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一百一十章 病中旖旎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章 病中旖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记得叶然之前说过,她的父亲为了当官,抛弃了她们母子,娶了大学士的女儿,当时也没有细想,但是现在回忆起来,左丞的夫人不正是大学士的嫡女?

这样说起来,叶然竟然是左丞的女儿……

想起叶然说着身世的模样,南宫辰心中竟然有一丝抽痛。

“叶然……”南宫辰正想说些什么,马车猛地一震,原本靠在窗边发呆的叶然顺势跌倒在地。

见状,南宫辰下意识出手,在叶然的脑袋和车厢来个亲密接触之前,接住了叶然。

手指触及到叶然的肌肤,南宫辰忽然意识到不对,好烫!

低眸看去,只见叶然双眸紧闭,白皙的脸颊已经通红。

此时正在荒郊野岭中,哪里有药给叶然?

但是烧成这样,不尽快处理会死人的!

南宫辰只好先将叶然放在椅子上,拿出绢帕帮叶然擦额头上的细汗。

叶然秀眉紧皱,似是在做噩梦,额头冷汗不断。

“冷……”

一丝呓语从叶然干涩的唇中吐出,南宫辰剑眉微皱,褪去外套披在叶然身上。

叶然却犹嫌不够,抱着双臂不停地瑟缩着。

看着叶然惨白的脸颊,南宫辰直接伸手抱住叶然,滚烫的温度像是抱着热炉,南宫辰险些将叶然丢出去。

感觉到身后的温暖,叶然不停地朝身后蹭着,摄取一丝温暖。

佳人在怀中磨蹭,南宫辰身体很自然地起了某些反应,恼火地瞪了眼叶然,这个女人就不能老实点?

“水……”

叶然无意识舔了舔唇瓣,小巧的舌尖令南宫辰一阵口干舌燥。

随即甩了甩头,南宫辰无视掉心里的异样,找出水袋,小心翼翼地喂着水。

昏迷中的叶然没有喝水的意识,倒进去的水几乎全数洒了出来。

南宫辰剑眉紧皱,见叶然也不喊渴,便将水袋放在一旁,继续拿绢帕帮她擦汗。

不消片刻,叶然再次唤渴,南宫辰拿水袋喂水,还是喂不进去。

“水……我要水……”

叶然不停地唤着水,南宫辰脑中忽然想起之前叶然给他喂药的办法,脸颊微红。

虽然有些不耻,但是此刻貌似只有这个办法了!

看着叶然苍白干涩的唇,南宫辰仰头灌了口水,低头吻住叶然的红唇。

丝丝水流进入叶然的口中,叶然无意识地吸吮起来。

感觉到柔软的触感,南宫辰登时像是触电般浑身一震,久久没有回过神。

半晌,最后一滴水也进了叶然的肚子,叶然便躲开了南宫辰的唇,继续唤着要水。

南宫辰有些错愕的看着叶然,他这是被嫌弃了?

原本想将叶然扔在这里不管,可是念及她是个病人,南宫辰暗暗咬牙,他忍了!

再次倒了口水,南宫辰故技重施,吻住叶然的唇。

只是这次不待叶然反应,南宫辰直接找到叶然的香舌,引领她与他纠缠。

他想知道,刚刚的感觉是不是错觉。

不过事实证明,再次触及叶然的红唇,还是会有种被电击般的感觉。

南宫辰有些迷失在吻里,缠着叶然不肯放手。

但是叶然却因为窒息而被动地推拒着南宫辰。

不满叶然的反抗,南宫辰伸手按住叶然的双手,继续吻着。

半晌,叶然软软地瘫在他怀里,南宫辰终于发觉不对,连忙松开叶然的唇。

叶然下意识喘息着,胸腔隐隐传来闷涨的感觉,令叶然恢复了些意识。

缓缓睁开双眸,叶然疑惑的看着南宫辰:“我……”

嗓子干涩难受,令叶然皱了皱眉:“我这是怎么了?”

没想到叶然会转醒,南宫辰眼底迅速滑过一抹尴尬:“你得了温热。”

“是你在照顾我?”叶然伸手拿下额头上的绢帕,是冷的帕子。

面对叶然黝黑的眸,南宫辰心里发虚,故作镇定地点点头:“当然,不是我还会是谁?”

“谢谢……我包袱里有薄荷叶,你用水浸泡,浸湿帕子给我敷额便好。”叶然有气无力地说着。

她没想到会得温热,所以也没有带其他药物,薄荷叶原本也是给南宫辰准备的,此时用来再好不过。

南宫辰接过绢帕,微微点了点头,转过头寻找叶然说的薄荷叶。

“是不是这个?”拿出几片叶子,南宫辰转头询问叶然,却看到叶然再次昏睡过去。

看着叶然微肿的唇瓣,南宫辰下意识摸了下唇瓣。

人生中第一次接吻的感觉……貌似还不错!

南宫辰唇角微扬,按照叶然的说法,浸湿帕子敷在她的额头上。

好在后面叶然没有闹热或者是喊渴,一夜就这样相安无事的过去了。

再次睁眼时,天色已然大亮。

“醒了?”

耳边传来南宫辰的声音,叶然顺着声音转过头,点了点头。

见叶然支着椅子想要坐起来,南宫辰上前扶了她一把:“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了,谢谢你照顾我。”叶然感激地笑笑,靠坐在车厢上。

提起照顾,南宫辰便莫名有些心虚,希望昨夜的事情不会被叶然发现。

注意到南宫辰的失神,叶然眼底闪过一抹疑惑:“怎么了?”

不会是她昏睡的时候做了什么吧?

“没什么。”南宫辰微微摇头。

没有多想,叶然伸手掀开窗帘,看着窗外的景色,眼前一亮:“让车夫停车!”

南宫辰虽有疑惑,却还是照做了。

“你要做什么?”见叶然要起身,南宫辰上前搀扶。

“我见外面有湖泊,我想洗洗身子。”许是流了一夜汗的缘故,身上满是汗臭味。

闻言,南宫辰剑眉微皱:“你温热刚刚好,洗冷水怕是不好。”

“没关系的,温热大概是和昨日的软筋散有关系。”叶然清楚她这几日没有受凉,所以很肯定不会有事。

见叶然执意要去,南宫辰也只好从了她,扶着她来到湖边。

“那你洗吧,有事随时叫我。”南宫辰将衣服放在岸边,转身离去。

叶然看着南宫辰的背影,脸颊微红,褪去衣物钻进湖泊中。

丝丝凉意传进体内,赶走了残余的温热,竟然还有些舒爽。

伸手拍打着水花,叶然忽然想起初次与南宫辰去洗澡时,被他看光的场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