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逆空间 > 第三十八节 感恩与负罪(下)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八节 感恩与负罪(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旧区域连接者?好像听说过……”

“详细的事情请问艾蕾娜。

如果是她的话应该很了解。

简单来说,就是能够以不太了解旧世界网络的方式连接的人。

据说也有人能够正确把握当场遗迹的构造、那里的人和怪物的位置。

方便的另一面,由于这个方便也有很多麻烦的事情。

我是指那些人。”

莎拉把希斯卡的故事说成阿基拉。

如果说得对的话,就算是阿基拉程度的实力也能帮助自己。

在那浓浓无色的雾中,如果能正确把握全员的位置,包括周边的地形的话。

就好像只有一个人在蒙住眼睛的状态下,看起来很普通一样。

胜利率上升。

而且也可以理解为什么要隐瞒。

别人是怎么帮助自己的?

推测这一点的话,就会提高被认为是旧领域连接者的危险性。

如果知道得不好,就关系到生命。

莎拉用眼睛看希斯卡。

「……你有很好的直觉呢。你一开始就不能说那个了吗?」

希斯卡稍微高兴地笑了笑。

“和各种没有决定的人,说话会很辛苦吧?加油!”

莎拉对希斯卡的回答很满意,有点懊悔地说着。

从希斯卡那里听到旧领域接续者的话的那天晚上,莎拉对洗完澡的艾蕾娜稍微唐突地提问。

“艾蕾娜。你知道旧领域连接者吗?」

艾蕾娜也适度地擦拭身体,操作着头部佩戴型的信息终端。

连内衣也没穿就只是裹了浴巾,穿着各种邋遢的样子。

莎拉以前指出这个的话,回答说因为是保密的,所以以后什么也不说。

艾蕾娜回复出乎意料的态度。

“旧区域连接者?莎拉听到这种事真是少见啊”

“有点儿。因为希斯卡说,如果是问艾蕾娜的话,我就知道详细情况了。”

“具体来说,你想知道什么?

特意问我,不是想知道的话,在网上查一下就能明白的吗?」

作为莎拉,我想从基础知识中得知,但是说实话的话,艾蕾娜看起来很生气,所以改变了说法。

“有效性和危险性。本人及周边人士"

“听到有趣的事情吧。那么,从本人的有效性出发。”

艾蕾娜开始说话有点开心。

旧领域连接者的有效性是多方面的,最大的优点是能够连接被称为旧领域的网络,旧世界时代构筑的信息网。

旧领域至今仍保持着庞大的信息,其中存在的知识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

但是现在的技术,连旧领域的连接都很困难,通常必须通过遗迹等发现的特殊连接终端进行连接。

但是,旧区域连接者完全不使用这样的设备,就能够连接旧区域。

连接方法还不清楚,尽管企业研究小组的努力,还是不能完全弄清楚。

另外,经由旧区域的通信,完全不被称为无色雾的情况所引起的通信故障所左右。

“那是那么厉害的事情吗?」

莎拉看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地插嘴,她露出了一副毫不知情的表情。

“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啊?

无色雾的浓度差异总是复盖着整个东部。

尽管如此,城市间长距离通信之所以能正常发挥作用,是因为它已经介入了旧的领域。”

“还能和艾蕾娜的信息终端进行通信吗?但是那个没有颜色的雾很浓的话就不行了吧?」

“那个是用别的通讯功能运作的。

以城市为中转站的短距离通讯。

所以在无色雾的影响下,不能使用了。

如果能够在信息终端级别无视无色雾的通信,到底有多方便呢?

