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逆空间 > 第三节 阿尔法的支持

我的书架

第三节 阿尔法的支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阿基拉根据那只阿尔法的样子判断现在应该是安全的,因此解除了紧张。

阿基拉轻松的躲避了怪物松了一口气,阿基拉有些得意地笑了。

“怎么样?有我的支持真是很好吧?”

“啊,嗯,托你的福,我没死。真的谢谢你。”

怪兽袭击带来的恐惧慢慢变成了成功之后的兴奋,还有稍许的动摇。

以赴死的决心奔跑着,呼吸已经混乱了,粗重的喘息不绝于耳。

对来历不明的陌生人物的戒备。

感谢您的帮助。

无论如何,现在都要冷静下来。

阿基拉浮现出了复杂的表情,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选择。

阿尔法一边用迷人的微笑消除阿基拉的戒心,一边观察着对方脸上的表情,试探着阿基拉的内心想法。

“你在做什么,即使你很享受我的高性能的预警能力,但是我也想告诉你接下来的事情,准备好了吗?”

“啊。”

就像阿尔法传达非常重要的信息一样,阿基拉凝视着对方,慢慢的点了点头。

《阿基拉在我指定的遗址攻略里。

不像是这里的普通的遗址,是具有挺高的难易度。

坦率地说,以现在的阿基拉的实力攻击能力是不可能完成攻略的。

即使有我这样高性能的辅助支持,过程中死亡的概率也是百分百的啊。

你现在的生存能力,甚至无法到达那里。

因此,作为阿基拉的前期准备阶段,是遗址的装备和技术的入手准备。

以此作为近期目标……”

感觉谈话好像要持续很久,阿基拉有点难以启齿地插嘴。

“嗯,这样可以吗?”

“什么?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不要客气,只要我知道的都会给你解释的。”

“不是的,我知道这是很重要的事情,但是今后的计划和今后的事情可以往后推研一下。

首先从这里开始,为了活着回去,可以优先考虑眼前的这些事情吗?”

阿尔法停下话来,意味深长地看着阿尔法,脸上带着微笑着。

默默注视着阿基拉。

只是阿基拉表情略显僵硬。

(……不好意思。让你生气了吗?中途不要插嘴比较好吗?)

生物狗们现在还在大楼周围徘徊巡视。

不能一直躲在屋顶上的。

如果不设法克服这个困境,自己今后的未来也就永远的不存在的了。

阿基拉虽然是出于这种不安和焦虑才插嘴的,但阿基拉现在才意识到。

如果阿尔法的情绪受到了自己de 影响,,那么克服这一困境的手段就会消失。

此时,阿基拉的脸上流露出焦虑和不安。

阿尔法确认了这一点后,毫不在意地笑了。

“我明白了。我也想冷静地听听现在的情况,先从这里逃出去,回到九重山城市吧。

故事的继续是离开遗迹之后。这样就好了吗?”

“嗯,拜托你了。”

生还的希望大大增加,关键人物的情绪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阿基拉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然而,阿尔法一边微笑着,一边发出新的指示,仿佛要打破这种临时的安心感。

“那就从现在开始往下走。”

阿基拉惊讶地笑了出来,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从那里总算恢复了之后,对着阿尔法哑然的表情有些吃惊了。

阿尔法对眼前的阿基拉的样子一点也不动摇,像引导不打算按照指示行动的阿基拉一样,招手微笑着。

“怎么了?我们快走吧。”

阿基拉有些焦急的抗议。

“不,你刚才不是从那里逃出来的吗? ?为什么要回到那里? ?下面还有怪物在来回巡逻的! ?”

