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动她心旌 > 第1章 第1章

我的书架

第1章 第1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凌晨两点的海市国际机场依旧灯火通明,时有航班起落,引擎轰鸣声为这本该冷清的深夜染上阵阵喧嚣的繁华。

进出的旅客虽然没有白天的熙攘密集,却也不少,旅途劳顿在大多数人的脸上添了几丝疲惫。

机场跑道上,一架刚刚落地的中型公务机正在进行停泊前的滑行,机型款式与机身上的独特编号昭示着这是一架价格不菲的私人飞机。

当飞机停稳后,一众迎上来恭候在舷梯两侧的航空公司服务人员更加说明了,机上的客人身份尊贵。

舱门还没有开启,所有人已然昂首挺胸面带微笑做足了迎接贵客的准备。

远处,有下了航班乘坐员工摆渡车回返的一行空乘远远注意到这边的排场,难免好奇地张望讨论起来。

“领头那个好像是亚航的张总哎?什么贵客啊居然要他这个位置的人物亲自去迎接?”空乘甲感叹道。

空乘乙瞥了几眼,没有表现得像前者那么惊讶:“是亚航的哪位重量级要客吧,不稀奇了,不过这大半夜的,能让他们分部总裁亲自去接,身份肯定不简单。”

空乘丙思索了一会儿,忽然插话道:“你们有没有看之前的新闻?前两天好几家媒体都报道过了,说是世庭集团的ceo已经结束了海外工作,要回国坐镇本部了,就那位年初刚收购了顶奢品牌jr的世庭,被咱们二部部长奉为偶像的那位!她一直是亚航的顶级vip,每次回国都搞得亚航兴师动众的1

空乘甲:“所以说……亚航张总亲自去迎接的那位要客是‘世庭女王’?!哎?她叫什么来着?”

空乘丙想了想:“席以安。”

……

舱门缓缓打开,先行走出来的是两名身材高大魁梧的保镖,一身黑色西装又酷又拽。

紧接着又是几名助理模样的人陆续走出,而后才是一抹鲜亮的红色映入众人眼帘。

走出舱门的女人身高优越,目测在170公分往上,脚下踩着的恨天高更是拔高不少身形。

一袭剪裁简单的正红色西装长裤内搭白色丝质衬衫,于细节处勾勒出窈窕身段,细腰长腿堪比超模。

与“魔鬼身材”相搭配的,自然是“天使面孔”。

她的五官极其明艳精致,杏眼长睫因有妆容修饰越显浓丽妩媚,烈焰红唇不薄不厚恰到好处。

一头乌黑亮丽的长直发梳成最简单的中分别在两边耳侧,露出耳廓上精致璀璨的钻石耳饰。

她身上的首饰不多,耳饰足够吸睛,更不要说如此浓艳却不媚俗的五官已然胜过无数装饰,就连抢眼的衣着颜色也无法压过她五官的艳色。

令人更加无法忽视的,是她于无形中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常

只是嗒嗒几下鞋跟落地的声音,仿佛已经镌刻了某种微妙的旋律,像是击打在心头的鼓点。

一下,又一下。

让人的心神都禁不住被这道奇妙旋律控制,一上一下,没个落处。

“欢迎席小姐回国。”

以亚航张总为首,在舷梯下摆出盛大而周到的排场,只为迎接她的到来。

席以安缓步走下最后一级舷梯,朝着张总微微颔首,嘴唇微动扬起一丝极淡的笑。

她笑起来时,嘴唇右侧有一道极浅的梨涡,浅得几乎看不清,大概是她的笑容太淡。

“张总客气了。”

她态度看着不冷不热,张总却早习以为常不觉轻慢,殷勤陪同着将人送上等待已久的专车,直到车队驶远了,才如释重负地舒出一口气。

席家千金席以安回国正式接手世庭集团本部大权,和亚航的合作也即将迎来下一个阶段。

这个当口,张总唯有好好伺候好这位重量级要客,才能给自己的职业履历添上一笔浓墨重彩的光辉。

“您的住处已经打理过了,重新换了一套家居装饰,家具选用的jr品牌,装饰品主要出自muses;上次您回国时提过清洁家政做事不仔细,已经换了一个;负责做饭的依旧是之前的周阿姨,您很满意她的厨艺……”

生活秘书陈如娓娓汇报着日常起居的安排,事无巨细。

席以安静静听着,虽已是深夜,面上却不见丝毫疲惫,连坐姿也端庄优雅如常。

她的目光始终落在车窗外繁华不息的灯火霓虹上,等陈如说了大半,才抬手打断:“去徽山。”

陈如险些脱口而出一句“您不回住处吗”,随即想到自家老板的性子,便识趣地闭上嘴,嘱咐前排司机改道去徽山疗养院。

陈如身边还坐着一人,是世庭集团的董事长助理惠心琼,常驻海市本部协助席以安的工作,在世庭相当于半个ceo的地位。

惠心琼三十多岁将近四十的年纪,是位看着不苟言笑其实温和宽厚的大姐姐,多年来很得席以安信重,也是世庭内部少有的几位敢“反对”席以安的人物之一。

“这个时候,老爷子应该已经睡下了。”惠心琼柔柔一笑,“没跟他说你今天回来,他不会守着等你的。”

