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逆空间 > 第二十五节 真正的猎人(上)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节 真正的猎人(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阿基拉每天都在进行训练和探索遗迹。

连小孩都能去的遗址中,存在遗物的未调查部分的传闻已经平息。

因为阿尔法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了文物的信息,调整了运往收购站的文物的质量和数量。

由于阿基拉已经准备好了装备,没有武装的,几乎是外行的孩子,也没有把遗物带到收购站。

也没有出现实际找到未调查部分的人。

因此流言蜚语的平息也很快,以流言蜚语为理由前往库兹哈拉街遗迹的猎人很快就消失了。

因此,阿基拉的遗物收集事情非常顺利。

但是,与这种顺利相反,资金周转却恶化了。

为了不让流言蜚语重演,他们没有把找到的大部分遗物拿到收购站,而是藏在了别的地方。

为了应对资金周转的恶化,阿基拉把住宿费用从1晚2万欧拉姆降到1晚4000欧拉姆。

最近住在只有4张榻榻米那么小、配有简单淋浴的简易房间里。

尽管如此,与贫民窟的街道相比,阿基拉还是很享受的,现在阿基拉已经学会了泡澡。

阿基拉对自己现在的生活充满了不满。

一旦提高了生活水平,想要降低生活水平是相当困难的,阿基拉抱怨说,想尽快回到带浴室的生活。

阿尔法用不变的笑容安慰着阿基拉。

只要具备即使带来高价文物,也不会感到不自然的实力,就能马上回到带浴室的生活。

那样的话,平静的生活就会被挤破了。

在不变的笑容背后,观察着阿基拉的一切,像往常一样笑着。

训练和探索遗迹的每一天都发生了变化,阿基拉在收购站累计办理了第10次的收购手续。

他像往常一样收钱后要走人,却被诺吉玛叫住。

“等一下,今天把这个拿去。”

诺吉玛把一张纸质地图和塑料卡片交给阿基拉。

地图是城市的防护墙周边,上面有目的地的标记。

“在那里需要有个小手续,把这张卡拿给那边职员看就行了。

那就加油吧,阿齐拉。”

“……我的名字叫阿基拉。”

阿基拉是被错误注册的阿吉拉的名字。

诺吉玛看到阿基拉有点不高兴的样子,轻轻的笑了出来。

“数据库是这么登记的,是错误地登记的吗?

不知道是谁做的登记处理,说要做适当的工作,手续就能修好,你赶紧去吧。”

诺吉玛说了这么多,似乎心情很好的,目送阿基拉离开。

包围着库加马城市的中等区划的防壁,由于大型怪物的袭击等墙壁的外侧化为灰烬,同时也炫耀着内侧无损伤的坚固的防卫力。

在物理上、经济上、社会上把居住在这堵墙内外的人们隔开的,高高的、厚厚的防护墙,充满了让近距离观看的人折服的魄力。

库加马大厦是与那道防护墙融为一体的巨大高层建筑。

既是连接墙内外城市经济的中转站,又是城市功能的枢纽。

大楼内还设有猎人办公室支部。

这是与阿基拉完成猎人注册后的冷清分店截然不同的营业场所,是统一管理在库加马山口城市附近活动的猎人的重要设施。

阿基拉抬头望着那栋古香古色的大楼。

大楼的外观让人很容易想象到那里存在的权力、财力和武力,对于贫民窟长大的孩子来说,实在是太恐怖了。

地图上的标记指的是那栋大楼里的猎人办公室前台。

“这里,是吧?”

“是的,我们进去吧。”

“啊,啊。”

跟在坦然前行的阿尔法身后,阿基拉也不平静地走进了库加马大楼。

如果只有阿基拉一个人的话,浪费了很多时间才能进入大楼。

能缩短那个时间,当然地也是阿尔法的支持的成果。

猎人办公室的前台设置在大楼的一层。

大规模的接待,内部装饰的气氛,还有在场的猎人们的身影,阿基拉被气压压住,停住了脚步。

背着超过身长的枪的人。

穿着高性能强化服的人。

一眼就能看出是机器人的钢铁皮肤的人。

全员都是和阿基拉一样的完成猎人注册的人,不同的实力。

“阿基拉。他们并不是敌人,也不会被袭击,所以要冷静。”

“我知道。”

“沉默着站着也没有办法,快点办完手续吧。

手续的办理方法,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

“这边啊。”

阿基拉在贫民窟长大,连最基本的办理手续的方法都不知道。

但多亏了阿尔法的帮助,才得以安然无恙。

前往兼发券机的无人受理终端,使用从诺地玛手中接过的卡完成排队登记 。

在不碍事的地方安静排队,之后前往对应窗口。

然后给窗口的女职员看了整理券和卡片。

“他们让我,给你们看这个……”

脸上浮现出事务性的亲切笑容的女职员一看到这张卡片,脸上就露出惊讶的表情。

但他马上想起自己的职务,恢复和蔼可亲的表情。

然后将收到的卡片读取到手的终端。

“我已经确认过了,阿齐拉先生本人有错吗?”

