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逆空间 > 第十四节 反击

我的书架

第十四节 反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阿基拉也毫不怀疑阿尔法的指示。

从没有防备的敌人背后单方面地开枪。

作为突袭是完美的。

尽管如此还是失败了。

如果考虑其理由,只能举出自身技术不足的问题。

即使再暴露自己的危险,只要瞄准得再紧一点就行了。

这句话出自他的想法。

但是阿尔法的语气却有点严厉。

“不行。如果为了准确瞄准而继续留在原地的话,在反击中被杀的危险性就会大大提高。

那就是极限了。”

阿尔法在让阿基拉突袭哈希姆时,考虑到双方的装备、技能、行动模式等,制定了计划。

在此基础上,如果让阿基拉根据自己的判断采取除自己指示以外的行动,就会降低突袭的成功率。

再加上考虑到今后的事情,直接否决了对方阿基拉的提议。

“……这样啊。果然,我很虚弱啊。”

竭尽全力也无济于事。

再次被这个现实刺痛,阿基拉有点泄气。

这时传来了阿尔法温柔而有力的声音。

‘谁也不是一开始就非常强大的。

阿基拉在目前的实力最好的行动了。

没关系,做的很好。

很好,因为您可以清楚地攻击对手而幸免于难。

目前的实力不足,只能在今后的训练中提升,可以从培训之中弥补的。

我会给你大量的培训,所以你那里是交给我吧》

对理所当然地谈论今后的计划的阿尔法,认识到生还是理所当然的态度,阿基拉恢复了沮丧的士气。

而且为了更加意气风发,即使是无理取闹也要轻轻一笑。

“……是啊,拜托你了。”

“交给我吧。还有,刚才的袭击,对方的装备,思考的把握已经完成了。行动模式的分析结束了,下次就可以杀了。”

“真的吗?真的很厉害。”

“不是说过了吗?我是高性能的。

不过,有必要和对方很近,所以要做好这个心理准备。”

“知道了,没问题,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下次也要竭尽全力。

阿基拉一边表露出这种决心,一边加快脚步。

沸腾的愤怒让还是蛮也没有注意到,他一边警戒着阿基拉,一边在大楼里前进。

过了一会儿,警戒又被疏忽了,阿基拉就在建筑物之中前进着。

如果什么都不发生,激情也不会持续。

再加上在阿尔法的带领下前进,无论如何也会看到阿尔法的身影。

被她魅惑的背影吸引,不由自主地看向她的视线。

还是蛮觉得那样不行,便移开视线,可是内心更加在意。

结果,周围的警戒也变得疏远。

特别是从阿尔法开始有意识地转移视线,前方的注意就更加疏忽了。

哈希姆在预期之中变得焦躁不安,一边分散注意力,一边把意识分散到周围的警戒上。

正因为如此,他才将意识从阿尔法身上转移开。

在确认完周围的情况后,他再次将视线转回前方。

发现阿尔法在通道的前方,丁巷的分支附近停了下来,指着通道的一边。

(……那个小孩在那边吗?)

从阿尔法手指的方向打到阿基拉的位置,判断那个距离是安全的,一口气跑到了分支的前面。

然后从通道中伸出一只手乱射。

虽然只知道大概的位置,但为了能准确命中阿基拉,一直在射击。

开枪声在楼道里回响。

高速射出的大量子弹击中通道的地板、墙壁、天花板,无数的子弹在通道上纵横驰骋,从空间中消除了死角。

想要换掉用尽子弹后空出来的弹仓。

就在这时,阿尔法停止了指着通道的尽头。

哈希姆注意到这一点后,解释说,因为对象死了,所以停止了手指。

“好,死了吗?”

放心的还是蛮停下换弹仓的手,来到通道,想确认阿基拉的尸体。

但那里只有被枪击受伤的通道的景象。

确信胜利后松弛的表情顿时变得险恶。

“喂,不是有小鬼在这里吗?”

还是蛮笑着冲着阿尔法怒吼,但阿尔法只是微笑着动了动嘴。

哈希姆想着听了也没用,焦躁不安地再次怒吼。

“嘿!快把那小子指出来!”

阿尔法指了指背后。

哈希姆立刻回头。

但是那里没有人。

枪声响起。

哈希姆躯体非常疼痛,知道自己被击中了。

惊愕地停止了动作的间隙被击中,再被打了几枪。

虽然价格便宜,但因为穿了防御服,所以不是致命伤。

子弹没有穿过,停留在表面。

但这足以剥夺他继续站着的力量。

发出苦闷的声音的同时掉在地上。

他剧痛地躺在地上,用混乱的意识试图了解情况。

(……中枪了!?从哪里来的!?哪里都没有敌人!只有女人……女人开枪了!?笨蛋!那应该只是影像!会击……)

不可能的事态助长了哈希姆的混乱。

然而,这种混乱也因事态的答案的出现而更加令人惊愕。

阿基拉是从阿尔法身体中出来的。

(重叠,没看见,所以!?)

