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逆空间 > 第二十八节 熟人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八节 熟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总觉得明明成为了猎人,却只是去杀人。

我以为猎人会更加努力地和怪物战斗。”

『没什么理由,想要杀死阿基拉这一点和怪物没什么区别。

如果想和怪物战斗的话,必须快点变得更强哦。

现在阿基拉的实力,我不推荐你和怪物战斗。”

『并不是特别想和怪物战斗。

他们也是那样吧。

与其和怪物战斗,不如和我战斗。

他们是这么想的,才来袭击我的。

现在的我,对他们来说就像掉在地上的钱包。

如果不早点摆脱那个想法的话,一直都是这样的感觉……。真麻烦”

“在收购站卖遗物的话,钱包里的东西就会增加,所以要注意哦。”

阿基拉把讨厌的表情转向阿尔法。

阿尔法不顾一切地微笑着。

强盗也不是无所谓地袭击他。

即使是毫不犹豫地用暴力抢钱的人,如果判断为要反击的话,也要控制袭击。

至少为了在贫民窟保持金钱,必须有不被夺走手头钱的实力。

钱包里装的钱越多,阿基拉带的钱越多,越强的人越多地来抢东西。

袭击阿基拉而死亡的人们的尸体堆积成山,将尸体堆与阿基拉的金子进行比较,直到判断不合格为止。

阿基拉们一度离开现场,绕过贫民窟大街前往收购所。

到处散落的尸体,今天也成为了愚人的下场的具体例子。

在阿基拉被袭击几天后的贫民窟小巷里,一个叫谢丽尔的少女不知所措。

谢丽尔隶属于西贝尔的徒党。

但是那个徒党因为西贝尔人死了,所以简单地崩溃了。

生存下来成员的大多被其他的徒党吞并起来了。

但是也有移籍失败的人。

他们是负责袭击阿基拉的人。

虽说是负担,大部分人只是站在围绕阿基拉的墙壁上,并不是实际袭击阿基拉。

连阿基拉的视野都没有进去。

能够如此顺利说明的人,受到了其他的徒党的欢迎。

但是谢丽尔做不到那个。

谢丽尔虽然还是个孩子但长得很出色。

在贫民窟的生活给本来的美貌投下了阴影,但是依然保持着引人注目的容貌。

将来会变得更美丽吧。

这样想着,好好说的话就是被西贝尔所吸引,坏的话就会受到了诱惑。

因为那个,袭击时也比较接近西贝尔,那个地方正处于安全的位置。

在贫民区遭袭的猎人,会报复到什么程度,取决于他们自己。

杀死西贝尔等人,使那个徒党也毁灭了,但是没有任何人能够保证那个报复就结束了。

也有认为,如果被贫民窟的居民等惦记就会危及生命,为了自己的安全,而执着地彻底扩大报复对象进行报复的人。

无论是在袭击时的站位,还是在拉帮结派党内的站位,谢丽尔都比较靠近西贝儿他们。

如果把谢丽尔加入自己的帮派,恐怕会受到报复的牵连。

这么想的其他党派拒绝了谢丽尔。

谢丽尔无力地嘟囔。

“接下来怎么办……”

在贫民窟,孩子很难生存下去。

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有必要精通相应的技巧。

谢丽尔擅长的不是一个人的生存方法,而是属于集体的生存方法。

擅长把握和调整集团内外的人际关系、距离感、交往方式。

如果在这附近失败了,就会遭到其他集团的袭击,或者为了集团的利益被当成弃子。

阿基拉可以说是极端失败的例子。

就这样无路可走,情况也不会好转。

虽然知道这点,但也没有想到改善状况的手段。

谢丽尔只是一味地不知所措。

不久,太阳落山,夜幕降临。

虽然这段时间也一直在思考,但是没有想出好主意。

焦虑和困意和焦躁混合在一起,思考变得奇怪。

脑子里浮现出一般不会想到的事情,但马上就否定了,不会再想到的想法,用疲劳和睡眠不足的迟钝的脑袋继续思考。

有点奇怪的思维,一心想着,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谢丽尔在贫民区小巷的一角醒来。