总是有高浓度雾气的遗迹的调查会变得很轻松吧。”

旧领域是由现存的多个遗迹,特别是现在仍在正常运转的宝贵设施的通信网构建而成的。

那个设施的DB里,至今还残留着旧世界的高级技术情报。

如果能够通过旧领域,成功地获得这些极其珍贵的信息。

并且能够成功地再现超技术的话,就会给全人类带来巨大的财富。

艾蕾娜是那么认为的。

但是,由于是通过人脑进行连接,所以旧领域连接者本人,有可能无法承受这个信息量。

在遗迹中,有猎人罕见地突然死亡的事例。

那个时候,如果完全没有外伤等的话,那是因为是无知觉的旧领域连接者。

由于某种原因,成为后天性的旧领域连接者。

其自觉和控制都无法从遗迹中获取庞大的信息,大脑无法忍受这个信息量而脑死亡。

“脑死亡,有那样的可能性吗?我们也有危险吗?」

看着稍微有些慌张的莎拉,艾蕾娜笑着让她安心。

“光是去遗迹就遭遇那样的事的概率极低,没关系的。

至少,被怪物袭击而死的概率要高得多。

如果这种事情本来就频繁发生的话,谁也不会去遗迹的吧?」

“啊,是啊……”

“而且还有旧领域连接者,可以连接旧领域掌握遗迹的地点和构造的故事。

卖出高精度遗迹地图的地图店,据说被怀疑是旧领域连接者而被大企业抢走。

所以即使是旧领域连接者,因为这个理由死亡的危险也很低。

就像字面上说的那样,倒霉得快死了,那就另当别论了。”

「……是吗?是啊。”

莎拉露出轻松的安心之后,表情变得有些僵硬。

「……旧领域连接者并不都是好事。」

“确切地说,都是极好的事情,所以就算靠近也会被当成食物。

如果能确保统治企业的话,可以用自由换来美好的生活。

如果被那些心怀不轨的家伙抓住的话,可能会倒霉。

可是,这种情况下大企业会闻到,以救援名义派遣大规模的部队被抢走吧。”

艾蕾娜很少见到莎拉对自己擅长的领域的话感兴趣,也很高兴,就这样高兴地继续说下去。

托您的福,萨拉能够详细了解旧领域的连接者。

那个也意味着,理解了从旧领域连接者那里得到信用有多困难。

莎拉只是有点犹豫,一旦阿基拉醒来,是不是真的应该问她。

阿基拉轻轻地抱着头。

因为莎拉知道帮助艾蕾娜他们的人是自己。

只是没有把那个看作是那么严重的问题。

之所以隐藏起来帮助艾蕾娜们,是因为说明其动机和手段很麻烦。

阿基拉的认识就是这种程度。

阿基拉是旧领域的接续者。

但是没有那种觉悟。

旧领域连接者这个单词本身不知道。

能认识啊乳F的,也很少有这样的人,阿基拉也只认为是其中之一。

阿尔法不会说阿尔法的事。

怎么蒙混过去。

开始这样烦恼的时候,阿基拉发现莎拉用惊人的认真目光注视着自己。

然后被莎拉的认真态度压倒,不由得停止思考,沉默不语。

萨拉把那个阿基拉的态度,理解为对自己的不信任。

为了消除那个,用认真的表情拼命地诉说。

“我觉得阿基拉也有各种各样的情况。

所以我不会做多馀的调查。

想知道帮助我们的人是否是阿基拉。

就这样。

我不问帮助我们的理由、方法和其他事情。绝对不会模仿将听到的事情告诉别人”

被莎拉压倒了的阿基拉,内心十分慌张,表情僵硬地沉默着。

莎拉感到拒绝了回答。

带着一点悲伤,带着充满愿望的认真表情,继续下去。

“如果无论如何都不想说话的话,我也会放弃的。

再也不问了。

所以最后再问一次。……

在库兹哈拉街遗址,帮助我和艾蕾娜的是阿基拉吧?」

莎拉的话已经接近恳求了。

救命恩人拼命地问到这里。

阿基拉感觉到了这一点而观念了。

“是的。没错。是我"

于是会场的气氛一下子缓和了。

莎拉放松表情。

阿基拉表现出有点抱歉的态度。

“对不起,我保持沉默。而且我也有很多。”

“好啊。我不会听你说的那么深。比起那个……”

莎拉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握住了阿基拉的手。

“你帮助艾蕾娜,帮助我,真是太感谢了。

……终于可以好好感谢了。

对不起。

硬要问出来。

对救命恩人也不表示感谢真是太痛苦了。

那也是我的自由吗?