阿基拉靠近哈希姆,架起了枪。

用双手紧紧握住,瞄准的方向不会乱到额头上。

哈希姆笑着忍受着枪弹的剧痛,先把枪对准阿基拉,扣动了扳机。

但是子弹出不来。因为弹仓已经空了。

在死亡的眼前,平时不怎么使用的大脑为了生存而拼尽全力运转。

在临死前,看到的一切都在缓缓移动的世界中,发现了真相。

(……全部都是陷阱吗?)

自己被阿基拉偷袭的时候,阿尔法之所以东张西望,是为了把自己的注意力从阿基拉身上转移开。

微妙的位置上停下脚,步通道指着自己,为了让使用者使用浪费子弹。

手上的工作停止了,因此,为了自己停止的交换弹匣。

为了自己微笑,微笑的那个美貌,为了降低自己的注意力。

其认知,阿尔法的服装,来这个球场为止的通道走的路线。

介绍时的速度,其他各种各样的琐碎小事,都是为了自己杀死所有的陷阱。

因此,生存却什么也没有好处,让继续浪费的思考的。

在死亡的边缘,宝贵的思考能力和时间被毫无意义的疑神疑鬼所浪费。

至此,哈希姆仅存的命运完全结束了。

哈希姆笑着说。

“……邀请……亡灵。”

之后,哈希姆被阿基拉射出的子弹击中额头而毙命。

最后看到的是,阿基拉紧微笑,微笑一样站着冷酷无情的阿尔法的身影。

从哈希姆通信机中传来了卡西莫的声音。

“哈希姆,发生什么事了?小鬼收拾好了吗?”

阿尔法给阿基拉钉钉子。

‘回答不行。被对方发觉很多!》

阿基拉一边提醒着不要不小心发出声音,一边点点头。

‘立即剥他的装备吧。至此,武器增加!》

揭下哈希姆的装备,取得了成果。

至此,阿基拉的装备是尴尬,但也只手枪开始提高了大分的糟糕状态。

《接下来,把他扔出那边的窗户。》

阿基拉对意外的指示有点吃惊。

阿尔法依旧笑着。

卡西莫在废弃大楼的1楼,面露凶光地观察着情况。

从枪声中可以确定交战。

之后没有回复。

最低也不会讲话口状态。

死了,?又做了蠢事受奇袭了吗?

不,从枪声的量来考虑,应该是互相攻击的程度吧?)

是应该去确认,还是就这样撤退,卡西莫犹豫不决。

(如果去确认,如果运气好的传闻,可能可以独占的遗物。

那家伙的装备也会金钱呀。

但是,我们恐怕被诱到这里,是引诱到哪儿了?

传闻的遗物初开始就不存在了吗?

如果那个孩子只邀请了一个可以看见那个女人的猎人去这栋楼并杀死他抢劫他的设备和文物怎么办?

该大厦是那个狩猎场怎么办?

真的话,那个小鬼的唯只是把他们看成小孩子视为是危险的……,不,想太多?)

遗迹怪谈同伴的死亡。

这些加深了卡西莫的警戒和怀疑,引导意识撤退。

然后视线无意识到出入口,大楼的外面。

视线的尽头,突然哈希姆尸体的掉了下来。

剥开尸体包的尸体撞在地面上发出很大的声音。

卡西莫一惊,想要上前的卡西莫在大厦外的前停下了脚步。

(装备被夺走。小孩子是活着,哈希姆已经死了。

我的位置是得以被抓住了……)

卡西莫充满表情在头顶的天空。

那里只有天花板。

但是卡西莫是那个先跑,自己想拥有枪支的想起了阿基拉的身影。

“舐舔!……”

对方从孩子的粗心、骄傲自满的卡西莫完全消失了。

意识转换杀了阿基拉移动。

信息终端操作,拿出阿尔法信息终端的位置标示的。

这个反应是移动,因此,阿基拉拥有的信息终端显示。

(果然在上面啊。只有自己掌握着对方的位置。如果是这样误会的话就好了。给你挖个底)

卡西莫讥笑着跑进了大楼。

阿基拉在下一次突袭地点接到了阿尔法的指示。

“阿基拉,把之前没卖的刀拿出来。”

“是这个吗?”

取出的小刀是以前在库兹拉街遗迹取得的旧世界制造的。

刀刃被揉成一团,看起来等于没有锋利。

“对了,那个剑柄下面有一个突出的部分吧?用手枪把它射出去。”

阿基拉把小刀放在地上,摆好枪,把枪口靠近枪柄。

“……我先问一下,如果开枪会坏吗?”

“是啊,打破它。”

“我觉得有点太浪费了。这也是旧世界的遗物吧?卖了就能赚很多钱……”

“你认为是必要的经费,就一次性付清吧。作为代价,阿基拉可以用三次左右的生命冒险过桥的方法,你会选择那边吗?”