好好睡一觉,清醒的头脑想起了昨天的回忆。

愚蠢的想法,在睡觉之前相应地一直考虑着,所以总结成了具有暂时性的计划。

(……如果说不勉强的话,就会变成谎言的。

成功的可能性也不高。

失败的话最可能会被杀害。

就算成功了,我也能平安到什么程度?)

谢丽尔迷茫了。

换个表达方式的话,昨晚愚蠢的想法在迷惑实行的程度上是有效的选择。

在足以赌上一切的程度上,选择带有现实感的选项。

而且如果不参加这个赌注的话,只能继续逐渐变得不利的现在的状况。

无改善措施地度过,终有一天会导致死亡的现状的日子还在持续。

「……只好这么做了。」

谢丽尔下了决心。

然后以认真的表情站起来,为了寻找赌注的对象而走开。

把自己所属的团党给毁灭了的男人。

也就是说,让阿基拉。

阿基拉多次访问希斯卡的店,已经和希斯卡熟识了。

今天为了补充弹药来到了店里,希斯卡在柜台和2名常客闲谈着。

想和希斯卡打招呼的阿基拉发现了有认识的脸,稍微停止了动作。

那两个人是艾蕾娜和莎拉。

艾蕾娜在防护服上,戴着信息收集设备固定用的皮带。

身材纤细,但能看到女性肉感起伏的身体上,缠绕着相应的支撑重量物品的皮带,为了牢固地固定装备而轻轻地系紧。

那个突出各部位的造型,同时酿造肉感的魅力和机能美。

莎拉穿着以黑色为基调的防护服。

防护服是伸缩性相当强的服装,受消费型纳米机器系身体强化扩张者的影响,体格变化幅度大的身体选择适合防护服的结果。

然后补充完纳米机器的身体,从内侧伸出防护服的结果,恢复了起伏丰富的造型的身体,流线型变得强烈的状态。

那是很容易想象,那个下面有魅力的肢体的东西。

再加上胸部明显是尺寸不一致的状态。

放弃了丰满的胸部收纳,从打开的前面拉链可以看到胸部谷间的肌肤。

那个皮肤上装饰着垂饰。

吊顶是装饰用加工的子弹,那个子弹在胸膛的谷间埋藏了一半左右。

希斯卡对莎拉说,她对客人的态度和朋友的态度都很冷淡,看起来很厌烦。

「……我对那件事很熟悉。

也曾被那个神秘人物救过。

因为袭击你们的人们的所有物品都被放置着,所以也可以剥下包裹带回去。

把它卖掉的话,意想不到会变成很多钱,甚至支付纳米机器的补充款也多了很多。

因为这是我第五次讲这个故事了。”

“是吗?那你跟我说过那个时候得到的恢复药了吗?

考虑到当前的消费部分,多补充了纳米机器。

但是使用了收到的恢复药之后,不可思议的是纳米机器的消费效率提高了。

听艾蕾娜说的,不是现代产品,而是旧世界产品的可能性很高。

所以一直觉得胸口会很快变小,男人们的视线就会变……”

莎拉想继续说下去。

希斯卡也喜欢说话,但是想避免多次听已经知道的话。

如果是近乎迷恋的话就更好了。

希斯卡正在寻找话题中断或者改变话题的方法时,发现了来店的阿基拉。

“啊,客人来了,那件事下次再说吧。

欢迎光临。阿基拉”

低着头的阿基拉来到柜台向希斯卡。

“你好。希斯卡先生。请再给我补充弹药。”

“和往常一样好吧?」

“是的。还有,总是买的都是弹药,对不起。买新的枪请再等一会儿”

