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逆空间 > 第二十六节 真正的猎人(下)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节 真正的猎人(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嗯?那个已经在店里解决了吧?”

‘那是一般的猎人用的设定吧。

从现在开始做的是阿基拉用的设定。

很容易受到的支持一样,尽情地改写内容。

但是信息终端的操作,现在的我,不能代替阿基拉做的哦。”

“也就是说,要让信息终端变得易用吗?我明白了。”

“最短也要到半夜,加油啊。”

“什么? !”

阿基拉惊讶地看着阿尔法。

从阿法脸上浮现出一如往常的微笑的样子,我明白了这不是开玩笑的样子,突然增加的疲劳感使我的表情稍稍有些僵硬。

阿基拉按照阿尔法的指示,继续设定信息终端。

具体的工作内容是,触摸兼有信息终端的操作部和显示面的硬质面板,继续进行设定信息的输入和选择。

尤其是阿基拉最不明白的内容。

进行意义不明的图形和记号、象文字一样的东西的输入和选择时,显示意义不明的图形和记号、象文字一样的东西。

相反,根据阿尔法的指示,机械地重复输入和选择。

那是操作意图不明的单纯工作的延续。

甚至令人怀疑,这是不是以剥夺人思考能力为目的而持续的某种拷问。

自己在做什么?这真的是信息终端的设定工作吗?

实际上,这是西部魔术和仪式等的一种。

在不知不觉间,会进行某种莫名其妙的仪式吧。

不明白意思重复的单调操作,开始将阿基拉的思考引向奇怪的方向。

按照事先的宣言,设定工作到了晚上也没有结束。

阿基拉无心地继续操作着终端。

最终阿基拉的工作结束了。

“阿基拉,够了。”

“……终于结束了吗?”

“正确的说,设定处理本身还没有结束。

不过,已经没有让阿基拉烦恼的工作了。

剩下的工作由我来做,阿基拉好好休息吧。”

日期已经变了。

注意到那个的阿基拉更加感到疲劳。

倒卧在地板上,将信息终端适当地放在附近的地板上。

然后没有抵抗睡意就那样睡着了。

即使在阿基拉睡觉的时候,信息终端也会自己一个晚上不停地运转。

第二天早上,阿基拉像往常一样被阿尔法的声音吵醒。

然而,当他把视线转向声音的方向时,却看不到阿尔法的身影。

“……阿尔法?”

“这边这边。”

他一边露出讶异的表情,一边将视线转向与以往不同的声音。

躺在地上的信息终端上,出现了笑着挥手的阿尔法的身影。

声音与平时不同的是,不是念想,而是用耳朵听来自信息终端的声音。

在信息终端中音质的再现有界限,这也是不协调感的根源。

拿起信息终端,与显示屏上的阿尔法视线交汇,阿尔法得意地笑了出来。

“怎么样?太厉害了吧?这个情报终端是被我控制的!”

“……嗯,嗯。”

即使考虑到阿基拉的起床情况,反应也非常冷淡,阿尔法露出不满的表情。

“反应很淡啊,不会更惊讶吗?”

“虽然能看到,但摸不到的女性在旁边,视野的一部分被放大,我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更重要的是,今后要用这个信息终端与阿尔法进行交流吗?”

“如果这样比较好,我会那样做的。怎么办?”

阿基拉稍微思考之后,装作冷淡的样子回答。

“请像以前一样,一一查看信息终端更麻烦。”

“我知道了。”

阿尔法在信息终端中消失,像往常一样出现在阿基拉的身旁。

而且,她的声音是信息终端中无法比拟的存在感。

她高兴地笑着,把脸靠近阿基拉,发出诱人的声音。

“还是比起信息终端的小画面,这样在阿基拉身边比较好吗?”

“啊,对了,对了。”

阿基拉一边转移视线,一边爽快地回答。

阿尔法看着脸有点红的阿基拉,满意地笑了。

再次前往库兹哈拉街遗迹收集文物的阿基拉,在遗迹前的荒野上鼓起了勇气。

这并不是说,这是获得真正意义上的猎人证后,首次进行的遗迹探险。

因为信息终端的购买几乎花光了手头的钱,连今天的住宿费都没剩。

如果没有收获就返回,将再次回到贫民窟的街头生活。

在比胡同里好得多的狭窄的客栈里,现在也感到不满。

已经习惯了奢侈奢侈的感觉,再次回到过去的胡同里。

阿基拉想避开那个情况的发生。

只要深呼吸一次,振作精神,就会带着认真的表情向遗迹前进。

“好,走吧。”

“等一下。”

“什么事?”