这不是救命恩人吗?”

莎拉微笑道谢后,抱歉地继续这样说。

阿基拉心烦意乱地慌张回答。

“请不要介意。你也救了我一命。

我们都很幸运。这样不就好了吗?”

“是吗?……是啊。

如果阿基拉这么说的话,就这么办吧。

谢谢你。我真的很感谢你。”

「……不,不用谢。」

莎拉放松了很多心情,看起来很开心地笑着。

阿基拉也笑着回答。

但是,他的笑容,只有莎拉不会注意到的一点点阴影。

听到莎拉的感谢的话,阿基拉的心里,伴随着痛苦的东西深深地刺进了深处。

阿基拉为了不露出那个拼命忍耐着。

阿基拉和莎拉一边吃饭一边谈笑着。

刚才的谈话之后,睡着了几天,没吃饭的阿基拉的肚子响了一点。

听到这个消息的莎拉笑着建议吃饭。

也是救命恩人的劝告,阿基拉没有拒绝。

桌子上摆着和最近阿基拉的主食冷冻食品格外不同的菜。

烹饪时间相当短,也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阿基拉决定不介意。

看起来很好吃的菜摆在眼前。

阿基拉重视那个。

实际上料理很好吃。

在谈笑中,莎拉提起了自己被阿基拉救下时的事情。

还告知袭击者们所持有物品的,卖出金比预想的还要高。

在酒店生活中没有特定住所的猎人,也有几乎所有财产都随身携带的人。

很多人把钱存入存款账户后,因债务回收等理由被合法取走,他们也属于此类。

莎拉们的金钱问题,多亏了那么多钱几乎解决了。

重新调整装备后,猎人的工作也很顺利,赚的也增加了。

进一步调整装备,遗迹探索的成果也取得了。

正因为这样的良性循环持续下去,才能完全摆脱陷落的猎人,比以前赚钱了。

莎拉把这个和感谢的话一起传达了之后,说要把那份钱给阿基拉,但是被拒绝了。

用意外的表情暂时确认一下。

「打倒他们的明明是阿基拉,真的不要吗?好额头啊?」

“是的。我没捡就回去了,现在不打算怎么说。”

“嗯。就算你这么说也是。

被救了命,我们的资金困难也得到了解决,所以什么都不能还给你,真是让人心痛啊。”

一看到阿基拉的态度就难以接受。

强迫报恩是本末倒置的。

但是莎拉想要回报一点恩情。

莎拉这么想着的时候,阿基拉就会提出代替方案。

“如果是这样的话,请把这次得到帮助的紧急委托的费用先付清。

我不知道是价钱的行情,不知道这样是否足够。

我也受到了你的照顾过,可是却什么也做不出来,真是不好意思,所以就用这个来抵消吧。”

“要是你这么说,我也没办法。好吧。”

莎拉和阿基拉互相恩人的面孔轻轻苦笑。

之后的话题中,莎拉们解决了资金困难之后,艾蕾娜最先强行补给莎拉的纳米机器的话题出现了。

由于这个趋势,莎拉的身体,纳米机器的身体扩张者的话题转移到了话题上。

“那样吧?纳米机器系统的身体扩张者,有时候会在身体的一部分,确保备用的纳米机器。

我的情况是胸部。

也有人把它当作外带盒子,但是把盒子弄丢了就麻烦了,所以我就停下来了。

虽然也有一点一点地保持全身的方法,但这也是有限度的。”

