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番外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间线:现在。

十八岁的叶雨时此时正对着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发愣, 目光不断的在对面的老男人跟饭菜上游移。

虽然他跟贺航没太多交集,就是打过架,互相看不顺眼, 还看上了同一个人, 除此之外, 额外的话可能都没多说过,可他如果没记错的话, 贺航好像是豪门大少爷吧,怎么这年头豪门大少爷都要亲自下厨了吗?

“尝尝看?”贺航被他吃惊的模样逗乐了,想上手捏两把,却忍住了,他还是想让人先吃饱, 现在真的太瘦了。

此时的叶雨时睡衣已经换下来了,他倒是不用穿贺航的衣服, 因为家里有二十八岁的叶雨时的衣服。

叶雨时十七岁之后就没长个了, 所以身材差别不大,但二十八岁的衣服穿在十八岁的他身上,却还是宽松了不少。

看的贺总越发心疼。

中午的时间有限, 而且他之前半个月不在家, 叶雨时自己只会做简单的几道菜, 冰箱里的食材也没多少,所以贺总也只能简单的做一点。

不过他的厨艺很好,还特别符合叶雨时的胃口,就算是十八岁的叶雨时在震惊之后也忍不住食指大动, 坐下尝了一口,更觉得这味道绝了,好像完全照着他的喜好做的, 吃了一口就停不下来了。

贺总见状多少是有些欣慰的,自己倒是没吃两口,光顾着帮他夹菜,恨不能一顿饭的功夫,他就想把人给喂圆润了。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

不过叶雨时却难得的吃了很多,多到他意识到时候,居然已经有点撑了。

看着被自己吃的七七八八的盘子,他困惑的眨了眨眼。

虽然刚才他看到贺总优秀的肉、体之后,默默地在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吃饭,但实际上,他不觉得自己能做到。

一直以来他也想好好的生活下去,几乎每天都会不断的告诫自己,但每次一吃饭,没吃两口他就觉得饱了,逼着自己也没办法多吃两口。

他也不想一直这样作践自己的身体,但确实他没办法控制,他觉得自己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调整。

像今天这样大快朵颐,让自己真正意义上吃饱,甚至有点撑的程度,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是因为贺航做的饭真的很合胃口吗?

他抬头去看对面的男人,对方也在看他,琥珀色的眸子带着淡淡的笑意,又不完全只是温柔的笑,还藏着说不尽的疼惜。

其实刚才他低头吃饭的时候就发现了,贺航自己都没怎么吃,一直在看他,看他吃的香,贺航就又欣慰又心疼的。

这种眼神,叶雨时还挺陌生的,特别是贺航用这种眼神看他。

他印象中的贺航也喜欢笑,但都是那种漫不经心的嘲讽,让人看着就心里窝火。

叶雨时做梦都没想过,有一天贺航会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

怎么说呢?这种感觉还挺怪异的。

就好像一个一直以来都讨厌你,你也讨厌的人,忽然被雷劈了,转性了,毫无征兆的爱上你了。

觉得有点难以接受,又有点小成就感。

而且贺航跟他可是情敌呢。

情敌爱上了自己,想想似乎更有成就感了。

但转念一想,他又觉得自己似乎没什么可得意的。就现在他跟贺航的身材体魄来看,情敌爱上他的结果,是他被情敌睡。

十八岁的叶雨时还不知道自己会分化成omega,所以他不愿意相信这样的未来。

“我吃完了,可以带我去见季苒了吗?”他问。

贺总还以为自己拿出看家本事给小朋友喂饱了,小朋友能对自己的印象好一点,结果小朋友这么没良心,吃饱就拿刀扎他的心窝。

可他又能怎么办呢?又舍不得扎回去。

这会儿别说扎回去了,他都舍不得捏两把,生怕给弱不禁风的小朋友捏坏了。

只能把心里的酸楚憋回去,带着小朋友出门了。

贺总如今住的房子是新买的一套别墅,跟当年他和叶雨时住那套湖景大平层离的不远。

孩子刚出生那会儿,他们住在慕家的大宅子。

后来孩子上幼儿园,他们就搬出来了。

贺航不喜欢一大家子住在一起,特别是慕安还住在家里。虽然这些年慕安从来没有表示过他对叶雨时的心思,至今叶雨时也都不知道他的心思,可贺总还是不乐意啊。

一个屋檐下住着,总有个人惦记着自家老婆,谁晚上睡觉能睡安稳?