阿基拉紧张地回答。

“啊,是的,不对。我是阿基拉,那个,我注册的时候注册错了。”

职员恭恭敬敬地赔礼道歉。

“非常失礼了。

已经改好了,阿基拉先生,猎人等级已经提升到了10级,恭喜恭喜。

猎人的重新发行证及登记信息的确认。

猎人证重新发行程序,及相关事项的说明是必要的吗?”

“嗯,啊,好的,拜托了。”

“我知道了。”

恐怕对方还没有完全摸清底细。

职员们根据阿基拉的态度做出了这样的判断,然后根据自己的职务礼貌地微笑着,开始详细说明这次的登记手续。

猎人办公室给猎人设定了被称为猎人等级的评价标准。

最低等级是等级1,基本上,等级越高的猎人被视为优秀的猎人。

为了提高猎人等级,存在将遗物卖给猎人办公室的收购站或其合作商店,接受猎人办公室及其合作企业等的委托等各种各样的方法。

基本上,对东部统治企业联盟,通称统企联的贡献度越高,其评价就越高。

高等级的猎人在统企联的信用也很高,在猎人办公室也受到优待。

譬如对城市的上位区划的进入许可,越是高等级的猎人许可越容易下来。

另外,对于大企业等实际上专有性的限制出入的遗迹的调查、遗物收集等,只要是高等级猎人,就会得到特别的许可。

等待顺序等优先顺序也是猎人等级越高优先。

这也影响到高性能装备的入手。

从价格、数量、威力等方面来看,低等级猎人也有自制或禁止贩卖的枪支。

猎人办公室及其合作企业等发出的委托,也有根据猎人等级的限制。

机密性高的委托只有高等级的猎人能接受,原本低等级的猎人,就连委托的存在都不知道。

在众多的优待措施之外,为了追求猎人的地位和名誉,在猎人等级的上升中杀出一条血路的人很多。

阿基拉现在的猎人等级是10。

这也是持有工作证和市民证等有效身份证的人,用相应的装备进行猎人注册时的初始值。

也就是说,对于一般的猎人来说,这是一个业余等级。

贫民窟的居民等没有身份证的人进行猎人登记的话,会被登记为1级猎人。

这个时候只是在纸片上记载着名字的存在。

之后,将规定次数、规定金额以上的遗物等拿到收购站等积累了实际成果后。

被认定为有认真做猎人的意志和能力,被认为是比较有潜力的存在。

通过内部处理,猎人等级也会上升。

而当猎人等级达到10时,猎人办公室会逐渐将其视为真正的猎人。

在收购站诺吉玛给的卡片,表示阿基拉是从第1等级爬上来的人物。

那样的人基本上很少。

因为大多都是中途放弃或停止,或是死亡。

从那里,爬上来的少数人,作为比较有前途的猎人,会得到相应的待遇。

例如,重新发行猎人证的手续费第一次免费。

职员解释完后,把一本小册子递给阿基拉。

这本书是一本优质的纸质小册子,封面上印有统企联和猎人办公室的标志。

以上说明的更详细的内容和有关猎人的信息等综合在一起。

职员对阿基拉进行了登记处理。

“阿基拉先生,因为您希望修改登记内容的名字,所以请再次告诉我您要修改登记的名字。”

“我是阿基拉。”

阿基拉有点不可思议地这么回答,女职员认真地要求确认。

“阿基拉先生。这次登记的处理从临时注册登记的更新有强烈的意义,登记信息是基本信息的追记不足。

在此基础上,根据这次是我们的粗劣名字登记错误的状态,考虑变更登记受理。

以后,登记内容变更的信息是必需和审查的理由,是否成为不可避免的理由,拒绝情况而变更的情况,谢谢。

预算预先请谅解。

名字是,猎人办公室是你识别您的要素,你解释,您个人的认识,确认固有因素。

对象属于亲属,包括土地、国家、文化、阶级等情况也谢谢。

以此为基础,注册名,阿基拉,可以吗?确认吗?”

阿基拉没能马上回答这个问题。

阿基拉不属于任何地方。

没有家人。

也没有那个记忆。

如果注意到,他只是在库加马山城市的贫民窟,对贫民窟并不留恋。

只是因为没有从那里解脱出来的力量而呆在那里,也不认为自己属于那里。

也不是贫民窟中,无数存在的某种拉帮结派的成员。

我一直一个人行动。

自己定义自己的称呼的时候,阿基拉,以外的构成要素不存在。

正因为如此,如果想趁这个机会改变自己的称呼的话,多少都能改变。

称呼突然改变也没有什么不方便。

因为没有人叫这个名字。

除了最近出现的阿尔法的例外。

短暂的沉默之后,阿基拉浮现出认真的表情。

“阿基拉。我的名字是阿基拉,请用它来注册。

如果你想改变,就在那个时候改变。

如果那个时候不能改变,我觉得宁可不要改变。”

“我知道了。”

