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自作自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少和我装蒜!真没想到你家叶然会有这样毒的心思,连乡里乡亲都能下得去手!”见到夏玉莲一脸迷茫,王氏就气不打一处来!

见她这么无礼,夏玉莲脸色顿时冷了几分:“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家叶然怎么会给人下毒?”这些人说她几句无所谓,但是说她女儿,就是不行!

“不信?”王氏怒火中烧的伸手拉过李三庄:“你看看我家三庄的脸,都变成什么样子了!”

看着肿成猪头的李三庄,夏玉莲疑惑更甚:“他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好意思问,不就是几只野鸡吗,我家三庄为了给我补身体,拿了几只回来,你们家叶然也至于在陷阱里下毒?”王氏掐腰怒视夏玉莲,挺着肚子,一幅理直气壮的样子,竟然把偷东西都说的这么顺理成章!

走出来的叶然听到,不禁冷笑一声:“王姐说话还真是会搬弄是非呢。”

虽然王氏已经二十多岁了,但是她是王婶的外甥女,论辈分,和她是一个辈的,叫一声王姐也不为过,可是王氏却怎么听怎么别扭。

“你个小丫头片子,你说谁搬弄是非?”指着叶然大骂,王氏的声音引得不少邻舍走了出来。

却知道王氏现在大着肚子,平日又嚣张跋扈不好惹,都只远远的看热闹。

“王氏又找叶家母女麻烦啦……”

“是啊……叶家母女真是太惨了……”

回想同村这几年,王氏总是欺负夏玉莲母女,村民们就替叶家母女捏把汗。

此时叶然却一点都不怕王氏,冷然斜睨了她一眼道:“前几天我就发现我的陷阱里总是丢猎物,所以在里面下了些药粉,刚才王姐这么说来,难道李姨夫就是偷我猎物的贼?”

王氏顿时语塞,她竟然忘记了这茬,虽然她刚刚美其名曰是拿,但是如果李三庄偷东西被村里人知道了,那可是会被唾沫淹死的!

想着,王氏立刻狡辩:“你别血口喷人,我家三庄只是去陷阱捡野鸡,谁知道那里新出的陷阱是谁家的?”王氏连忙开口解释。

叶然冷冷地勾起唇角:“既然不知道是谁家的,那王姐怎么会找上门来,断定是我下毒?”

“你!”王氏脸色骤变,一时找不到可以解释的话。

“况且,王姐家最近几天,日日炖野味,而李姨夫却不见上山,我倒是很好奇,王姐家里的野味哪来的?”叶然好奇地看着王氏,眼神咄咄逼人。

让村里人不由得交头接耳起来。

“李三庄竟然偷东西啊。”

“真是过分,偷东西还来找人家麻烦……”

“简直没有王法了……”

李三庄听着议论声,脸色瞬间惨白,也不敢叫疼了,偷偷伸手拉着王氏的手:“娘子,我们还是回去吧,反正我这伤除了痒点也没别的事。”

自知理亏,王氏就算还想找麻烦,可是人言可畏。

只能狠狠地瞪了叶然一眼,打算日后再找他们算账。

看着两人杨邹,叶然忽然扬声,怡然自得的道:“这种药粉,若是没有解药的话,李姨夫恐怕要一直痒下去喽。”

王氏听罢,顿时面色惨白,立刻瞪向叶然:“你说什么?这个药粉还需要解药?”

叶然挑眉,勾唇一笑,“当然,为了对付这可恶的偷鸡贼,我可是亲自调配的药粉,解药也只有我有。”

为的,就是让他们自投罗网,想要和她斗,王氏夫妇还嫩了点!

“叶然,我怎么没看出来,你竟然有这样狠毒的心思?”没想到一个小丫头片子,竟然这么狠毒,王氏真是要气死了。

“我怎么了?”叶然疑惑地看着王氏,将无辜的模样演绎的淋漓尽致。

见到叶然这个模样,王氏更是怒火中烧:“三庄不过是拿了你陷阱的几只鸡,你居然就在陷阱里下这么毒的药?!”

叶然看着王氏竟然不知悔改的继续狡辩,不禁有些失去耐性,冷冷的抨击:“我第一次见到别人把偷东西说的理直气壮。”

“是啊,是啊,简直太不要脸了……”

“真是给海棠村丢人啊……”

村民们纷纷指指点点,王氏脸色挂不住,可是事到如今,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挺肚子,干脆放横:“反正鸡也吃了,你想要也没有了,识相的,现在快点把解药给我!”

回想她家男人昨晚可是痒痒了一晚上,害得她也一夜无眠,她就气的不行。

看到王氏竟然敢和她来这招,叶然索性如法炮制:“那对不住了,解药也让我吃了,没有了!”

叶然眸光冷幽,想起王氏前生可没少让他们母女受气,这次她非要连本带利讨回来不可。

闻言,王氏差点气到失去理智:“叶然!你好狠的心啊!”

一旁的李三庄也痒痒的不行,跟着附和:“叶然!都是邻舍!你怎么能对我?”

看着这对夫妻还不知错,叶然有些怒了。

“我狠?你偷我还要怪我狠?”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见叶然周身怀绕着骇人的气势,王氏吓得冷汗直冒,心中有怒火也不敢发。

李三庄见叶然油盐不进,只能狠狠地咬了咬牙:“叶然,你怎么样才肯原谅我?”

他真的痒痒的受不了了,只要叶然肯交出解药,他什么都愿意做。

见终于有个明白事理的,叶然头淡淡地应了一句:“猎物或是银子,总要赔偿我吧?”

李三庄顿时心一横道:“好,我还你猎物!你给我解药!”

说着,李三庄便拉着王氏连忙回到家里,顾不得换衣服就进山了。

村民们也都散场了,叶然拉着夏玉莲回了屋子,却是一脸笑容。

活该王氏嘴馋,让李三庄偷东西!这回看他们下回还敢不敢了!

夏玉莲却不尽不禁有些担忧,看着叶然反问道:“然啊,李三庄真的不会出事吧?”

安抚地拍了拍夏玉莲的手,叶然轻笑一声:“不会的,那痒痒粉过了七日,就算是不吃药也没事。”

只是很少有人能挺过去就是了,蚀骨钻心的痒,饶是她都需要强大的忍耐力!而且挺过七天的话,人也废了,几乎全身都会被挠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