“虽然可以非常仔细地说明指示的理由,但还是慢慢地移动吧。

如果阿基拉不能相信我的指示与预警,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我不会勉强你的。”

阿尔法说完这句话,放下阿基拉一个人,朝大楼里的出入口走去。

死里逃生的恐惧阻挡了阿基拉的脚步。

然而,当他看到阿尔法的身影消失在大楼里时,他咬紧牙关紧随其后。

没有靠自己的力量生还的任何一点把握,哪怕是一丝丝。

而且,至少是阿尔法的功劳让他度过了刚才的死亡威胁。

因此,即使看似鲁莽,但是遵从其指示,也应该是最能提高生还可能性的选择。

现在,他相信了这一点,急忙赶往来历不明的人物身边。

一进入大楼,阿尔法就在出入口的旁边,微笑着,仿佛在等待着阿基拉一般。

阿基拉带着莫名的挫败感和羞涩,跟在下楼的阿尔法身后。

之前是拼命跑上去的楼梯,这次却相当缓慢地往下走。

途中多次被指示暂时停止,每次都停下脚步,接到重新开始的指示后才再次下楼梯。

“……那么,为什么我们要往下走呢?这样不危险吗?”

“太危险了。”

阿尔法爽快地回答。

阿基拉呆住了,慌忙反问。

“等一下!非常危险吗?”

“怪物巡视的地方啊?没有安全的理由吧?你不知道这些就来到了遗迹吗?你以为刚才被袭击只是运气不好吗?”

“话是这么说,但不是这么说的吧?你要好好解释一下。你可以一边移动一边仔细解释的呀,不是吗?”

《阿基拉从这里的街道遗迹回到九重山城市,以平安生还为目的,首先有必要摆脱该大厦。

如果阿基拉有从屋顶上跳下来,也不可以死的实力,那就不需要下楼使用……’

面对连解释都不说的阿尔法,阿基拉感到不满和不信任,皱起了眉头,用强硬的语气插嘴。

“我知道了。告诉我这么多。只要按照阿尔法的指示行动,我就能好好地活着回去了吗?”

阿尔法一本正经地回答。

“比起靠你自己的力量想办法,我觉得听我的指示生还的几率更高。

之前我也说过了,我不会勉强你的,你有选择信不信的权力。

如果我的指示不可信的话,我也无法支持你的,那么这一切只是徒劳而已。”

阿尔法目不转睛地看着阿基拉,等待着她的回答。

随着阿基拉的回答,可能会与阿尔法的关系宣告破裂。

过了一会儿,阿基拉有点厌恶地垂着头回答。

“……对不起,对不起。我遵从阿尔法的指示,请帮帮我。”

阿尔法好像重新振作起来似的微笑着。

“我知道了,请再多关照。”

虽然内心感到很焦躁与不满,但还是因为危险感到不安。

阿基拉问道。

“……还有,如果可以的话,为了抑制不安,请尽量把那个指示的理由简单易懂地、简洁地告诉我要点好么。”

‘生物武器库的行动模式是有个体差异的。

敌人攻击和追查到哪里,不会超出特定的范围。

而消失了的敌人,只会继续在周边探索敌人的东西。

之后马上回到巡视的区域。

我是看它们的个体之间的差异,观察的结果。

如果回到那个时候的地方,阿基拉下去,在路上遇到的怪物的数量减少,这就是我的判断了。

生物武器库武器的弹药从制造体内的器官被生成的。

在体内可保持弹药量很有限的啊。

拥有的弹药一次用完,生成新的弹药武器到被重新装填时间太慢的。

这段时间,即使有另外的生物武器库赶来,我们很有可能逃跑途中,后面追击的武器库数量也会大大下降。

他们有可能会试图杀死你,不过,如果您狠下心来拉近距离,足够的接近到可以碰到它,那么您很有可能打败一个武器库,使用功能较弱的手枪。

那个是最大考虑的因素,加上其他各种各样的因素进行了比较研究。

结果表明,发出了移动的指示。

虽然说明得相当简洁,但还需要再详细一点的吗?”