席以安目光微滞,也只是一瞬的事,便依旧静静望着窗外缓缓往后退去的城市夜景,璀璨灯火在她眼底映了一层绚烂而迷离的色调,更衬得那双眼妩媚惊人。

她的语气比姿态还要从容淡然:“没事。”

惠心琼无奈地看了她几眼,到底没再多说什么。

哪次回国第一件事都是去看望老爷子,谁劝谁说都没用。

能做得了她主的人正在疗养院里盼着她去呢,又有谁能改得了她的主意。

深夜的海市道路通畅,饶是如此,从机场到徽山跨越大半个城市也依旧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徽山疗养院是海市最顶尖的私家疗养院,依山傍水环境清幽,采用一墅一院的格局,客人向来非富即贵。

席老爷子住在东边的温池院,离疗养院的一处天然温泉最近,才取了这个名字。

护工就睡在一楼老爷子卧室外的隔间里,隔着一扇玻璃门窗,随时可以听到里面的动静方便进去照顾。

没想到席小姐会在深夜造访,温池院留守的护工佣人很是吓了一跳,却也不得不实话实说——这么晚了,老爷子早已睡下了。

席以安本来也没有打算要进去看到人,只想守在最近的地方求个心安,隔着玻璃窗看了会儿睡得安详的外公,才收回目光,去了隔壁房间。

她每次来时都要住上一两天,索性在老爷子的卧室隔壁专程给她收拾出了一间套房,按照五星级酒店套房的标准,倒也挑不出错来。

看过人后,席以安才终于放松下来,却是连床也没沾,就靠在沙发里不知不觉睡着了。

同一时刻,徽山疗养院东南角的翠湖小院。

身量极高大的男人从门内走出,脚步定了定,转而靠在廊柱上,正要从兜里掏出烟盒时,被后来赶上的中年男人阻止:“先生您又忘了?疗养院禁止吸烟。”

男人不屑地轻呵一声,却也停了动作,轻轻抬起头来冷眼一睨那中年男人:“这不得感谢你们家老先生,逼得我八百年难见一次的烟瘾犯了么。”

门廊下亮着灯,晕黄的色调并不刺眼。

灯光斜斜打下来,将男人本就高大的影子拉出夸张的长度。

即便再夸张的影子,也摹下了原主宽肩窄腰大长腿的优势。

是个单看影子也能想象到主人外形有多优秀的男人。

当他抬头时,脸部轮廓一半隐于昏暗一半露在光明,细看有些偏凌厉,再看便是极端的英俊深邃。

一眼轻飘飘地掠过,漫然慵懒杂糅其中,在这样的深夜最容易勾起天真少女的爱慕心火。

幸好此刻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不谙世事的少女。

中年男人闻言,不知是赞同还是不赞同地苦笑了声安慰道:“老先生年纪大了,难免爱耍些小孩儿脾气。”

“所以就让我陪他在这儿打了三小时牌?还不准赢,也不准随便输,还得输得有水平有风采?”

中年男人语塞:“这……”

高大男人不以为然地摆摆手:“行了宋叔,您明天就收拾收拾把你家老先生打包送回家去吧,别在这儿占着医疗资源了,没病没痛的打几小时牌也不带喘气儿,他来疗养个寂寞啊1

宋叔摇摇头表示无能为力,“这我可做不了主,老先生还约着好友每天杀两盘棋呢,他才不乐意走。”

“好友?”男人拧了拧眉,“是温池院的席老先生?”

“可不是嘛,席老先生棋艺精湛,回回都让咱们老先生输得心服口服1

合着把疗养院当游乐园了,既然那位老祖宗住得舒心可意不愿走,也没人能撵得了他。

算了,懒得劝。

“走了。”男人直起身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走进一旁的车库启动一辆黑色suv绝尘而去。

这番毫不留恋的作态,也只是让门口目送的宋叔摇头笑叹一句:“这对祖孙冤家啊1

疗养院好静,商晏白没开惯用的跑车出来扰民,尤其是深更半夜的更不方便。

只是手感速度到底比不过超跑。

suv由翠湖院驶向疗养院大门时会经过中途的温池院,兴许是刚才言谈间提及,他在路过时不免多留意了几眼。

院外灯火通明,有几个房间还亮着灯,人气似乎也比今天他来时要足一些。

大门外还多了几个站岗的保镖,他依稀记得,之前人没那么多。

此刻恰好有人从庭院里走出来。

商晏白认得,走在最前面那位是世庭董事会的特助惠心琼,两人在几次商业交际场合见过。

点头之交罢了。

就算世庭的席老先生和他家里那位祖宗认识,也不值得他为之停留,只为了片刻不走心的交际寒暄。

黑色suv车速未减,径直驶向前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