养活不起的自己的主播摇身一变成了颜值与实力并存的男神主播,粉丝无数,人气爆棚。

他觉得机会到了。

去年夏天的休赛期,ysg的主力退役的退役,转会的转会,实力大不如前,外界完全不看好他们,连赞助商都抛弃了他们。

蓝若选择在这个时候进入了ysg,因为他忽然觉得只是在言语上羞辱叶雨时是没有意义的,他要在赛场上力挽狂澜,带着别人都不看好的ysg拿下冠军,在赛场上让大家都看到他比叶雨时强。

结果还没上场,贺航就给联盟施压,他被禁赛了。

一个月后终于可是上场,他以为自己可以大出风头,结果比赛输了,他被全网骂,之后慕安还不帮他撑腰,他甚至连单人赛都上不了。

嘉联华他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力压叶雨时,因为慕安告诉他,楼兰已经确定让他做代言人,慕安当天还去了现场。结果呢?

他成了笑话。

世界赛更没他的份。

也好,他就专心找叶雨时的黑料,他就不相信自己踩不到叶雨时的头上。

于是有了后来曝光叶雨时性别事件,他努力把舆论往性别平等上引导,谁知道最后不但没如愿,还让叶雨时的人气一夜间爆棚,成了全世界自立自强有梦想的omega的代言人。

他怎么甘心啊?

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办。

叶雨时这个人做事有时候真的是滴水不漏。

联盟的对手,ysg的队友,就连对他求而不得张洪,在他们的眼中,叶雨时似乎没有任何不好的地方,他连叶雨时的一点黑料都挖不出来,因为叶雨时那家伙就算是在直播中收到大金额的礼物都会特别开麦强调如果是未成年就联系退款。

何况叶雨时的运气那么好,还傍上了慕家真正的太子贺航,连慕长风都认可的他的身份,还能有什么办法?

所幸年后慕安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又对他黏糊起来,他嫉妒叶雨时能傍上贺航,但慕安毕竟也是慕家的大少爷,是不可多得的大靠山,他当然也舍不得放掉,自然满心欢喜。

其实过程中他发现慕安跟以前不太一样,蓝若发现他不太去那些花天酒地的地方,去了经常会坐着发呆,好像有什么心事,变化最大的是床上的时候。

慕安虽然爱好奇怪,可是床上没有特别的癖好,虽然不怎么顾着被他上的人的感受,但也不至于虐待,可这段时间,他跟蓝若上床的时候,经常会忽然间很暴躁,把蓝若折腾的半死。

蓝若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坏了,虽然每次被折腾的半死,居然也能乐在其中。

所以他没在意。

可现在他明白了,慕安这段时间的不正常根本都是因为叶雨时。

年三十看到叶雨时跟贺航站在树下接吻,大年初一就找到他,把他弄几天下不来床。

现在,更因为他曝光了叶雨时的过去,愤怒到对他拳打脚踢!

凭什么?

他明明陪了慕安两年,凭什么在慕安的眼中,他都比不上叶雨时?

叶雨时运气好,傍上贺航也好,他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折进去也好,这一刻居然都比不上慕安为了叶雨时打他更让他难以接受。

可悲的是,他还觉得心痛。

太可笑了。

难道他真的被慕安上出感情来了吗?

难道他喜欢上一个喜欢叶雨时都不敢承认的废物了吗?

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拉掉,他也不知道是身体痛,还是心痛。

慕安倒是终于停脚了,甩了一张支票到他身上,居高临下的冷眼看着他,“别再出现在我面前。”说完转身就走。

凌乱的房间里,最终只剩下蓝若一个人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眼泪不断。

慕安跟蓝若这里闹得天翻地覆,被牵扯其中的叶雨时却毫不知情,不过他倒是从贺航的调查中终于知道蓝若为什么总是看他不顺眼了,居然只是因为当年蓝若去ysg青训,被他淘汰掉。

叶雨时做为ysg王牌选手兼队长,被他淘汰掉青训选手他自己都数不过来,何况他也不是故意针对谁,只是实事求是罢了,他那个时候根本就不认识蓝若,怎么可能是故意羞辱蓝若?

他想不通蓝若的脑回路,可能天生就有被迫害妄想症吧。

接下几天叶雨时都没去俱乐部,感冒恢复的有点慢,何况他的事情还在全网热议,出门想必也麻烦,他现在又怀孕了,贺航委实不敢让他出门。

他安安静静在家里养了几天,感冒倒是完全康复了,那件事情的热度也渐渐平息,接下来就是告蓝若,但这件事情也不用他管,贺航跟联盟这边都有专门的人在负责。

反正他也懒得管,等结果就行。

不过总是这样在家待着他也无聊,好在很快就到了季苒婚礼,他之前答应了季苒要做伴郎的。

贺航在这件事情上是有些不乐意的,一来觉得婚礼的时候客人众多,伴郎要做的事情多,太累。二来则是觉得伴郎要一直陪在新郎身边,他不放心。

叶雨时也是想不明白,季苒这都结婚了,贺航干嘛还跟防贼一样防他?

好在贺航虽然心里不乐意,却也不会干涉他,最终他还是履行了自己的承诺,给季苒做了伴郎。

季苒的婚礼挺低调的,就请了双方的亲戚朋友,季苒这边请的最多的就是高中同学,不过也有很多同学是在外地,赶不回来,真到现场的也就正好坐了一桌,其中还有携家眷的,比如郑嘉阳带着自己的女朋友。

但大部分都是一个人来的。

贺航本来也可以跟男朋友一起来,可惜男朋友这会儿陪着新郎官站在台上,他只能孤家寡人坐在下面看,越看心里越酸。

却没发现这酸味儿弥漫了一整桌了。

不知情的众人看着他这副模样,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你们看看贺航,看着自己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跟别人结婚了,肯定心如刀割吧?”

