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沈元亲自出面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九章 沈元亲自出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从文眼前一亮,这主意不错!

“好好好,就按照你说得办,我明早便去找父亲!”沈从文好心情地躺回床上,竟然觉得身上也不是那样痒了。

沈雅欣回到别院后,暗暗磨牙:“叶然,你竟然敢害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昱日清晨,叶然早早便来到绣莲坊,打开大门准备做生意。

谁知迎来的第一位客人便是沈家老爷,沈元!

“请问那位是绣莲阁的掌柜?”沈元只看到叶然在忙碌时,误以为她是店里打杂的,便向她询问着。

叶然抬眸看去,微微点头:“我便是掌柜的,请问您找我有事吗?”

“你、你说你便是掌柜?!”沈元诧异的看着叶然,没想到能够成为沈家大敌的绣莲坊竟是一个女娃娃开的!

叶然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没错。”

看着叶然落落大方的模样,沈元压下心中的诧异,努力让自己放平心态和她说话:“那我们可以找个地方谈谈吗?”

“可以,您稍等。”叶然没有拒绝,转身来到后院,将夏玉莲叫出来看铺子。

随即带着沈元来到偏室,叶然亲手倒了杯茶水递给沈元:“不知您是哪位,找我所为何事?”

“老夫乃是沈家家主沈元。”沈元毫不避讳的介绍了自己。

原以为会惊慌赶人的叶然此刻正笑着看他,倒是令沈元有些诧异。

“原来是沈老家主,那您找我是为了布料生意吗?”见沈元不急着提来意,叶然只好跟着装傻。

沈元微微摇头:“我来不是为了布料,而是为了另一件事。”

“哦?您说说看。”叶然秀眉微挑,故作疑惑的看着沈元。

“我儿不知何处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竟然全身奇痒无比,轻轻一碰便如针扎般疼。”沈元并不明说原因,含糊其辞。

叶然唇角微勾,她还以为沈家会怎么和她要解药,不过如此!

但是沈家想演戏的话,那她奉陪便是。

“怎么会染上这种东西呢?贵公子也真是太不小心了!”叶然似无奈的叹了口气。

没想到叶然不按常理出牌,沈元面色微僵,只得开口说道:“我听说绣莲阁掌柜精通医理,所以便想要来和掌柜的求药治病。”

“这是哪里听来的?”叶然哭笑不得的看着沈元:“我今年不过十五,能够打理铺子也是因为生活所迫,哪里还有时间学习岐黄之术?”

“可是我听说的,却是掌柜的家里摆满药瓶,而且平常小病也不会去医馆……”沈元抬眸直视叶然,逼着她承认会医术。

叶然不慌不忙地掀开一旁架子上的布料:“沈家主说的是这些吧?这都是我从上清镇的牛家药铺寻来的,像是风寒温热之类的病症,只需要吃这些就可以了。”

接过药瓶,沈元浓眉紧皱,没想到这叶然倒不是个好对付的丫头!

“若是沈家主想要拿走一些的话,那我也不好多收银子,就按照进价就可。”叶然眼底迅速滑过一抹狡黠。

沈元动作微僵,他就算是买,也不可能买这些治疗风寒温热的药啊!

随手将药瓶放在一旁,沈元牵强地扯了扯唇角:“叶掌柜说笑了,既然不是治我儿病的药,那我便不要了。”

“不过叶掌柜真的没有治疗奇痒的办法吗?”沈元不死心的再次询问。

叶然状似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真的没有,佛家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若是会的话,怎么可能见死不救?”

语气中故意加重了死字,叶然面上巧笑嫣然。

看着叶然的笑容,不知为何,沈元竟然会有种惹上了魔鬼的感觉!

后背隐隐升起阵阵凉意,沈元暗暗咽了下口水:“既然叶掌柜没有治病良方,那便当做我今日没有来吧。”

说罢,沈元带着家仆径直离开绣莲阁。

叶然随手拿起桌上的药瓶,无奈的叹了口气:“原本打算放你们一马,奈何你们不相信,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收起药瓶,叶然缓缓走出偏房,来到前厅准备做生意。

谁知刚刚进到柜台,门外便冲进来一位长者,对着夏玉莲就是一阵痛哭流涕。

“求求掌柜的救救我吧!”李大夫直接跪在了夏玉莲面前,求着夏玉莲救他。

夏玉莲一脸茫然的看着李大夫:“您这是怎么了?我有哪里能帮到您的?您直说便是。”

“我是城西的李大夫,昨日给沈家少爷看病,不小心染上了奇痒之症,求您发发慈悲,赐我解药吧!”李大夫昨日被痒症折磨了一夜,实在是受不了了。

闻言,夏玉莲转头看向叶然:“然,这、这可如何是好?”

“李大夫,您先别哭,我们这里不是医馆,您就算是求我们也没有用啊。”叶然上前扶起李大夫,却在众人不注意的情况下,将药瓶塞进李大夫的衣袖内。

感觉到袖袋中的异物,李大夫瞬间眼前一亮,未来得及道谢,就被叶然阻止了。

“若是想要彻底治疗病症,还是回去找找其他的大夫,开些药吃方是良策。”叶然眼底闪过一抹淡淡的警告。

李大夫瞬间领悟到其中的含义,连连道谢:“谢谢姑娘提醒,大恩不言谢,日后有事随时找我,能帮的绝对义不容辞!”

说罢,李大夫连忙跑了出去,找了个无人的地方将药瓶里的药粉掺水服下。

不消片刻,身上的酸痒渐渐消失,李大夫一屁股坐在地上,险些再次痛哭,这滋味谁经历谁知道啊!

还未来得及兴奋,李大夫脑袋忽然被麻袋蒙住,随即便不省人事了。

绣莲阁内,叶然与夏玉莲继续做生意。

趁着众人不注意时,夏玉莲轻声询问道:“然,你和娘说清楚,这件事和你有没有关系?”

她还记得当初在上清镇的时候,李三庄就是因为叶然才会全身奇痒!

叶然神秘地勾了勾唇角:“娘,这件事的确和我有关系,不过你无需担忧。”

“那你倒是和娘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夏玉莲虽然放心叶然,但是却担心她会惹火烧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