正好叶雨时大学毕业,要开始正经八百地工作,贺总也知道他还惦记ysg,随时都想回去看看,所以就在这附近买了一套。

本来如果只他们两个,住当年的房子也可以,可有了孩子,家里总要有个保姆,还是别墅方便点。

叶雨时从别墅出来,倒是一眼就认出了这里跟ysg俱乐部离的很近。

十年前的ysg刚刚打入联盟,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草根战队,只够在那片被时光遗忘的老城区里租一层旧楼,训练室会议室办公室宿舍全在一层,所以经常一个房间住好几个人。

不过叶雨时却挺喜欢的,他一直觉得老城区比新城区有烟火气。

而且他们战队的条件虽然不好,勉勉强强却能算是湖景房,就是在自家战队里是看不到湖的,要出门坐公交车,再走上一段,不过这也比别的地方方便多了。

贺总这套别墅就不一样了,实实在在的湖景别墅。

秋高气爽,别墅的外面是一条银杏小路,这个季节树叶金黄,落了满地。

叶雨时看了看波光粼粼的湖面,又看了看旁边的银杏,再回头看身后的别墅,他觉得熟悉,知道自己来过这里,却也知道他来的时候,这里还不是这个样子。

所以……真的是十年后吧。

又黑又亮的眼底闪过了一抹不爽。

其实他潜意识里已经相信自己真的穿到了十年后,可一想到自己十年后跟贺航结婚了,还天天被贺航睡,心里憋屈的要命,就想找点下蛛丝马迹证明一切都是假的。

然而看到的越多,他越相信都是真的了。

从贺航家出来后,外面的街道马路倒是没有太大的变化,可他在马路边上的广告牌,还有商场的大屏幕上看到了很多自己代言的广告。

虽说他是很有信心自己未来会成为联盟一线选手的,可这会儿他们刚打进联盟,初始阶段的联赛人气也没有太高,加上他自己也知道这一年他瘦弱的不成人形,没有多少人发现他的颜值,所以哪有那么高的人气?更别提广告代言了。事实上十八岁的他还真没想过会有人找他代言。

但外面的广告牌是实打实的。

所以只可能是后来吧。

贺航见他上车后一直没说话,盯着外面看,看到自己的广告牌时,黑亮的眼睛意外又有些惊喜。

“是不是没想到自己后来会成大明星啊?”贺总笑问。

叶雨时收回目光,转头看他,眼底藏不住好奇,“我确实有些意外。十年后我应该已经退役挺久了吧,怎么会还有这么多广告代言?”

电竞是青春饭,而且叶雨时从一开始就没准备打多少年,成为职业选手从一开始就是他走投无路时的临时选择,所以他觉得自己甚至不会等到巅峰期过就会退役。

一个电竞退役的选手,不管当年在赛场上人气有多高,最后应该都会人走茶凉才对,他很难想象自己退役多年居然还有这样的商业价值。

“那自然是因为我老婆优秀啊!”贺总忍不住夸赞。

结果话音刚落,旁边的小朋友一记眼刀就甩了过来,“你乱叫什么啊?”

额……

贺总夸老婆夸的真情实感,一时间忘了旁边的小朋友这会儿还不是自家老婆。

事实上一开始他跟叶雨时在一起的时候,叶雨时也不喜欢他叫老婆,不过经过这些年贺总的没脸没皮和锲而不舍,二十八岁的叶雨时对老婆这两个字已经免疫了,随便他叫了。

可十八岁的叶雨时还没看上他,甚至心里还惦记着季苒。

哎!

贺总心里苦,还要赔笑跟小朋友道歉,“我错了,不叫了好不好?”

叶雨时倒是愣住了,眼底的不爽散去,又染上了淡淡的困惑和意外。

从醒来遇到这个贺航开始,他就发现了贺航对他的态度温柔过头了,这会儿更是把他当成小孩子在哄。

而且贺航是真的觉得以后的他很优秀吧,夸的时候笑的也太夸张了,莫名还很骄傲的样子。

好像优秀的不是叶雨时,是贺航自己一样。

他又想起手机上的照片。

十年后的贺航,看起来真的很喜欢他呢。

叶雨时撇了撇嘴,不去想这些。

他本来还想问问贺航,自己后来到底怎么优秀了,但想想也觉得没意思。

那是他自己的人生,迟早他都会亲身经历了,何必现在提前知道?