“好啊。消耗品的销售额,积累起来也是很好的金额。不要贪图赚钱,先活着回来吧。”

希斯卡把阿基拉介绍给艾蕾娜他们。

“他是阿基拉。和艾蕾娜一样的猎人。

作为猎人的前辈,你能告诉他一些什么吗?」

“初次见面。我叫阿基拉。我基本上在做猎人。”

阿基拉装作初次见面的样子,轻轻地向艾蕾娜们低下了头。

因为不是直接见面,所以也是初次见面。

艾蕾娜她们和希斯卡交往也很长,作为朋友和熟人店的店主也很信赖。

因为是那只希斯卡介绍的,所以不是坏孩子吧。

这样想着,艾蕾娜们也会对阿基拉笑脸。

“我叫艾蕾娜。这位是莎拉。

是这家店的常客,我们也在做猎人。

从哪个意义上来说,我们都是成为你的前辈吗?

我想说的是,有很强实力的熟练猎人……”

艾蕾娜苦笑着停止说话,莎拉苦笑着继续。

「……我们最近刚刚死了。幸运地得救了。

你也要小心。不管怎么提醒,死的时候都会死。

因为猎人就是这样工作的。”

艾蕾娜她们的苦笑中,透露了她们对于倒霉和失态事件的印象。

确实是非常危险的事态。

尽管如此,苦笑之所以在某个地方看起来很愉快,是因为最终成为了克服当时困境的契机。

阿基拉小声点头。

“我明白了。我会小心的”

艾蕾娜满意地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用开玩笑的口吻告诉希斯卡。

“客人好像也来了,我们差不多该回去了。

让希斯卡永远陪伴莎拉的说话真是让人心痛啊”

“如果你这么说的话,艾蕾娜要好好听莎拉的话。给常客的服务也有限度啊?」

对于希斯卡的笑话兼顾的抱怨,艾蕾娜也以笑话兼顾的态度回答。

“也许莎拉和当事人说了也没意思。

而且平时我在听吗?因为对店铺的销售额做出了贡献,所以偶尔替我也可以。”

那个笑话加上莎拉。

“啊,那样的话,回去的话,请艾蕾娜听我说吧。”

然后艾蕾娜把笑话成分降低了很多,有点害怕的笑容还给了莎拉。

“好啊。为了不让莎拉再模仿你,好好商量一下吧?」

“希斯卡。好吧。”

莎拉蒙蒙地笑了笑,提前一步走开了。

希斯卡苦笑。

“就是这样。难怪莎拉想让我听他说话。”

“那只会在说话时间太长了,那就好了”

“嗯。欢迎再次光临本店。”

希斯卡轻轻地向回去的艾蕾娜她们挥手送行,转换心情转移到阿基拉的接待地。

“让你久等了。是弹药啊。我马上准备好。等一下啊。”

希斯卡从店里把订购的弹药类运过来。

阿基拉把那个放在背包里的时候,发现了希斯卡,它看起来有点意思深刻,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

「……那个,有什么事吗?」

希斯卡暂时不回答阿基拉的问题,一动不动地看着阿基拉,好像要确认什么似的。

然后突然开口。

“喂,阿基拉。为什么对帮助艾蕾娜她们保持沉默呢?”

阿基拉勉强忍耐着快要笑出来。

然后尽可能地假装平静。

“……那个,我说的意思是……”

“阿基拉也不是很有钱吧?我问了艾蕾娜他们,他们说阿基拉打倒的强盗们所带的东西赚了不少钱。

因为打倒的是阿基拉,所以可以少收一点吗?”

“……不,那个。”

“阿基拉也有什么事吗?

不过,如果那件事和对方的信用有关系的话,我保证艾蕾娜他们是可以信任的人。”

“……是吗?”

