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二十五章 分辨真假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分辨真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先不说这帕子都是缎布的,单说着精美的绣活,就足够我拿出去显摆了。”妇人选了三个香囊:“这香囊还是药材做的吧?”

叶然一边将手帕和香囊包好,一边回答着问题:“自然是药材香囊,我绣莲坊只卖药材香囊。”

“那我便放心了。”妇人付银子的时候,眸光紧锁叶然手里的帕子。

顺着目光低头看了眼,叶然会心一笑,转身将手里的帕子送了过去。

“您是老主顾了,这条帕子若是您不嫌弃,就送给您了。”

妇人眼底闪过一抹精光,立刻欣喜的伸手接过帕子:“掌柜的客气了,这手帕我着实喜欢的紧,就不推脱了。”

“日后我买帕子,还找你买。”妇人收起帕子,眸光扫过地上的中年妇人。

妇人眼底闪过一抹嘲讽:“不过我买帕子只认叶掌柜这张脸,其他人我可不认,所以想来我也不会上当吧?”

“您若是在我这里买了假货,任您处置!”叶然这话放大了音量,故意让所有人都能听到,包括地上的中年妇人。

围观众人相互看了眼,无论是订货的少女,亦或是刚刚的妇人,都是上清镇的大户人家。

既然这两人都这样说了,那她们日后买帕子,也找叶然好了!

思及此,众人买手帕的热情更加高涨,中年妇女怕被人踩到,只能起身走出人群!灰溜溜的逃走了……

注意到中年妇女离开,叶然冷笑一声继续卖货。

此时人群中再次传来询问,“掌柜的,我们已经能够分辨真假帕子了,可若是他们也换了这样的帕子,我们也注意不到绣活吧?”

众人有些担忧的看着叶然,若是在买到假货怎么办?

叶然轻笑一声,拿起手帕开始讲解分别:“绣莲坊的绣品和普通帕子的绣工不同,自然手感也不一样。”

“而且绣手帕的丝线,绣莲坊选用的也是金线、丝线两种线。”

众人低头看着手里的帕子,果然和叶然说的一模一样!

叶然示意众人闻闻,朝着众人神秘地勾起唇角:“我绣莲坊的手帕,若是细闻,是能够闻出清淡药材的香味。”

“那这手帕也有香囊的效果吗?”

人群中有人买过香囊,嗅出了两者的味道相同,不禁有些好奇。

叶然淡淡地摇了摇头:“没有,这手帕虽有药材香,却没有药材的作用。”

见叶然如此诚实,众人赞赏地点点头,纷纷挑选着喜欢的手帕、香囊……

手帕很快卖光,叶然带着夏玉莲与刘囡子回到了海棠村。

日落时分,几人才回到村子。

将板车送回叶家,刘囡子担忧的看着叶然:“真没想到会有人卖咱们的假货,他们真是坏透了!”

“是啊,若是再出现这种事情怎么办啊?”夏玉莲一路上都在想这件事,却没有想出什么法子,不知道叶然怎么想。

她不知道,不知不觉中,叶然已然成了她主心骨。

叶然表情略带凝重,这种事情一两次还好,若是次数多了,难保他人心有疑虑。

“我这几日会去集市上查清楚的。”叶然转头看向刘囡子:“囡子,你若是闲时,也去镇里打听打听,看看到底是谁在卖假货。”

刘囡子连忙点点头:“我知道了,明日我就去集市上看看。”

“嗯。”叶然若有所思地低下头,思索着应对的办法。

见状,刘囡子没有多留,和夏玉莲打了个招呼,转身离去。

夏玉莲满面愁容地看着炕上的几匹绸缎布:“绣莲坊的生意若是被影响,日后海棠村的人该怎么办啊?”

现在海棠村可是靠着绣莲坊吃饭的啊。

叶然轻拍夏玉莲的肩膀:“娘你放心吧,今日的生意你不是看到了吗?而且还有这么多订单,我们的生意自是不用愁”

“但愿如此吧。”夏玉莲叹息一声,先回灶房做饭去了。

这几日叶然一直在忙着生意,她一定要让叶然吃的好些才行。

昱日一早,叶然将订单分好之后,交给王婶。

刚过卯时,她便带着刘氏,赵氏等几个绣娘来做绣活。

这次订单比上次还多,自然是绣娘也比上次多了些。

此时叶然正分发着绸缎布料,让他们几个人一伙,做一个订单。

分给王婶,赵氏的,是云家的订单。

一旁的刘氏,看到绸缎布料,一脸的诧异,

“哟,现在绣手帕都是用绸布了?”

真是没想到啊,夏玉莲竟然这么快就能买起绸布做帕子了?看来这生意确实是不错啊……

夏玉莲连连摇头:“不是的,这是昨日有人指定要绸缎帕子,才进的布料。”

“绸布做手帕?肯定是大户人家吧?那这赏银给的……”刘氏眨眨眼看着夏玉莲,试图从夏玉莲口中套出价钱。

然而夏玉莲还未说话,叶然便淡淡地开口道:“刘姨还是专心做绣活吧,这些事情不是你该问的。”

“我不过是问问而已,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刘氏低声嘟囔着,伸手去扯叶然手里的绸布。

谁知叶然却拿回了手里的绸布:“刘姨今日继续绣缎布帕子就好,这绸布由我娘和王婶绣就好了。”

“叶然,你这是什么意思?”刘氏不满地瞪着叶然,觉得叶然似乎在防着她。

叶然神色淡然地剪裁着绸布:“绸布帕子不急着交货,而缎布急着买,再者,绣什么帕子的价钱都一样。”

这倒是真话,闻言,刘氏心里好受了写,才悻悻地坐在炕边开始做绣活。

将所有的布匹裁好,叶然活动了下四肢,抱着绣筐坐在门边绣香囊。

“然啊,明天你还要去集市吗?”夏玉莲一边绣着手帕,一边开口询问道。

叶然微微点头,表情略微有些凝重:“嗯,我打算去找找这卖假货的人,不能任由他们影响绣莲坊的生意。”

“卖假货?怎么回事啊,玉莲。”王婶听到有人卖假货,立刻担忧的询问起来。

夏玉莲叹口气道:“昨天我们去卖货,发现有人假冒了我们绣品,有人买了假货,还来找我们退货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