看到阿尔法开心地微笑着的脸,阿基拉默默扣动了扳机。

卡希莫确认了小孩的信息终端的位置。

反应已经10多分钟没从同一个地方动了。

在那里等着吗?或是某种圈套。

考虑双方的可能性慎重地进行下去。

黑客的信息终端被放置在通道的正中央。

卡西莫拾起那个信息终端,露出讶异的表情。

“……因为被发现了,所以就扔在这里了吗?”

如果没有注意到被这个信息终端抓住了位置,就从这边发动奇袭。

如果我方毫不犹豫地接近,而对方注意到这一点的话,就应该以这个情报终端为诱饵发动奇袭。

读懂了那个突袭,把疏忽大意的对手反过来反击。

正因为是这么想的,所以这是个意外。

卡西莫的表情变得越来越严肃。

他明白,在通道的阴影下狙击在场的自己是很困难的。

但在这之上,不祥的预感丝毫没有消失,反而更加高涨。

敌人一定会来偷袭。

直觉告诉我那个预测是正确的。而且,这是正确的。

紧接着,卡西莫的身体被断成两截。

防护服毫无用处。

分成上下两部分的身体崩裂,从切断面撒上内容物滚到地板上。

卡西莫在惊愕的剧痛中,直到毙命的那一瞬间,才发现附近的墙壁被横切开了。

在渐渐淡薄的意识中理解,是什么把自己隔断了。然后,在考察完那个具体方法之前,就断气了。

在横着裂开的墙的另一边,阿基拉在挥刀的状态下僵住了。

在按照阿尔法的指示挥舞用枪击部分破坏剑柄的小刀的瞬间,从剑身射出的青白色闪光蛟将卡希莫连墙割裂。

在阿基拉的位置,刀刃不会到达墙壁。

但是墙壁上出现了长达5米左右的裂缝。

从宽1厘米左右的缝隙可以看到墙的另一侧。

切断部弥漫着烟雾,弥漫着烧焦的气味。

小刀的刀身一挥就尘土横飞。

阿基拉握着只剩下刀柄的小刀,呆呆发呆。

阿尔法在旁边笑着点头。

“好,我杀了你,没事了。”

“……嗯,嗯,是吗?”

阿尔法的态度就像敷衍了事一样轻松。

包括那件事在内,阿基拉对情况的理解和意识跟不上,不知所措。

然后,我们再看一看造成这种状况的,只剩下刀柄的小刀。

“阿尔法。这把刀是什么?”

“你说什么?这是旧世界制造的小刀。

是面向普通人制造并销售的商品。”

“在旧世界里,面向一般人的小刀需要能切断墙壁的功能吗?”

《分隔墙壁不是主要目的。

当我打算提高清晰度,保持其性能并对其进行改善时,我才能够切割墙。

不破坏安全装置和那种能模仿模仿。

刀的柄破坏了吧?那只是一次最大输出攻击了。

本来是剑身被保护和提高切削效果等,使用的能源,剑身被无视崩溃的限制,可以使用啊。

如果不这样做,就会裁员。

人的装备和墙壁和你切断一切,包括设备和墙壁都是仿制的,没有预期的效果。”

“……不,这样不是很危险吗?”

“只要是用正确的方法使用的安全工具。

因为是故意用危险的方法使用的,所以当然非常危险。

但是那是很平常的事情吧?”

“啊,确实是这样啊。”

阿基拉虽然认为这么说是对的,但也觉得太危险了。

他认为在旧世界里这种东西很普遍,加深了对旧世界的偏见。

阿尔法有点得意地恶作剧似的笑了。

“那么,你对我的支援是否感到满意呢?

虽然我弄丢了一件遗物,但阿基拉却弄倒了说那样不行的两名猎人,你能好好感谢我吗?”

对于表现出玩笑态度的阿尔法,阿基拉一脸严肃地低下了头。

“啊,托你的福,我没死。谢谢你。我想我大概有部分没能相信阿尔法,对不起。”

阿尔法也再次温柔地微笑着。

‘不要在意。至此,那么相信很高兴的。

因此,今后怎么办?按原定计划回到遗址探索?还是今天回家?阿基拉也累了吧。继续按疲劳也非效率。没有必要勉强!》

阿基拉愁眉苦脸。

“……说心里话,我累了,想回去。

可是还没有什么收获呢。为了让你在收购站付上次的钱,我得带点什么回去……”

如果我也一起寻找,就能找到普通猎人会忽略的遗物。”

阿基拉按照阿尔法的建议,决定只搜索这座大楼就回去。

探索的收获是几块手帕。

非常脏,一般的猎手都不会看。

阿基拉如果不能从阿尔法那里得到是旧世界制造的产品的话,也会无视。

即便如此,作为收获,他还是暂时停止了在大楼内的探索。

之后尽可能地得到了卡西莫等人的物品,然后回到了城市。

大楼里只剩下了卡西莫的尸体。

猎人袭击了其他的猎人,遭到反击的人未归还。

那是在东部反复出现的情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