“……不,已经足够了。……如果能在屋顶上对我进行说明就好了。”

阿基拉露出有点不满的表情,阿基拉像说服年幼的孩子一样微笑着补充道。

《危险的情况下,在回程的解释没有充裕的时间,没有比较多的时间的。

不进行一一说明和保持不动的,那么阿基拉可能会死啊。

极端的故事,3秒后被枪击的眉间,只能是从现在马上迅速趴在地板上,错误的解释,解释的过程中会被敌人击杀的。

要求你躺下,无论我问什么,我都会得到相同的结果。

我无法接触到阿基拉的身体,即使筋疲力尽,也不能让阿基拉躺在地板上的。

我的一个典型的指示,理由非常复杂,如果因为无法理解而不能马上行动的话,阿基拉还是会死的。

顺便说一下,我现在这样解释,也是因为我认为现在某种程度上是安全的。”

“……我明白了。”

阿基拉一边接受阿尔法的话,一边觉得越听越能听到指出自己的短浅的内容,稍稍低着头点头。

看到回到1楼的阿基拉差点杀死自己的攻击痕迹,他的表情变得异常沉重。

阿基拉立刻环视四周,确认周围没有怪物,轻轻地叹了口气,放松了紧张,缓和了心情。

但是当阿尔法再次以认真的表情开始说话时,那种松弛和安心立刻就消失了。

“阿基拉。你要好好听我从现在开始说的所有指示。

然后尽可能的按照那个指示去行动。

每次采取我的指示以外的行动,死的概率就会提高。

明白了吗?”

“我知道了。”

‘从现在开始30秒以内,全力在大厦外面跑起来。

一会出了大楼然后左拐,直接跑,有什么东西头也不回地全力以赴的继续跑下去。

如果我指示马上回头,正面,马上全弹枪开火了。明白了吗?》

“……嗯,我知道了。”

悠长地听指示的理由等待的话,那么时间就结束了。

这点阿基拉已经知道了。

面对强烈要求的阿尔法,阿基拉用混杂着恐惧和紧张的表情坚定地点点头。

阿尔法像给阿基拉让路一样向旁边移动。

她一边看着阿基拉,一边指着大楼的出口。

阿基拉用紧张的表情看着大楼外面。

那里也留有生物犬攻击的痕迹。

这是死亡的景象。

采取顺势向前跑的姿势。

为了奔向拼命逃走的地方而采取稍微前倾的姿势。

但是脚就像贴在地板上一样静止不动。

阿基拉踌躇着。

理解、接受和行动是两回事。

虽然理解了,接受了,但是还没有做好把它付诸行动的心理准备。

阿尔法开始读秒。

“5、4、3……”

时间过去的话会怎么样呢?阿基拉只在一瞬间想到那个结果,下定决心向大楼外跑去。

在倒塌的高层建筑之间全力奔跑着。

总之阿基拉要赶紧跑下去。

马上就开始喘不上气,跑的速度也开始慢慢的下降。

尽管如此,阿基拉还是拼命地向前跑。

心肺功能开始发出悲鸣,在铺好的坚硬地面上不停地迈开腿的两条都开始疼痛了。

我忍着那个痛继续跑。

周围没有怪物的身影。

也听不到有人交战的声音。

阿基拉开始怀疑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全力跑下去,是不是必要的事情。

周围的静寂仿佛在告诉人们,其实遗迹中只有自己而已。

肺、腿和心脏不停地骂着,要求休息。

阿基拉一边倾听诉说痛苦的身体的要求,一边继续奔跑。

前方什么都没有。

从后方也什么都听不见。

已经没事了吧。

那样的思考在无意识中浮现出来,稍微开始松懈。

就在这时,持续跑的疼痛和疲劳一下子掌握了阿基拉的意识。

已经没事了吧。

阿基拉想稍微休息一下,停下了脚步,为了确认后方的安全回头看了看。

尽管如此,他还是违背了阿尔法的指示。

阿基拉身体僵硬了。

在那视线的尽头,不远处,有一只大型怪兽的身影。

虽然不是成群的,只有一只,但那巨大身躯的震撼力超过了袭击阿基拉的生物犬群。

那只怪物的外表有点像之前看到的生物犬。

背上还长着一尊巨大的大炮。

但是大狗的部分与群居的生物犬不同,足有八只脚。

脚的位置也不对称,整体扭曲,拥有一种暴力美,非常适合打架斗殴的样子。

像狗一样扭曲变形的头部,右边有两个竖着,左边有一个眼睛。

眼睛的大小也不整齐,从头部的扭曲角度来看,是否能确保真正的视野也令人怀疑。

然而,他们的眼睛却牢牢捕捉着阿基拉的身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