被削减了气势的阿基拉,不满的表情转向阿尔法。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种可以表现出从容的表情。

但那也只是听了下面的话。

《阿基拉的枪术进步的很快,从今天开始改变训练内容的比重啊。

具体地说,即使没有我的索敌功能情况下,阿基拉也可以自行行动。

现在进入遗址,但是现在的没有索敌能力,阿基拉你也要选择行动》

阿基拉的表情动摇了。

阿尔法的索敌是阿基拉的生命线。

没有必要去想,如果那个消失了,会怎么样。

“……嗯,没问题吧?

面对露出困惑和不安的阿基拉,阿尔法坦然地微笑着。

“没有关系,需要训练。”

“是的,不过……”6

想要咬住不放的阿基拉吃惊地停了下来。

阿尔法突然露出认真的表情。

《阿基拉作为猎人实力不断增长的话,去其他遗址的遇到别的猎人的机会也会增加。

光靠库伊拉街遗址赚钱具有很大的局限性。

但是很遗憾,但我的索敌除了クズスハラ街遗址外,精度明显下降的!’

“……具体来说,要降多少?

《最坏的情况,我的索敌能力变得不可能》

阿基拉不由得皱起眉头。

对于现在的阿基拉来说,那太致命了。

“当然,在那种情况下我也会尽可能的支持。

但是有限度的。

所以希望你能在现在的时间内,掌握遗迹的活动方式。

明白了吗?”

“……我知道了。

……现在是训练,如果真的危险的话,你会告诉我吗?”

阿尔法把表情恢复到笑容,点点头。

“当然当然啦。

不过阿基拉要忘记这一点,要带着紧张感行动。

因为这不是训练。”

“啊,嗯。”

“基本上是按照阿基拉喜欢的方式行动。

所以如果做了危险的行动,做了比较好的行动,我每次都会指出。

那么,开始吧。”

阿基拉为了抑制紧张做深呼吸。

虽然是训练,实际上阿尔法索敌功能是可以使用的,但是意识到它没有的状态。

想象着遗迹,遗迹突然变得非常危险。

实际上,遗址是比想象中还要危险的地方。

阿尔法的存在,只是减缓了对遗迹危险的感觉。

阿基拉意识到自己抱着的感觉不是习惯,而是依赖,即便如此也下定决心向遗迹走去。

“停止。”

第一步,立刻受到指责。

“突然吗?”

“首先,从这里开始,用双筒望远镜确认遗迹的样子。

是否有怪物。

如果有的话,那是不是连阿基拉都能赢的对手?

是否存在更安全的其他路线?

是否应该返回。

好好考虑后再决定吧。”

虽然知道这是似是而非,但却因为自己的不成熟而苦笑。

然后拿出双筒望远镜确认遗迹的样子。

看不到怪物的身影。

虽然可能藏着,但比连确认都没有的时候安全多了。

“好像没问题吧。”

“在前进之前,先看看信息终端。”

看阿基拉戴在手臂上的信息终端。

使用适合猎人的产品的附属品——结实的腰带,牢牢固定在易看的位置。

那个信息终端的画面上出现了变形的小阿尔法,手指着画面催促着操作。

按照那个指示,进行操作的话地,图就会被显示出来。

‘那是クズスハラ街遗址的地图啊。

单纯的文物收集安营扎寨,也没有适当的去寻找,而是事先探索其移动路线和地点决定。

这样的地方,寻找任何文物也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这以上,怪物遭遇和交战时的退路也考虑,移动路线的决定更重要啊。

这些情况考虑清楚,一边修改,一边走吧》

“即使被要求好好考虑,怎么想才好呢?”

“思考也是一种训练。”

阿基拉表情严峻地凝视着地图。

地图上记载着各种各样的信息。

但是,要分析这些信息并确定适当的移动路线,这对于阿基拉来说也很难。

尽管如此,他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拼命思考,然后走向遗迹。

库兹哈拉街遗址的外周是废墟和瓦砾的世界。

已经有过去几次,坦然走过的记忆。

在那个地方,阿基拉以与记忆中截然不同的遥远而认真的表情前进着。

尽可能警戒周围的人,小心翼翼地慢慢地前进。

这种过度的精神磨耗的警戒,对提高阿基拉的存活率并没有多大影响。

包括搜索敌人在内,阿基拉的行动几乎是外行。

再加上废弃大楼的窗户、瓦砾堆等,敌人潜伏的危险场所太多。

只要怀疑出敌人的存在就没完没了。

但是没有时间去确认所有的地方。

但如果敌人潜伏在实战中疏于确认的地方,那么阿基拉的人生也就结束了。

所谓遗迹,本来就是如此危险的地方。

尽管如此,每天仍有许多猎人冒着生命危险前往遗迹。

直到得到与生命相符的胜利或输掉一切的那一天。

训练继续。

每走几步或一步就会有阿尔法的指点。

没有脚步声的走路方式。

如何区分被偷袭的可能性较低的移动路线。

选择能够迅速反击的姿势,以及在不稳定的踏板上维持这种姿势的方法。

环视周围时应该确认的东西的优先顺序。

这一切都不够的阿基拉。

作为其结果,阿基拉正常走路走几分钟就花了一个小时。

虽然没有遇到怪物,但是过度紧张的持续也让阿基拉疲惫不堪。

比自己更准确地,掌握阿基拉的疲劳状态的阿尔法判断出,再这样下去会很危险,所以提高了训练强度。

“今天就这么点吧,附近没有敌人,你可以放心。”