职员操作完手中的终端后,把新的猎人证交给了阿基拉。

盯着阿基拉拿到的猎人证。

这是一张硬质塑料卡片,与以往廉价的纸片不同。

那里存在着比从纸片变成硬质塑料更大的意义。

“请一定要注意,重新发行需要费用和审查。

最严重的是,可能会失去所有的业绩,受到和新登记一样的待遇。”

职员亲切地微笑着,轻轻地低下了头。

“登记处理已经结束了,我衷心祝愿阿基拉先生大展宏图。”

说得不好是事务性的,说得好听是作为一个猎手,被认为是值得应对的人物,阿基拉被职员微笑着送去。

阿基拉在库加马大厦外打量着崭新的猎人证。

阿尔法高兴地笑着祝福那个阿基拉。

“阿基拉。你终于成为猎人了。恭喜你。”

“谢谢。……到现在为止,我不是猎人吗?”

“到现在为止,你自称是猎人呢,还差点呢。

向其他的猎人出示至今为止的纸片,自称是猎人的话,虽然很遗憾,但也会被嘲笑的。”

阿基拉一边仔细观察新猎人证,一边感慨万千。

“确实是这样啊。”

猎人证上正确记载了阿基拉的名字。

阿基拉读着读着,高兴地笑了。

“我也终于成为猎人的身份了吗?”

这个猎人证也是阿基拉的身份证。

尤其是在这附近的商店出示了这个,只会被认为是外行一样的猎人,作为身份证的效力等非常高。

但对阿基拉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至少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已经明确脱离了连身份证都没有的贫民窟孩子。

随着猎人工作业绩的积累,出示猎人证变得重要且有意义时,阿基拉就会被公认为是猎人。

这第一步,今天终于开始了。

阿基拉一脸苦笑地提醒说,如果置之不理,他会一直看着猎人证。

“不要老盯着看,差不多该收工了。这样下去会变成可疑分子吗?”

在库加马大厦周边,即使是下位区,也有特别细致的治安维持。

被警卫当做可疑人员的时候下的麻烦事,不是下位区划的其他地方的可以比较的。

阿基拉有点慌慌张张地弄完了猎人证。

“那么,阿基拉也终于在登录上成为了一端同时的猎人。

为了配合装备等方面也成为一端的猎人,赶快去买猎人的必需品吧。”

“必需品?买什么?”

《情报终端》

猎人们通过网络交换、共享、买卖遗迹的位置、内部构造、生存的怪物的详情等各种各样的有益信息。

它们是猎人行更多的推进效率化,从遗址的文物,为企业带来了!

整个东部的信息网络化转为连接在了一起。

促使建立情报网的是东部地区广泛流通的情报终端。

随着多津森重工成功制造出可承受猎人收入的廉价高性能产品,信息终端在猎人之间迅速扩散。

现在面向猎人的市场,仍然是多津森重工的寡头垄断状态。

多津森重工以此为立足点,加强在东部的影响力,跃进统治企业。

再加上信息终端在多津森重工的影响力下,成为了统企联攻略东部的战略产品。

其结果,为了整个东部的利益,进行了量产化和低价化。

现在连阿基拉这样的人也能买到,变得容易入手。

随着信息终端融入猎人的生活,越来越多的人,通过信息终端接受企业或猎人办公室的委托。

现在,它甚至被称为猎人的必需品。

阿基拉在猎人办公室附近的信息终端专卖店,在阿尔法的推荐下购买了信息终端。

信息终端的货款几乎是阿基拉的全部。

顺便在店里完成了面向信息终端猎人的简单的初始设定。

阿基拉完全不明白那个设定内容和设定步骤,不过,店员用熟练的操作完成了设定。

在设定过程中,店员说明了猎人的设定需要猎人证。

阿基拉对马上有机会使用猎人证,感到有点高兴。

回到狭窄的旅馆的阿基拉,露出了有点险恶的表情。

拿到猎人证和信息终端的兴奋已经平静下来。

于是,一想到今后也要努力做一个真正的猎人,就想到了现实的忧虑。

“阿尔法。因为在信息终端上投入了很多钱,所以连明天的住宿费都没有……不要紧吗?”

阿尔法大概也有什么想法,对期待着解除浮现的忧虑的话的阿基拉,阿尔法笑着断言。

“没关系,明天也去遗迹。”

阿基拉将目光转向阿尔法。

阿尔法默默回了笑脸。

就那样暂时沉默着对视。

这次对视,以阿基拉的轻叹为契机结束了。

我知道和阿尔法斗嘴也赢不了。

虽然在信息终端上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但也有其意义和价值。

如果继续详细询问理由的话,最终就会明白自己的想法。

最重要的是对遗迹的探索让阿基拉感到疲惫。

如果明天也要去遗址,与其无谓地争吵消耗体力,还不如早点休息。

这么想的阿基拉,虽然有很多想法,但还是停止了询问。

“弹药有囤积,那边没问题吧。”

“……是啊。”

“明天开始在遗迹探索中使用情报终端。

现在开始设定情报终端,我来帮你吧。”

“嗯?那个已经在店里解决了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