“在危险多的猎人工作中,找到互相信赖的猎人是非常重要的。

我认为这是个好机会。”

面对像劝导一样温柔地微笑着的希斯卡的态度,阿基拉表情有点僵硬,沉默了。

希斯卡完全是在自己帮助艾蕾娜她们的前提下说的。

但如果自己不开口,就没有物证,也能蒙混过关。

阿基拉想了想,沉默了,但希斯卡继续说。

“我听艾蕾娜她们说过,阿基拉是把子弹给艾蕾娜他们的,对吧?

我店里贩卖的弹药,弹夹上有生产编号。

为了掌握弹药的销售渠道,万一是次品的情况下向制造商咨询。

咦,是我卖给阿基拉的家伙吧?」

光明地被告知了那个物证,阿基拉观念了。

「……对不起。你能不能不要说了?”

“啊。果然是阿基拉啊。

因为没有证据,所以试着打了个招呼。对不起。”

阿基拉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慌忙地反问。

“那么,子弹的故事呢!?」

“药荚上写着制造编号是真的。

但是光靠这些还不能成为证据呢。”

希斯卡笑着这样回答之后,对受到轻W冲击的阿基拉露出了有些抱歉的表情。

“对不起。

阿基拉也有不能说的情况吧。

我保证不说这件事。

但是,刚才也说过,和可以信赖的猎人有缘分是很重要的。

因为也有从事强盗兼职的质量差的猎人。

和可以信赖的人组合的话,活着回家的可能性会提高。

……在我看来,无论是阿基拉还是艾蕾娜,猎人都显得有些匆忙。

我不想给别人的生活方式添麻烦。

但是,我想对朋友的生存方式提出建议。

虽然说了好几遍,但是我保证那些艾蕾娜们是可以信赖的。

阿基拉的心情改变了,想和艾蕾娜们搭讪的话,请随时告诉我。”

“我明白了。还有,谢谢你为我担心”

阿基拉为希斯卡毫无打算的关心感到高兴,笑着郑重地低下了头。

“但是,如果药荚不能成为证据的话,你怎么知道呢?」

“唯一的直觉。没有明确的根据。

硬要说的话,就是刚才说的子弹。

莎拉戴着垂饰对吧?

那个是从帮助了自己的人那里得到的子弹,加工制作而成的。

说是护身符兼戒。

我觉得那颗子弹,就像我店里卖的商品一样。

然后,阿基拉和艾蕾娜们见面的时候,我看到阿基拉装作初次见面。

在听到了不知脸、声音、名字的恩人的故事的附近,有人装作初次见面。

我仅仅记住了一点与那些的关联性。就是这样。”

阿基拉抱着头。

没想到只是这么一点点就被看穿了。

之后,希斯卡继续对阿基拉说着有点难受。

“啊,是吗?我觉得如果和两个人说话,早点比较好。所以,原因是……”

希斯卡在那里稍微犹豫了一下再说话,但表情接近苦笑。

「……你被救了真是太高兴了吗,把那件事告诉我好几次。

那时的表情……是不是变成了恋爱的少女……”

不声不响地听着接下来的阿基拉,也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话正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开始带着不安的气氛。

「……在听了好几次的话之后,话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开始称呼年龄、性别不明的某人为他。

不断地设想着这样下去不明确的部分,最终……

不,这完全是我的预料,希望你不要想得太深……

某富豪的公子因为兴趣在打猎,偶然帮助了莎拉们。

瞒着帮助是因为讨厌被金钱和以身份为目标的女性们纠缠。

不追求金钱上的回报,也不吝惜地给他高价的恢复药,都是因为他对金钱没有缺陷。

……不,我想得太多了。”

和现在的阿基拉的缺点虽然不一致,但是说话的道理是对的。

阿基流出了讨厌的汗。

“我来自贫民区,完全没有钱。

我甚至没有掠过那个想象。

……还是保持沉默吧。拜托了”

阿基拉和希斯卡都带着微妙的笑容相互欢笑,停止了进一步的谈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