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七十五章 老天从不厚爱任何人

我的书架

第七十五章 老天从不厚爱任何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叶然却并不在乎,如果后续他自己查到,只会更加怀疑她,还不如自己告诉他好。

率先再度迈开步伐,叶然冷声道:“我父亲当年考上了状元,但是为了前途,娶了大学士的女儿做了正室,就抛弃了我和我娘。”

她的声音极为沉稳,似乎没有哀愁,却让南宫辰莫名有些替她心疼。

“竟然考取了功名,就抛妻弃子,这样的人,还有什么资格做官。”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人,等他回了京城,一定会查一查,这个人是谁。

“呵呵,我也不怪他,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吧。”望向远方,叶然的眼底不符合年纪的成熟。

南宫辰忍不住安慰她:“还好,老天厚爱你们,让你们现在过的也不错。”

冷然一笑,叶然回头看了他一眼:“你错了,老天从来不会厚爱任何人。”

如果老天有眼,她前生付出那么多,就不会失去了亲人,又失去了朋友,甚至到最后,落得跳崖的下场。

“我和我娘,之前每个月都只靠着我父亲送来的碎银子度日,根本食不饱穿不暖,我的束脩费,吃用,都是我娘每个月绣帕子赚来的,甚至还得了眼疾……”

回想前世夏玉莲所吃的苦,最后凄凄惨惨的死在乡下,她就忍不住痛恨叶青。

南宫辰颇为惊讶,没想到叶然和夏玉莲曾经过着那样的生活。

“现在你看到的一切,都是我们过去的这几个月努力得来的,而且,来之不易。”眸色深沉,叶然一步步带他走出了村子,远远的已经能看到小河了。

南宫辰跟着她的步子,看着她瘦弱的身影,心里终于明白,为什么她会的东西这么多了,都是为了生存。

一个女孩子,要跟着忙碌家里的生意,还要上山采药,到底要有多大的信念,才能支撑起这一切。

信步随着她来到了小河边,叶然指了指远处的一块石头:“你就去那里洗澡吧,记得伤口不要碰水。”

南宫辰点点头,转身要走,叶然却叫住了他:“等等,这是给你的。”

回头看去,才发现她手里竟然拿着一套新衣,虽然是绸布的,但是在这乡下,已经是很好的布料了。

“这是我的?”来了三日,还不知道叶然给他做了套新衣。

“嗯,前两日让娘在镇上找裁缝做的,今晚,她刚拿回来。”说着,塞给了南宫辰,叶然便转身走了。

“我去上面洗澡,你洗好了,就在这里等我便是。”她也有几日没净身了,这几天天天跟着在地里忙活,也是满身不舒服。

“好。”拿着新衣点点头,南宫辰听话的去往石头边,没想到叶然也要来洗澡。

他还是第一次在乡下,和一个姑娘家,同一条河里洗澡,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转身去了石头那,脱了衣服洗澡,进了冷水里,只觉得一阵凉爽,单手虽然不便,不过,还是全身都舒爽了很多。

换好了衣服,他就坐在石头上,等待着叶然回来,怎料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也没见到人影。

“女人真是够慢的。”嘟囔着,南宫辰起身,朝着上游走去:“叶然?你在吗?”

听到南宫辰的声音,叶然不禁嗓子提到了嗓子口:“我在!你不要过来!”

这个家伙!干嘛找过来啊!

“我,我不过去……只是确认一下你的安全。”穷乡僻壤,四周漆黑,一个女孩子家始终不安全的……

“我好着呢!马上就好了!”真是没想到南宫辰洗的这么快,叶然擦好了皂角,赶忙净了身,要上岸。

却忽然间,感觉双腿间游过一条水蛇!

“天啊!水蛇!!”下意识的惊呼!叶然整个人噗通一声,竟然摔进了水里!

“叶然!”听到她的惊呼,南宫辰顾不得其他,一个提气,便落在了水边!

“咳咳!”叶然慌乱的要从水里站起来,却呛了口水!

南宫辰再顾不得其他!健步冲进了河水之中,一手将她捞了起来:“你没事吧!”

“咳咳咳……”叶然还在拼命的咳嗽,却忽然意识到,被他单手揽入了怀中!

她的身上,还什么都没穿呢!

“啊!!你个登徒子!!”上次袭胸!这次竟然敢抱她!南宫辰真的太过分了!

“我!我没有!”南宫辰这才看见她胸前的春光,顿时闭上了眼睛!

但是叶然已经气疯了,用力推了他一把!他整个人直接摔坐进水里!

“你混蛋!”而后快速冲向河边,罩上了衣服。

浑身湿透,南宫辰却彻底傻了眼,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然边穿衣服边跑,把他一个人丢在了河边……

匆匆回到家,叶然脸红的如同云霞,夏玉莲看到只有叶然一个人回来,忍不住问道:“辰儿哪去了?怎么就你自己回来了?”

但是看到叶然通红的脸,夏玉莲意识道不对劲了:“然,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我没事,娘,他等下就回来了。”慌乱的掩饰着心慌,叶然快速进了自己的内屋。

夏玉莲满头雾水的看着关上的屋门,果然没多一会儿南宫辰也回来了,但是身上的新衣竟然湿透了,忍不住惊呼:“哎呀,辰儿,你怎么把衣服打湿了?”

南宫辰狼狈的看了眼夏玉莲,也不敢多说,只能道:“夏姨,能帮我拿条毛巾吗……”

“好好。”夏玉莲慌忙去拿毛巾递给了南宫辰,猜测着他可能是落水了……

不过他擦好了脸,什么都没说,便脱了衣服下榻了。

脑海里却满是月光下,叶然的娇躯,让他莫名心慌意乱。

该死,难道以后,他要为叶然负责了吗?

否则,她一个女儿家,要怎么嫁出去……

一夜,噩梦缠身,南宫辰一整晚都没睡好。

“然?你起来了吗?”

清晨,被夏玉莲的声音吵醒,南宫辰才悠悠醒来。

“然走了?”夏玉莲从内屋拿出了一张字条,满眸疑惑。

这是怎么了,叶然今天怎么自己去铺子里了?这是要把南宫辰留给她照顾?

“夏姨,怎么了?”穿上外袍,南宫辰疑惑的下了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