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四十四章 心疼银子

我的书架

第四十四章 心疼银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原以为这次叶然依旧会心疼,谁知叶然只是淡淡地点点头。

“然,买药的钱你心疼,怎么到了猪肉这里,你反倒不心疼了?”夏玉莲不禁有些疑惑。

叶然夹起几块炖肉放在夏玉莲碗里:“我心疼,是因为家里有草药,这钱原本可以省下的。”

“至于猪肉,娘需要补身子,多吃点也没什么。”说着,叶然手下的动作也没停。

夏玉莲回过神的时候,炖肉碗里的大半猪肉都到了她的碗里。

“然啊!你这是做什么?”夏玉莲拿起碗筷,要和叶然的碗换。

叶然抱着碗不放手,见夏玉莲态度坚决,故作吃痛地惊呼:“啊!”

“怎么了?”夏玉莲被吓了一跳,随即想起叶然手臂还有伤,眼底满是自责:“对不起,娘忘了你手上的伤……”

“娘也知道我手上有伤,那就快点吃饭,别抢了。”叶然慢悠悠地吃着米饭,哪里还有疼痛的模样?

夏玉莲不禁有些无奈:“然,你听话,这猪肉就是给你买的,你多吃点。”

“娘,你多吃了,我就开心,开心就会让伤口好得快了。”叶然将筷子递到夏玉莲手里:“再说我是病人,吃油腻也不好。”

看着叶然笑意盈盈的模样,夏玉莲眼眶微红:“你这丫头,竟能唬我。”

说罢,夏玉莲伸手接过筷子,端起满是炖肉的碗,缓缓地吃了起来。

吃过饭后,叶然拉着夏玉莲去认草药。

夏玉莲不敢挣脱,只能跟着叶然,看着长相差不多的草药,脑袋直发懵。

“两寸长,黄色块状,断面乌黑油润,这是鲜地黄,治疗温热最佳。”叶然拿出鲜地黄讲解着。

接过鲜地黄,夏玉莲还未来得及细看,手里便再次多出许多药材。

“白背叶,长约半尺,先端渐尖,基部宽楔形。”

“百两金,叶片椭圆状披针形或狭长圆状披针形,长约一尺。”

叶然喋喋不休地介绍了几种药材,转头看向夏玉莲。

只见夏玉莲一脸茫然的看着她,刚刚叶然说的她全都听了,只是都没听懂!

叶然顿时满头黑线,果然,让她娘认药材不是个好主意。

“算了,我们还是先回去休息吧。”叶然决定另寻办法,反正她不想再把钱白白给医馆送去!

夏玉莲略带歉意的看着叶然:“都是娘不好,而且这药材长得又很相似,娘怕会拿错啊。”

“没事,是我考虑不周。”她忘记了夏玉莲眼神不怎么好,药材分辨若是有一丝差错的话,都会出大事!

拉着夏玉莲回床上休息,叶然却有些睡不着,脑中思索着办法。

天色渐渐微亮,叶然转身看到碗柜,脑中灵光一闪,有了!

叶然起身穿好衣服,来到院子研磨药粉。

每个瓶子上都贴上纸条,上面细细写着药名和作用。

随意找了个空着的架子,叶然将药瓶一一摆好。

满意地拍了拍手,叶然欣慰地勾起唇角,这次就不需要花冤枉钱了!

“然,你在做什么?”

夏玉莲睁眼时,发现叶然不在身边,慌慌张张地坐起身子,却看到叶然站在屋内,满脸得意。

听到声音,叶然转过头:“娘,你醒了?我把药都做好了,日后你直接来这里找就好。”

“你还在心疼那二两诊金?”夏玉莲无可奈何地起身,看到架子后,眼底闪过一抹诧异:“然,这都是你今晨做的?”

“不是,有几瓶是之前就做出来的。”叶然微微摇头,她之前去山里的时候,都会做几瓶止血散带着。

只是前日忘记带了,偏的还受了伤!

夏玉莲嗔怪地瞪了眼叶然:“难道你忘了你还是病人吗?需要休息啊。”

“早日做出来,就能少花冤枉钱。”叶然一脸的倔强。

夏玉莲只能去扶住叶然,把她带回屋:“快点回床上躺着,这几日你就不要出去了。”

“娘,我没事了,你放心吧。”叶然感激的看着夏玉莲,并不把伤势放在心上,她前世什么样的伤没受过?这点伤算什么?

夏玉莲气恼地看着叶然,也不说话,就是静静地瞪着。

叶然知道夏玉莲真的要生气了,只得乖乖回到床上,躺下休息。

夏玉莲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转身去帮叶然做煮药、做早饭了。

母女俩刚刚吃过饭,王婶等人便来做绣活了。

众人都知道叶然的事情,谁也没有开口提起,只是将自己拿来的东西塞给叶然,而后便各自做着绣活。

低头看了眼手里,叶然骤然失笑。

麦芽糖,鸡蛋,还有几块糕点,虽然不算贵重,但是在这贫穷的村子,这些东西也很难得。

没想到王婶他们这么有心,叶然没有拒绝,微笑对他们道谢:“谢谢婶子们的好意。”

说着,便拿起糕点吃了起来,王婶见状,不禁感动:“然不嫌弃就好……你给我们绣活,让我们维持生计,我们一直以来都想感谢你……只是能力有限。”

“没有,王婶,已经很好了,糕点很好吃。”

看着叶然吃的满足,王婶心也跟着放下了:“那你休息,我们先去做活了。”

王婶和几个绣娘准备的时候,新招的绣娘也逐渐赶了过来,和叶然打了招呼后,等待着叶然的安排。

今日夏玉莲要和刘囡子去集市送货,所以家里的绣帕只能由叶然来教。

叶然找出缎布帕子,分别递给杨月、林氏和陈氏。

“这上面是我娘昨日画得绣样,我现在教你们海棠村的平套绣法。”说着,叶然拿出手帕开始做示范。

三人专注的看着叶然动作。

叶然虽然动作熟练,但是其中缺乏了一些美感,手臂貌似不敢动作。

示范结束后,杨月拿起绣帕开始绣了起来。

林氏和陈氏见到也不甘示弱,纷纷拿起绣筐做绣活。

只是杨月绣着绣着忽然有些迟疑,下针时摇摆不定。

转头看了眼正在闭眼小歇的叶然,杨月询问了身边的王婶:“这位姐姐,你看我这针是不是下错了?”

叶然睁开双眸,见到王婶正在给杨月做示范,眼底滑过一抹赞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