所以他甚至都没有上网都搜自己的名字。

贺航见他没问,也没多嘴说,他大概也能明白小朋友的心思,但是他不明白不想知道未来自己发展的小朋友,为什么那么在意未来的季苒是什么样子。

“季苒家在哪儿?还没到吗?”小朋友问。

我哪儿知道在哪儿?贺总腹诽,嘴上却道:“快了快了。”

快到ysg了!

车停在ysg楼下,叶雨时明显有些失望,可一想能看看十年后的老朋友也不错,于是白了贺航一眼,就宽宏大量的原谅了,推门就要下车,手腕却被贺航拉住了。

“干嘛?”他不解的回头,就见贺航递过来一副墨镜跟一顶棒球帽。

“带上,别人看到你这样会吓一跳的。”贺航说。

叶雨时愣了愣,明白了他意思。

这会儿叶雨时已经完全相信自己是穿到十年后了,因为十年前他们俱乐部根本不敢那么嚣张的在俱乐部外竖那么大的牌子,也没那个闲钱。刚才进院子的时候,他还看到外面有不少粉丝,当年他们俱乐部也没这个牌面。

可见如今的俱乐部确实比十年前好多了,而如今的他也是随处能看到广告牌的公众人,想必大家对十年后的他都很熟悉。

而现在这个他,跟十年后差别还挺大的,至少一眼就能看出嫩了几岁,还瘦弱了不少。

熟人看到自然没什么,他可以解释,不认识的人看到只怕是要引起不必要的误会的。

于是他乖乖结果帽子跟墨镜,做了一番伪装。

可能是身材明显瘦了一圈,加上ysg如今老人都退役,基本全换了新鲜血液,叶雨时跟着贺航一路进去,所有的人都跟贺航打招呼,却没一个人认出他的。

叶雨时倒也不在意,主要是他这会儿自己好奇的很。

十年前只能租得起一层楼的ysg,如今居然整栋楼都租下来了,还重新装修了,进门就有亮堂宽敞的餐厅,还有一个展示区,放着这些年俱乐部的各种奖项。

除了训练室会议室,还多了一层楼的健身区,据说队员也都有单间宿舍了,条件委实比十年前好太多了。

看到当年的小作坊变成如今的样子,叶雨时的心里十分开心。

在办公室见到吴明的时候,他更开心,但不完全是开心,还有些感慨。

吴明原本就比他大几岁,保养的显然也比不上贺航,发际线开始后移,啤酒肚也起来了,与十年前意气风发的样子判若两人。

对十八岁的叶雨时而言,他只是睡了一觉,哥哥一样的吴明忽然就人到中年了,还有些油腻,他很难不感慨。

吴明见到他更是夸张,下巴没惊讶的掉到地上,瞪大一双眼睛盯着他,良久才有了反应,却依然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揉了揉,发现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叶雨时还没消失,他又去看贺航,“什么情况?为什么小叶好像……变小了?不对不对,这个小叶……怎么好像是十年前的小叶?我是在做梦吗?”

要说谁对十年前的叶雨时最熟悉,那一定是吴明。

那会儿他们整天在一起,而且那一年叶雨时没日没夜的训练,好似不愿意让自己闲下来,经常累到生病,吴明记得有一次他直接在训练室就晕倒了,吓得其他人七手八脚的把人送去了医院,输了两瓶葡萄糖才醒过来。

吴明记得特别清楚,叶雨时当时输完液手背青紫了一大片,好久才恢复。

想到这里,吴明下意识去看眼前这个叶雨时的手背,顿时又露出了活见鬼的神色,因为当年叶雨时手背上的青紫他印象太深刻了,他自己从来不知道有人输液能留那么明显的伤疤,而此时的叶雨时手背上的青紫,跟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所以……

“你不会真的是……十年前的小叶吧?”吴明没等贺航说话,自己又开口了,他真的太想知道答案了,等不及了。

叶雨时心底的那点感慨倒是被吴明此时吃惊的模样给冲散了,他忍不住笑道:“对啊,是不是觉得很神奇?”

吴明还是不敢相信,又去看贺航,“怎么会这样?”