莎拉指向自己的胸部。

作为预备纳米机的保管库的胸,无论是纳米机的保有量,还是女性的魅力,都恢复了充分的丰满。

“这种扩张身体的人,会因为纳米机器的消费量而体型发生变化。

衣服的尺寸会发生大的变化。

请原谅我,因为那个原因而显得有点难看。」

莎拉打扮得满是缝隙。

内衣的尺寸调整,使用比较容易的绳子部分很多,相当大的衬衫也有很多没有藏起来。

因为可变体型的最大值和衣服的尺寸一致。

而且在阿基拉面前若无其事地打扮成那样的程度,已经习惯了那种打扮。

另外,这种习惯,还包括充分利用身体强化扩张者惊人的身体能力,排除因误解而出手的可疑者的习惯。

牺牲者也相应地出现了。

在那个好的意思也好,坏的意思也好,都有魅力的身体的主人面前,阿基拉假装平静。

“不,我没关系……”

但是莎拉注意到了阿基拉视线的微妙动作。

然后微笑着邀请一下。

「……如果有兴趣的话,我是救命恩人,给你点服务吧?」

“揶揄也就这么多吧……”

看着微微红了脸的阿基拉,莎拉高兴地笑着。

阿尔法毫不掩饰不满的态度地抱怨。

『和我态度大不一样啊。

身材之类的应该是我赢了吧?什么?是穿着色的吗?那就是阿基拉的爱好?』

“闭嘴”

阿基拉一边注意不要改变表情,一边把阿尔法的句子截断了。

然后试着转换话题。

“如果体格发生变化的话,去遗迹时的战斗服怎么办?

强化服之类的也有需要个人调整的东西吧?每次都要调整吗?」

“我穿着尽可能伸缩性高容易穿的防护服。

而且还穿着各种各样的外套和追加装甲。

阿基拉的衣服……那么,一般是防护服,好吗?”

「嗯,大概吧。」

阿基拉一边说着,从希斯卡那里得到那件衣服的时候,一边错开话题。

从防护服的性能的话题出发,穿着它保护自己的对象,怪物的话题。

生活在东部的怪物,基本上是越靠西侧越弱,越靠东侧越强。

在被称为最前线的东端,徘徊着如果不是坦克和人形兵器就很难交战的强有力的怪兽。

但是在西端,只有一把手枪就足以应付。

西方和东方,都有各种各样的怪物。

有时,甚至有人用恶作剧造的东西。

阿基拉从莎拉那里听到的怪物的话中浮现出半信半疑的表情。

「……真的有那样的家伙吗?

塑料桶什么的,长了腿的机器……

不,原本那个就是怪物吗?」

“是真的。

聚乙烯罐里,有可燃性的液体燃料,一发现,人和车就靠近爆炸。

所以被当作怪物对待。

如果不能很好地爆炸倒下的话,液体燃料就能以相应的价格卖出去。

我以前经常遇到。”

莎拉回想起那个时候,和她深深地交谈着。

这让阿基拉真实地感受到了对象的实际存在,令人吃惊。

“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家伙呢?”

“也有说过,经过一段时间后,变得奇怪的旧世界的生产工厂在制造。

靠近车的是想加油……。

那么为什么要接近别人呢?

为了带你去车里?

开车在旷野移动的猎人因为燃料用完而停住了,这样的怪物加油后就离开了。

托你的福得救了。

也有那种事。

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

在那之后,与猎人业务相关的闲谈也在继续。

兴致勃勃地听着故事的猎人,以及说出自己经验的前辈的猎人形式的谈笑,阿基拉都很欣赏。

准备好回家的阿基拉,在大门口向莎拉低头。

“非常感谢。那我就告辞了。”

“病刚好,要小心啊。”

“是”

阿基拉正想回家,莎拉犹豫了一会儿才问。

“阿基拉,我可以把今天的事情告诉艾蕾娜吗?

