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看铺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现在是刚刚初秋,山里便没有多少三七了,看来是时间差不多了。

闻言,牛兴旺眉头紧皱:“那这两个月怎么办?若是没得卖,估计我就要天天在家里守着了。”

要知道他现在可是连门都出不去啊!

叶然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看来种三七有些来不及啊……

可是她现在想去上山采药,夏玉莲肯定不会同意的!

“这样吧,三七这边我会想办法的,牛掌柜也不要过于着急。”叶然只得开口劝慰道。

牛兴旺无奈地点点头,现在也只能等叶然想办法了。

将银钱结算清楚后,牛兴旺将药材交给小厮,转头看向叶然:“今日正巧有时间,要不要去看看铺子?若是满意便直接定下来。”

“当然好。”叶然就是为了看铺子的,没想到牛兴旺先提了出来,毫不犹豫地点点头。

见状,牛兴旺爽朗一笑,带着叶然前往他之前代为看好的几个铺子。

牛兴旺预留的,有三间铺子,一个在镇中,因为位置好,所以铺子价位肯定是高一些,叶然没有考虑。

第二间便宜一些,但是庭院不够宽敞,叶然总觉的有些不舒服。

“牛掌柜,这两间铺子,我都不是特别满意,第三间可比这两间好?”牛掌柜在镇上这么多年,可是有不少人脉,不可能只找到这几间铺子吧……

“当然有一间好的,不过我还是让叶掌柜看看其他的,对比一下。”虽然叶然只有十五岁,但是他对这小女娃可从来不敢怠慢,知道她挑剔,定是要都带她看看的。

“那还等什么,直接去吧。”叶然对最后一间铺子,满心期待。

牛掌柜听罢,立刻笑着引路。

铺子的位置在集市尾端,门面倒是很好认,而且店内的地方看上去也很宽敞。

叶然进门后,便一直在点头:“这间果然不错。”

作为绣坊来讲,出了前堂柜台,还要有宽敞的后院,这间铺子,后院有很大的院落和厢房,绣莲坊的绣娘,以后就可以来这里刺绣,也可以方便从镇上招人,简直一举两得。

细细看过之后,叶然满意地点点头,也不多说,直接问道:“这间铺子多少银子?”

有了第一家做比较,叶然觉得这里搞不好比那里还要贵。

牛掌柜却得意一笑,左手比了个三,右手比了个五道:“不多不少,卖三十五两。”

三十五两?!

叶然诧异地看向牛兴旺,这个价格有点太过于实惠了吧?

况且这里是集市街道,就算是尾房,也可以卖的更高才对啊!

牛兴旺神秘一笑:“其实这个就是叶小姐自己结下的善缘了。”

“我?”叶然疑惑地指了指自己,不明白牛掌柜的话

牛兴旺点了点头,带着叶然走在铺子里道:“这家店铺的掌柜患有咳血症,那日服用了三七止血散后,情况就开始陆续好转,现在已经完全不咳血了。”

“原来如此。”叶然没有想到,救人一命,还有如此善报。

“我帮叶掌柜找铺子的时候,就顺便问了他一声,他就直接报了最低价,三十五两,可以说,镇上,几乎是从来没有这个价格的。”

这叶然还真是好命,连他都羡慕着呢。

“既然是这样,那牛掌柜带我谢过这位东家吧。”知道镇上的价格,三十五两买这么大一个铺子,一点都不贵,牛兴旺这次真是帮了她大忙了。

“呵呵,那是自然。叶掌柜满意就好。”

“当然满意。”说着,从大方的荷包里拿出四十两银子,递给了牛兴旺,请求道:“这些钱,三十十五两给房东,另外五两,我想着重新修缮一下店铺,而我住的太远,不能时时过来……这件事只能再拜托给牛掌柜了……”

牛兴旺没想到这小丫头这么信任她,自然是乐意帮忙。

“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帮叶掌柜安排的妥妥当当的,以后,我店的三七粉,可就仰仗你了。”牛兴旺毕竟是生意人,自然是以利益为先。

叶然也不在乎,感激的颔首作揖:“多谢牛掌柜这样尽心帮我,日后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也自当尽心竭力。”

“好。”牛兴旺眼前一亮,看来想让三七散成为牛家药铺的专属品,也不是不可能了!

交代好全部事宜后,叶然掂了掂已经瘪瘪的荷包,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几日的银子就这样没了,不过至少店铺的事情解决了!

满足地点点头,叶然转身朝着刘囡子的方向走去。

回到集市上时,刘囡子刚好将最后一条帕子卖出。

见状,叶然秀眉微挑,现在卖货的速度倒是越来越快了。

“叶然!你回来啦。”刘囡子兴奋地朝叶然招了招手。

简单帮着刘囡子收拾了下板车,叶然便带着刘囡子一同去买布料。

将车停靠在康强布庄门前,叶然缓缓进入布庄挑选布料。

“掌柜的,给我装几匹最新花色的缎布。”叶然伸手摸了摸布料,满意地点点头。

谁知一直爽快的李掌柜竟然没回答她,叶然不禁有些疑惑:“李掌柜?”

良久后,李掌柜狠狠地咬了咬牙,扯回叶然手里的布料:“对不起,康强布庄没有叶掌柜想要的料子,还是另寻他处吧。”

“李掌柜这是何意?”叶然秀眉紧皱,她一直在这里订货,怎么今日却不肯卖?

李掌柜面露难色,趁着众人不注意时,在叶然耳边悄声说道:“不是我不卖,是我不敢卖!”

说罢,李掌柜连连摆手:“行了行了,说是没有就没有,你快点走吧。”

不敢卖?

看着已经去招呼别人的李掌柜,叶然若有所思地转身离开。

应当是有人威胁了李掌柜,可是谁有这么大能耐?能威胁布庄老板?

踱步走出布庄,叶然总觉的事情不简单,只能带着刘囡子分别去了几家布庄买布匹,不过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连续走了好几家,竟然都不卖给他们!

刘囡子焦急地看着叶然:“怎么办啊?若是都不卖布料给我们的话,我们日后还怎么做帕子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