“可不是吗?说真的,季苒这也太突然了。我以为他怎么着也会在叶雨时跟贺航中间选一个,结果不声不响的找了女朋友,还是我们当中结婚最早的。”

“叶雨时想必还好,毕竟他都分化成omega了,跟季苒在一起似乎有些不合适。我听说omega还是要跟alpha在一起才行,要不然身体可能会出毛病。而且我觉得他自己也看开了,要不今天能给季苒当伴郎吗?”

“有道理。可怜了贺航。既得不到人,婚礼甚至还要看着情敌站在心上人身边。你们看到他的眼神了吧?酸的呀!”

“看到了。说真的,我还挺意外的,以前虽然知道贺航看上季苒了,可明面上倒是没有太特别。第一次见他露出这种神情。”

“不一样啊,毕竟心上人结婚,新娘,哦不是,贺航的话,应该是新郎,新郎却不是他,这种酸楚平时怎么体会的到?”

……

众人越说越觉得贺航委实可怜,忍不住纷纷朝他投来同情怜悯的目光。

贺航倒是无所谓,坐在他旁边的郑嘉阳憋笑憋的不行,趁着女朋友去洗手间补妆的空档问贺航,“你咋到现在还公开呢?告诉他们,你看的是我们家时神,才不是季苒呢。”

贺航瞥了他一眼,目光又回到叶雨时的身上。

其实他跟叶雨时也没有特别隐瞒过了他们的关系,之前是确实没有确定关系,最近倒是确定关系了,也没什么机会说。

总不能赶着季苒结婚当天说,难免抢了新郎新娘的风头。

郑嘉阳这人话多的很,贺航不说,他就自己说,好在他女朋友回来,他要陪女朋友倒是不会吵别人了。

此时婚礼进行到了一个非常有仪式感的环节,新娘要扔捧花了。

据说接住捧花的人,会是最快一个嫁出去的,所以一般未婚的女孩子和omega都会参加。

郑嘉阳一听立刻推自己女朋友上去,还大声嚷嚷:“你们不要争了,我跟我女朋友下半年就结婚,日子都定下来了,你们有谁能比我们早的。不要争了不要争了啊,那捧花肯定是咱们家的了。”

他这边嚷嚷着,另一边台上一群人又撺掇叶雨时去过接,说他不仅是当年他们全班唯一一个omega,也是今天在场唯一一个omega,肯定要接捧花的。

叶雨时没想到自己当伴郎还要接捧花,委实不想去。

可被人簇拥着时候,他一抬眼便看到了台下坐着贺航,贺航笑着在看着他,琥珀色的眸子里藏不住的期待,显然也是想看他去接。

叶雨时瞪了他一眼,心想:你想看我就去吗?才不要呢!

可身体诚实的很,半推半就的走过去了,还没站稳,就觉得有东西轻轻的砸在头上,他本能抬手,捧花掉在了他手中。

额……

这么巧?

旁边有人在起哄,他却下意识回头去找贺航,郑嘉阳却先冲过来了,“叶雨时,你现在要这东西干嘛?来来来,你先给我女朋友,我们肯定比你先的。”说着伸手就要抢。

结果花没碰到,人却被挤到一旁,贺航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越过了他一手搂住了叶雨时的腰,一手护住了叶雨时手中的捧花,扫了郑嘉阳一眼,“想什么呢?这东西能转送吗?”

这一幕看在郑嘉阳眼中倒是没什么,因为他知道他们两个的关系,可这一幕落在其他人眼中却是大新闻,特别是刚才还同情贺航的那帮高中同学,这会儿一个个瞪大眼睛看着,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怎么贺航搂着叶雨时的腰?

怎么叶雨时好像一点都不反感,还顺势靠在要贺航身上了?

怎么这两人还对视上了,四目相交,好似在说什么,一个笑的温柔宠溺,一个笑的甜如蜜糖?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后他们就听贺航忽然笑吟吟的冲他们说道:“花都接了,看来这婚不接也不行了。欢迎大家下个月来才参加我们的婚礼。”

这下整场都哗然了。

在场的人多半都是认识贺航跟叶雨时的,年轻人还知道荷叶cp,可荷叶cp真假还有待考证,如今居然直接当众宣布结婚?

那还得了?

可不是热一的大新闻吗?

当场就有人录了视频发到了网上,

但高中同学这边,却一片寂静,有人惊讶的下巴快掉地上了。

这到底什么神进展?

叶雨时跟贺航结婚?

白月光的婚礼上,两个情敌官宣了?

所以刚才贺航酸不拉几的看着台上,是在看叶雨时?

难道之前网上说的那些什么荷叶cp的证据都是真的?

怎么觉得世界这么玄幻呢?

只有郑嘉阳不觉得玄幻,愣了一秒,立刻开心拍了拍贺航的肩膀,“恭喜啊,终于追到我们家白菜了。行,这捧花我就不跟你们抢了,跟你们比我们是可以缓缓的,毕竟你们再拖下去,我们家时神肚子都挡不住了。”

靠!

这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这两家伙连孩子都搞出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应该正文就完结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