当然,我们一定会守口如瓶的。”

“如果不胡乱传播也没关系,希斯卡先生也知道啊。”

「……你果然知道希斯卡吗?」

“被人稍微追了一下,就被发现了。”

面带苦笑的莎拉,阿基拉也回答了苦笑。

“对。我来告诉你。

希斯卡的直觉非常好。

所以如果阿基拉因为装备品而犹豫不决的话,最好推荐给希斯卡。

推荐的东西好像也很有直觉。”

“我明白了。莎拉小姐。承蒙关照。

请代我向艾蕾娜大人问好。”

阿基拉轻轻点头离开了莎拉们的家。

回到旅馆的阿基拉,在自己的房间里稍微垂着头。

也许是出于和艾蕾娜她们家的装修无意识的比较,在便宜旅馆的房间里看起来非常的狭窄。

但是,垂下头的原因并不是那个。

因为和莎拉的饮食和谈笑而稍微处于高涨状态的阿基拉的精神恢复了平常,盖上盖子的感情表露了出来。

阿尔法用有点担心的表情问。

『你没事吧?』

“………啊”

阿基拉表情和语调都和回答相反的样子回答。

于是阿尔法用稍微强壮一点的语调继续下去。

『我说了,你想瞒着我也没用啊?

我一直在阿基拉的身边,所以绝对会被发现的。

……所以,苦闷的东西就在我面前吐出来吧。

光是这样心情就很好了。

也许这不是什么积蓄的东西。”

阿基拉默默地看着阿尔法。

阿尔法温柔地微笑着。

过了一会儿,阿基拉发出像是在说话一样的声音。

“……第一次有过被人说礼貌很痛苦的经历”

阿基拉不是想帮助艾蕾娜她们。

阿基拉只是借口杀了那些袭击艾蕾娜的人。

阿基拉被艾蕾娜他们救了命。

阿基拉深深感谢他们帮助了自己等。

从他的救命恩人那里得到了不记得的感谢,对于利用了对方这件事表达了感谢,这给了阿基拉一种挖心的罪恶感和负罪感。

阿尔法想出来。

阿基拉思想中,存在着某种标准。

但是阿尔法不知道那个标准的内容。

至少根据某种判断标准,这次的事情,没能抵消之前的恩情,反而使明亮情绪低落。

实在令人费解。

但是要把握阿基拉的行动原理,就必须弄清楚这个标准。

由此,可以更精密地引导和操作。

阿尔法是那样判断的。

阿尔法想比任何人都更了解阿基拉。

比任何人都要为了阿尔法自己。

阿尔法温柔地微笑着打招呼。

『是的。那样的话下次一定要好好帮助你。我觉得这样就好了。”

「……是吗?」

『是啊。这样的话,这次的事情,在阿基拉被抵消了吧?

所以阿基拉的心情变得轻松了,艾蕾娜们也得救了。

我觉得那样没问题,不是吗?』

阿基拉沉默了一会儿,领略着讲话的内容。

然后一得出结论,就轻笑。

“……。是啊。确实如此。没错"

阿基拉强烈地点了点头让自己说出来。

“谢谢你。心情变得轻松了”

面对恢复元气的阿基拉,阿尔法毫不畏惧地微笑着。

“那太好了。那样的话,阿基拉下次的机会就要变得强壮到能够好好帮助艾蕾娜们的程度。

你说了那么明白对吧?』

“啊,啊”

“干劲不小啊。

没关系的。

今后训练也会变得越来越严格,阿基拉也会很快变强的。

今后也要加油哦。”

“当然了。”

阿基拉没有说谎。

认真回答。

但是,看到毫不留情地微笑着的阿尔法,不得不感到一丝不安。

阿尔法看到了阿基拉,高兴地微笑着。

阿基拉恢复了意气,突然意识到忘记了什么。

“阿尔法。我有没有忘记什么?」

“感谢每天支持阿基拉的我吗?』

“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关照。那么,你知道什么吗?」

『这么说来,那之后过了3天,谢丽尔怎么样了?』

「……啊!」

阿基拉被谢丽尔拜托来据点,约好暂时露面。

因为有很多不可抗力所以没能去,但是因为非常拼命地拜托他,所以暂时还是打算去。

虽然迟到了很多,但是发生了很多事情。

没办法吧。

阿基拉为此辩解,现在仍然奔向谢丽尔的据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