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若是辰儿在的话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四章 若是辰儿在的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夏玉莲休息片刻便出来了,得知叶然刚刚的事情,不禁有些担忧:“然啊,你这样会不会惹上麻烦?若是那个沈公子强行将你带回去怎么办?”

“不会的,娘你放心吧。”叶然伸手拍了拍夏玉莲的手,那个沈从文若是聪明就不会对她动手,因为之前已经挨过打了!

夏玉莲却不知道叶然会功夫的事情,眼底满是担忧:“若是辰儿在的话,此刻我也不必这样担心你了。”

提起南宫辰,叶然动作微僵,随即很快恢复正常。

注意到叶然的异样,夏玉莲面上闪过一抹歉意:“然啊,娘不是故意的,你别难过。”

“没事,娘别担心我,我先去后面看看织布,有事随时叫我。”叶然牵强地扯了扯唇角,转身回到后堂。

看着叶然的背影,夏玉莲眼底闪过一抹心疼,明明叶然才十五,却要承担这么多……

叶然回到后堂,坐在院中的椅子上,拿出怀里的白玉簪,眼底闪过一抹思念。

南宫辰,你在京城过得怎么样?在等我一段时间,我就要来找你了!

收起白玉簪,叶然靠在墙上望着天空失神。

另一边,沈从文怒气冲冲的回到沈家,狠狠地拍着桌子。

“这个女人竟然敢当众给我难堪?真的没把我沈家放在眼里吗?!”沈从文气恼地拿起茶杯,想喝却又喝不下,终是狠狠地摔在地上。

啪!

茶杯碎裂的声音传来,门外的沈雅欣被吓了一跳,随即无奈地摇了摇头:“哥,你这样在家里发脾气也没有用啊。”

闻言,沈从文扫了眼沈雅欣,坐在椅子上没有理会。

沈雅欣唇角微勾,缓步来到沈从文面前:“哥,让我猜猜你见到谁了?该不会,是那日在酒楼见到的小姐吧?”

“你怎么知道?”沈从文惊愕的看着沈雅欣,随后看了眼她身后的小厮,立刻明了:“你又派人跟着我。”

“呵呵,我好奇嘛,能让大伯这么在意的绣莲阁到底是什么人开的,真是没想到,竟然是那个丫头。”一想到叶然的美貌,沈雅欣就说不出的嫉妒:“听说,她叫叶然,原本只是个海棠村的村姑。”

说到叶然的身份,沈雅欣不由得有些鄙夷:“哥,你确定你要纳这样一个村姑进沈家?”

在她看来,就算是做妾,叶然也不够格。

“呵呵,你看她那样子,是一个普通的村姑吗?光说长相,就比县城这些千金小姐强的多。”否则他那日怎么会一眼就相中了她?

见哥哥这么高看她,沈雅欣不由得有些嫉妒的撇撇嘴。

“我知道你喜欢那个叶然,也不至于这么高看她吧。”就算长得好看些,也不过是个农村女人,有什么好的。

“这你就别管了,反正,我一定要收她做我的八房!”一想到今天她做的一切,沈从文就恨的牙痒痒。

“呵呵,看来她是没答应你?”事情已经从小厮口里听了个大概,沈雅欣不禁低声道:“既然她不答应,那就想办法让她不得不答应。”

疑惑的看着沈雅欣,沈从文剑眉微皱:“你可是有了什么好办法?”

“我的人刚才打听了下,绣莲阁最近囤货不足,每晚都会有马车给上清镇的铺子送布,你说这绣坊日日丢布料的话,店铺还能开下去吗?”沈雅欣也不直说,将谜底留给沈从文去思考。

沈从文瞬间明白沈雅欣的意思:“你要我劫取货品,然后和叶然讲条件?”

“没错,到时她不同意的话,我们就将货品照单全收,一样不会吃亏!”沈雅欣洋洋得意的看着沈从文。

沈从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的确是个好办法:“妹妹,我第一次发现你的脑袋也很聪明啊!”

“我一直都很聪明,不过你现在也别恭维我,具体成不成还是你的事情。”沈雅欣随意撩起秀发:“只不过哥哥日后抱得美人归,可要记得给妹妹些好处。”

沈从文疑惑的看着沈雅欣:“你想要什么?”

“人人都传当今陛下身体抱恙,那么日后新皇登基肯定会选妃,我要去当秀女!”沈雅欣眼底闪烁着笃定,她才不要随意找个人家嫁了,富有又能怎样?有妃子风光吗?

没想到沈雅欣会有这样的想法,沈从文诧异的看着沈雅欣:“你可知我们是商户?就连京城的商户都没有几家能够参选的!”

“这就是哥哥和父亲的事情了,随意把我安排成谁家的义女也好,顶了旁人的名额也罢,我肯定是要当妃子的!”沈雅欣淡淡地扫了眼沈从文:“难道哥哥不想要叶然吗?这个交换我觉得很合适才对。”

沈从文若有所思地低下头,能够将沈雅欣送去宫里的话,他们自然是愿意的,毕竟谁都想和皇宫沾亲!

“好,我答应你,但是你要帮我娶到叶然,否则免谈!”沈从文咬了咬牙,答应了沈雅欣的条件。

“成交!”沈雅欣微微点头,得意地勾起唇角。

日落西垂,叶然关上了绣莲阁的大门。

“掌柜的,今日净赚八十两纹银。”杨月计算好账目,将账本递了过去。

叶然接过账本,大致扫了眼:“做的不错,辛苦了。”

“今日要运送的五匹上好的布料,我已经让老吴送去了。”说着,杨月忽然有些疑惑:“掌柜的,您今日那样得罪沈家人,真的不会有事吗?”

闻言,叶然合上账本,倒了杯茶水递给杨月:“月姨,你觉得今日我给沈家颜面,沈家会放过绣莲阁这块肥肉吗?”

“这……”杨月语塞,沈家肯定不会放过的!

“既然他们不会放过我,那我给不给面子又能怎么样?”与其担惊受怕,不如直面相对,哪怕输了也是有骨气的输!

杨月朝叶然微施一礼:“掌柜的深思熟虑,是我想的过于浅薄了。”

“月姨无需如此,既然日后我选择带你离开上清镇,就说明我把你当做家人,在私下的时候,你叫我然便好。”叶然伸手扶起杨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