从紧张中解放出来的阿基拉从疲劳中大口吐气。

然后回头看,确认自己前进的距离。

稍早看到了遗迹和荒野的分界。

因为对自己的失望而叹气。

“……只前进了这么多吗?看来前方还很远呢。”

“如果积累经验的话,就会更快地进行。

再加上收集情报机器等高性能装备,搜索也会变得非常轻松。

训练,调整装备,踏实地变强吧。

交给我吧。

看着像担心阿基拉一样温柔地、充满自信地笑着的阿基拉,阿基拉也找回了失落的意气。

“……是啊,着急也没用吗?”

“是啊。那么,从这里开始,我们转换成收集文物,像往常一样,依靠我的搜索前进吧。走吧。”

阿基拉把索敌完全交给阿尔法,向遗迹深处前进。

领先花费了1小时的距离等几分钟就超过了。

再次在遗迹中前进。

本来是功能设计的街道,也因为大楼倒塌等原因被堵住了道路,现在变成了半迷宫。

阿基拉一边走一边观察着周围的信息终端地图。

他讶异地轻轻歪着头。

“阿尔法。这张地图是不是错了?”

“当然错了。”

阿尔法非常爽快地承认了这一点,阿基拉有点惊讶地反问。

“错了吗?而且是应该的吗?”

‘这张地图在网络上免费进入手啊。

所以相当低精度的东西。

如果需要更精确的地图,可以信赖的消息灵通人士从相应的金额购买的。

就连这张地图,最终在制备时的信息,当地没有的内容完全一致的保证。

强大的怪物,在遗址内会改变地形,越挣扎也有了,猎人或者文物收集方便的设施的墙壁或试图炸,毫无错误。

每个设施倒塌除此之外,地图和实际地形的差距也有很大的变化。

基于这一点,相信地图到什么程度?

在猎人中有被称为地图师的人。

他们用各种手段绘制出遗迹的详细地图,并通过买卖来维持生计。

记载着危险遗址的内部构造、栖息在内部的怪物的种类和数量、过去发掘的遗物的内容等很多有用信息的地图。

有时会以比在遗址发现的遗物更昂贵的价格进行买卖。

阿基拉饶有兴趣地听着那件事。

所谓猎人,就是从遗迹中找出遗物或打倒怪物,无论如何都能赚钱。

对于只有那种程度的窄的浅的认识的阿基拉来说,那个地图店的赚钱方式是相当大的冲击。

“有这种赚钱方式吗?能卖得好吗?”

“在没有事先情报的情况下,没有考虑的情况下进入遗址,和收集充分的情报,制定周密的作战计划后再进入遗址,在生还率上有很大的差距。

如果用钱就能买到安全,即使是收费也能买到的猎人很多吧。”

“事先掌握遗迹信息,也是猎人的实力范围内的事情吗?”

“就是这么回事。

在没有任何情报的情况下去库兹哈拉街遗址的阿基拉是多么的鲁莽,阿基拉应该也知道吧?”

想起阿基拉与阿尔法相遇时的情景,不禁苦笑。

“嗯,如果那时没能见到阿尔法,我想我一定已经死了。

那时真的很危险,我很感激。”

阿尔法微笑着面对敌人。

“这份感谢请好好地用行动来表示。

具体来说,就是为了达成我的委托而努力吧。

虽然我不打算急着这么做。”

“嗯,耐心等着吧。”

“我很期待。”

阿基拉用轻松的语气回答,这句话和意思并没有虚假。

对那个阿基拉报以微笑的阿尔法,那句话和意思也没有虚假。

但是,他的内心到底有多一致还是另一回事。

正在确认今天结束文物收集的阿基拉带回的文物数量。

“阿尔法。今天的量,是不是比平时多一点?”

《阿基拉慢慢的可能成为一流的猎人,拿到的遗物稍微多了也正常。

今后也增加了一点点吧。

当然当然,阿基拉的实力逐渐增加。

优质的装备、弹药、训练、学习和休息的造作,也为了今后还会继续努力争取吧。

阿基拉也想住带浴室的房间吧?

阿基拉用力点头。

“我想住,那再增加一点……”

看着将期待带进视线的阿基拉,阿尔法用力微笑。

《不行》

“……是的。”

阿基拉遗憾地垂下头。

阿尔法开心地笑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