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四十八章 敢动她的东西?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八章 敢动她的东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的东西,未经允许,动了是要付出代价的!

叶然随手捡起地上的绳索,眼角余光忽然注意到某棵大树后的身影,秀眉紧皱。

她现在的警觉已经这样低了吗?!

随即叶然微微摇头,看来回去之后需要修习内功了。

手里继续摆弄着陷阱,叶然故作沮丧的开口:“难道又套到大型野兽了吗?怎么就不能给我几只野鸡呢?”

说着,叶然迅速将怀里的药粉洒在手上,在绳子上不停地摸蹭着。

重新下好陷阱,叶然满意地拍了拍手:“我就不信明日还抓不到野鸡!”

说罢,叶然转身离开了陷阱处。

树后的身影也不在了,叶然满意地勾起唇角,忽然很期待明日会发生的事情啊!

回到家里时,叶然发现院门前围了许多人,不禁有些疑惑。

“玉莲,我们知道你这里还缺人手,想着毕竟是乡里乡亲,我便回来帮帮你们吧。”刘氏恩施般的语气,令夏玉莲眉头紧皱。

明明是来讨活做,却要用这样高傲的态度,换做是谁都会不喜。

叶然没有急着上前,想要看看夏玉莲对这事的态度。

夏玉莲却始终沉默着,没说同意却也没有拒绝。

“既然玉莲你也没有意见,那我们就这样定了。”刘氏得意地勾起唇角:“不过我在陈掌柜那里可是六文工钱,想必你也不会少给吧?”

如此无耻的话,在刘氏那里说的却像是理所应当。

夏玉莲脸色惨白,想要说些什么,却因着乡里乡亲的缘故,也不好说的太过难听。

“这位姐姐的意思,是比我们这些绣娘的绣活都好咯?”杨月终是忍不住,站出来替夏玉莲说话。

提起绣活,刘氏瞬间没了底气,恼火地瞪着杨月:“你算哪根葱?不过是个外来的,也好意思对我指手画脚?”

“您误会了,我只是觉得想拿六文工钱,就要做出值得六文的绣活!”见刘氏不敢提绣活,杨月瞬间猜出大概。

刘氏顿时脸色铁青,气恼地指着杨月:“你、凭你也敢管我的事情?信不信我让叶然辞了你?!”

“就算是辞了我,我也不会为我今日的话感到后悔!”杨月上前将夏玉莲护在身后:“少东家现在不在,所以这位姐姐想来做绣活,也要等少东家回来,和少东家谈。”

“叶然是玉莲的女儿,所以玉莲也可以做决定!”刘氏转头看向夏玉莲:“玉莲,今日的事情你到底怎么说?”

夏玉莲顿时语塞,尴尬地别过脸:“刘姐还是等然回来再说吧,我不管这些事情的。”

“好啊,乡里乡亲住着,现在你家发达了,便不认识我们这些人了是不是?”刘氏作势便要撒泼。

人群后的叶然满头黑线,她娘还真是好欺负啊!

眼看着刘氏坐在地上要撒泼,叶然便踱步走进院子里带着戏谑的声音打断了刘氏的哭闹:“家里好生热闹,出什么事了?”

一见到叶然,刘氏忍不住心虚地咽了下口水,说来也怪,她竟然一点都不怕夏玉莲,反而是怕这个十五岁的小丫头。

叶然看了眼坐在地上的刘氏,颇为诧异的道:“刘姨?你不是在陈掌柜家里做工吗?怎么来我家了?”

刘氏见叶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事,心中顿时松了口气:“我听说绣莲坊缺绣娘,想着回来帮帮忙。”

“这是好事啊,娘怎么不让刘姨进去说呢?”叶然似有责怪地扫了眼夏玉莲,伸手扶起刘氏:“刘姨愿意无偿来帮忙,我们自然要扫榻相迎才是。”

闻言,夏玉莲顿时明白叶然的意思,低头配合。

“然说的对,既然是来帮忙的,那刘姐快进来吧。”夏玉莲说着,便要迎她进屋一般。

刘氏顿时脸色骤变,下意识的挣脱开叶然的手:“我可不是来白白做工的!”

“刘姨刚刚说是来帮忙的,难道还要工钱?”叶然诧异地看着刘氏,眼底闪烁着不敢置信的情绪,令刘氏老脸一红。

叶然忽然话锋一转:“不过刘姨来做工,不给工钱的确说不过去,那就按照市价吧,两文一张帕子。”

“什么?才两文?!”刘氏震惊地看着叶然:“我在陈掌柜那里可是六文!”

叶然淡淡地扫了眼刘氏,唇角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那刘姨可以继续去陈掌柜那里,我绣莲坊这段时日没有刘姨做活,生意也是蒸蒸日上。”

言下之意,便是刘氏可有可无。

叶然自然能猜到刘氏等人会回来,若是正常来说软话,她自然会看在乡里乡亲的面上,重新给予四文工钱。

可是刘氏却来欺负她娘,明明绣活不好,却想要赚的更多,真当他们母女好欺负?

“之前不还是四文吗?”刘氏心不甘情不愿的说着,没有六文,四文也好啊!也比在陈掌柜那做不下去了强,她家里可是都等着她的手艺赚钱呢……

叶然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双手环胸,眼底满是嘲讽道:“凭你的手艺,也就值两文钱,爱干不干,不乐意,刘姨就别在这耽误其他人做活了!”

“你!”刘氏被叶然一番话,怼的脸色骤然惨白。

叶然的目光却已经越过刘氏,看向她身后的几人,唇角微勾:“几位婶子,之前我娘待你们不薄,是你们离开了绣莲坊要去讨好陈掌柜,我娘能够不计前嫌接纳你们,就已经不错了,但是工钱……以后会实事求是,有多少能力,赚多少钱。”

这话,狠狠的甩给刘氏,打的几个人脸都挂不住了。

“如果你们也想回绣莲坊的话,同样是每张帕子两文,当然,日后如果绣活真的跟上了,还是不会亏待你们的。”这已经算是对这些相亲的法外开恩了,她不是夏玉莲,不会那么善良的任人宰割。

一番话说的几个人脸色惨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懒得再浪费时间,叶然走向夏玉莲,回头对刘氏几人道:“若是几位婶婶考虑好了,随时来我家找我。”说罢,叶然伸手扶住夏玉莲,转身回屋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