“谁知道?我一觉醒来就这样了。”

贺航还没说话,叶雨时就抢先了,主要是他觉得忽然看到十年后的吴明特别有意思,所以自告奋勇的把自己穿越的事情简单的跟吴明说了。

因为要删掉一些不能说的内容,比如他穿过来的时候,贺航什么都没穿之类的,加上吴明过于震惊,听完了也是一头雾水。

不过倒是接受了这个事实。

叶雨时对自己以后的发展没什么兴趣,对吴明的以后却很感兴趣,所以拉着吴明问了一堆,虽然他想问的还有很多,比如王世兴段星星他们的后来怎么样了,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穿回去了,他还想去看看郑嘉阳,也想见季苒,时间有限,他也只能做些取舍了。

跟吴明聊了半个小时后,他就主动起身,打招呼离开。出门的时候,正巧江延飞进来了。

十八岁的叶雨时并不认识江延飞,而如今已经二十一岁的江延飞也没认出眼前这个重新带上了棒球帽卡上墨镜的叶雨时,只是在跟贺航打了招呼之后,下意识要跟贺航身边的人打招呼时愣住了。

叶雨时并不认识他,又不想找麻烦,只礼貌了点了点头,便拉着贺航走了。

两人出门后,江延飞回过神来,蹭的一下转身探头出去,眼看着贺航被一个不认识的人拉走了,有些困惑又有些生气,转头问吴明,“跟航哥一起的那个人是谁啊?队长呢?为什么队长没来?为什么贺航还让那个人拉手?他们什么关系啊?”

如今已经是ysg队长的江延飞至今还保留着多年前对叶雨时的称呼,模样倒是完全变了,二十一岁的alpha再不是当年奶呼呼的样子,不过生气的时候还能找到当年的影子。

额……

吴明还真没想到会有这种误会,看江延飞这样子,该不会是以为贺航出轨了吧?

这孩子咋就这么单纯呢?这些年还没有被贺航秀恩爱闪瞎眼睛吗?居然会觉得贺航会出轨。何况贺航出轨能在来ysg吗?就算如今贺总是ysg的老板,可ysg上下一心,全都是向着叶雨时的,就算贺总是老板,出轨了也不可能来叶雨时的娘家秀吧?

江延飞见他不说话,却以为自己猜对了,当下气的跳脚,“不是吧,航哥真的出轨了?不行,我要去找他算账。他怎么能这么欺负队长呢?”说着就要追上去。

吴明不得不喊住他,“你傻啊,看不出来那就是小叶吗?”

“啊?”江延飞收住了脚,“那队长为什么要把自己包的那么严实?好像……还瘦了很多。”

吴明自然不能告诉他是十年前的叶雨时了,只能现编了个理由,“最近他有些不舒服,瘦了点,脸上还起了疹子,影响形象。你也知道他有广告代言,要注意形象,不能让人看到。”

江延飞显然是相信了,点了点头。

可跟江延飞一样误会的人却不在少数。

叶雨时跟贺航离开ysg的途中,“荷叶cp疑似be”的词条上热搜。

有人在ysg门口拍到了他们两个的视频,当时他们两个从车上下来,叶雨时担心自己伪装的不够好,就让贺航帮他看看,贺航看着看着就没忍住,借着帮他整理的机会,指尖轻轻拨了拨他的刘海。

就是这段视频,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因为叶雨时的身材过于弱不禁风,让网友将他错认成了别人。

这还得了?

【我的天!是假的,一定是假的,我不相信!我们贺总,怎么可能背着时神干这种事情?】

【我也不相信!也许是误会,说不定那个人就只是贺总的朋友啊。你们想想贺总如果真要背着时神干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带着人去ysg?】

【虽然我也不愿意相信,可我觉得这只怕事实。哪有朋友之间会做这种亲密举动的?过去这些年,除了跟时神,你们还见贺总跟哪个朋友这么亲密过?】

【对,我也觉得是,而且我还觉得他已经不是在背着时神了,他已经堂而皇之的带着人去ysg了,说不定时神早就知道了,他也不准备藏着掖着了。】

【你们没人发现吗?那个人身上穿的是时神的衣服,之前时神还穿过。你们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这是告诉时神,他不但抢了时神的男人,还要穿时神的衣服,时神的一切都是他的!】

【天啦!真的是太不要脸了!小贱人!】

【贺航也是,渣男!】

【我只心疼我家时神,也不知道他现在一个人躲在哪里难过呢。真没想到贺总是这种人。当年我们时神可是在事业巅峰期的时候嫁给你帮你生孩子的,你就这样对我们家时神的吗?】

【就是说!时神怀孕还帮你画了一部漫画,送给你做礼物。我做为一个不相干的粉丝知道真相都感动哭了,贺航这个渣男居然出轨!】

【贺航渣男!】

【贺航渣男!】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