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辞退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一章 辞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许是被叶然的气势镇住,张氏梗着脖子不敢说话。

“至于免费礼品不给你们的事情,你可知我准备给你们的东西,远比这些东西好上百倍?”叶然不屑的看着张氏:“不过现在跟你没有关系了,因为你以后都不用来绣莲阁了,我这里庙小,装不下你这尊大佛!”

张氏没想到叶然真的会不要她,顿时慌了:“你、你不怕我把绣法泄露出去吗?”

“随你,若是你能教会别人也不错。”叶然随手拿起绣娘绣的手帕:“其实这不过是个半成品,真正的成品是这种。”

叶然将成品递到众人面前:“我娘和月姨每晚都会将你们的半成品制成成品,所以我不怕泄露,因为你们都不知道海棠村绣帕的精髓在哪里。”

此时,众绣娘才真的对叶然心服口服,没想到她竟然能够在招人的同时,给自己留后手!

“你们也无需觉得心里不平衡,因为教会徒弟饿死师傅,面前就有个活教材!”叶然淡淡地扫了张氏一眼,眼底满是嘲讽。

随即转头看向杨月:“月姨,去柜台里把那几个锦袋都拿出来,给各位绣娘一人一个吧。”

闻言,杨月连忙照办,但是发完之后还剩下两个,杨月疑惑的看向叶然。

叶然伸手接过一个锦袋:“那个是你的,这个原本是给张氏的,现在应该也不需要了。”

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张氏,此刻她怕是肠子都悔青了吧?

“若是你们没有其他的事情,那便早些回去休息吧。”叶然有些疲惫地挥了挥手,这段日子一直忙碌,都没有时间好好休息。

绣娘们各自拿着东西离开了绣莲阁。

杨月则是回到椅子上继续处理着账本,夏玉莲起身去后院整理绣帕。

叶然不耐地看向张氏:“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如果没有就走吧。”

“少东家,我知道错了,你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张氏哭嚎不休,上前紧紧地抱住叶然的大腿。

见状,叶然想要扯回腿,却又怕误伤了张氏,只好任由她抱着。

“你就算是耍赖也没有用,我不会再用你了。”说罢,叶然努力地想要扯回腿,可是却动不了。

张氏死死地抱着叶然大腿:“你就原谅我这次吧,我保证日后会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做事,少东家,我家里真的困难啊!”

“放手!”叶然隐隐有些怒意,她是绝对的不会再用张氏这种人的!

她说家里不好,跟绣莲阁提出各种要求,每日早走,偷懒,她都忍了,只是这次竟然敢威胁她,她最恨的就是别人威胁她!

见情况不对,杨月连忙出来劝说:“少东家息怒,张氏你快走吧,别惹的少东家不高兴了。”

“你给我滚开!”张氏直接推开杨月,将毫无防备的杨月推倒在地。

“月姨,没事吧?”叶然猛然用力挣脱开张氏的手,上前扶起杨月。

杨月微微摇头:“我没事,只是她这……”

看着哭闹不止的张氏,杨月也不想继续管她了。

叶然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月姨,让吴叔进来把她赶出去!”

虽说她随时可以将张氏踢出去,但是让夏玉莲等人发现她会武功不好,所以只能这样。

杨月点了点头,转身出去将吴海叫进来。

听说了事情后,吴海没有迟疑,直接将张氏拖着出去。

张氏不停地挣扎着:“你放开我!你这样没有善心,你会遭到报应的!我诅咒你很快就关门,诅咒你一辈子都老死闺中!啊!”

声音愈来愈远,叶然无奈的叹了口气,倒了杯茶慢慢喝着。

夏玉莲听到声音从后堂出来,见叶然似乎心情不好,转头询问杨月。

杨月轻声解释了刚刚的事情,夏玉莲秀眉紧皱,这张氏还真是没良心!

“然啊,你也别烦了,为这种人不值得。”夏玉莲上前劝说,不希望叶然过于伤神。

闻言,叶然笑着摇了摇头:“我是在想其他的事情,娘你不用担心我。”

她怎么可能会为了这种人烦心?

叶然只是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些天一直在筹备绣莲阁的开张。

可是不同于上清镇,她开张的当天,各大布庄就纷纷来看看情况。

相比之下,开元县的其他布庄都太过于淡定,到底是还不知道绣莲阁的消息,还是有其他打算?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开张是顺利的。

想着,叶然又跟着夏玉莲去忙碌了,根本不知道她赶走了张氏的消息,已经被沈家染坊的小厮,快速带回府里了……

与此同时,开元县北街的沈家大宅内。

沈家等人都在大厅,每个人的表情都各有不同。

“大哥,今日听说,县里新开了一家绣莲阁?”沈家二房的沈瑜询问着沈家家主沈元。

沈元点点头道:“对,今日召你们来,就是为了这件事。”说着,便让管家把早上托人去买的帕子,送到了几人手中。

原本并不在意的几人,结果帕子和香包等绣品,顿时愣了愣。

“这些帕子,可真够精美的。”

“不是说,这绣莲阁是从上清镇搬来的乡土绣坊吗?怎么会绣工这么精良?”

沈元摇头道:“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吧,上清镇近些年最为闻名的,莫过于海棠村的绣品,这两月听说海棠村有人成立了绣坊,而且还在镇里开了铺子,卖的,就是这精良的海棠村绣品。”

“海棠村?”沈瑜略微惊讶,虽然没有去过上清镇几次,但是前些日子,可是听说县令夫人和不少员外夫人,都买了海棠村的帕子。

“是啊,他们的绣品精良,不输给沈家,甚至才两个月时间,就从镇里将店铺开到了县城来,这次恐怕是来势汹汹啊。”沈元打开折扇,一脸担忧的看着众人。

“呵呵,这有什么的。”一旁的沈从文听不下去了,觉得父亲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我们沈家染坊,已经在县城经商十多年,还怕一个新晋的小绣坊不成?”

“这绣莲阁,我们也有所耳闻,不知大哥可有何良策?”沈瑜看了眼沈从文,觉得他太过轻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