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栽赃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九章 栽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嗯,我在这里也待了许多时日,该回去了。”南宫辰微微点头,心中也有些不舍。

想起现在的确是多事之秋,叶然便没有多说什么:“那好吧,路上小心。”

南宫辰应了一声,转身上了马车,启程离去。

目送南宫辰离开,叶然眼底滑过一抹不舍。

但是回想起这段时日的相处,叶然双颊微红,羞涩地勾起唇角。

转头准备回绣莲阁的时候,叶然再次看到那块牌匾,不由得有些无奈。

不过自从牌匾挂上开始,绣莲阁的生意日日火爆,叶然渐渐也就接受了个块匾。

日落西垂,绣莲阁也关上了大门。

杨月看着一旁慵懒的叶然,笑着倒了杯茶水递过去:“现在外面都传少东家是神医,连带着绣莲阁的生意也好了许多,每日都能进账百两多的银子。”

“我倒希望她能够老老实实的待着,看看那张脸瘦的,还有人样吗?”夏玉莲不满地瞪着叶然,从食盒里拿出鸡汤。

叶然尴尬地吐了吐舌头,老老实实接过鸡汤,一言不发的喝了起来。

见叶然还算老实,夏玉莲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坐在一旁开始制作衣服。

“娘,你不是刚给我做了几身冬衣吗?怎么还做?”叶然疑惑的看着夏玉莲。

夏玉莲斜睨了叶然一眼:“这是给颜儿的,他还没有冬衣呢。”

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叶然看了眼坐在一旁认字的阮颜轩:“明白了,娘有了颜儿,偏心了。”

“啊!”叶然的额头忽然被打了一下。

郁闷的抬眸看向夏玉莲,叶然撇了撇嘴:“娘,你不能这样,我是你女儿。”

“臭丫头,你是我女儿还好几日不回来,不知道我担心你啊?”夏玉莲嗔怪的瞪了眼叶然。

阮颜轩看着叶然偷笑:“然姐姐,玉莲阿姨在你不在的这段日子,日日都想着你,哪里偏心我了啊?”

“我就是开个玩笑嘛。”叶然揉了揉额头,低头继续喝着鸡汤。

“对了,然。”夏玉莲忽然想到一件事:“颜儿今年十岁,正是上学堂的年纪,你看看去哪里比较好?”

叶然转头看了眼阮颜轩写的字,仿的是她的簪花小楷,竟然有模有样!

“倒是个学习的苗子,那就县里找个学堂好了,娘决定吧。”叶然微微点头,也没有反对。

看着叶然低眸喝汤的模样,夏玉莲终于想起被她遗忘的事情:“我就说有事情忘记了!”

“什么事情啊?”叶然疑惑的皱起眉。

夏玉莲找出新衣服和首饰簪子:“明日就是你及笄之日了!”

经过提醒,叶然也想起这件早就被她抛之脑后的事情。

她还真不想记起及笄的日子,她有预感,夏玉莲很快便要说成亲的事情!

果不其然,夏玉莲找完东西就开始说了起来:“及笄之后,你便不要日日抛头露面了,我找媒婆给你说媒,看看有没有好的夫家……”

“娘!”叶然无奈的看着夏玉莲:“我暂时不想嫁人,反正还早,明年再说也不迟啊!”

“瞎说,哪有女子及笄还不考虑嫁人的?”夏玉莲不赞同地皱眉。

正在算账的杨月停下打算盘的手,迟疑的看着两人:“其实……我有件事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杨姐,你有话就说,别把我们当外人。”夏玉莲温柔地勾起唇角,杨月的衷心她都能看到。

叶然也点点头:“是啊,有话就说,不必顾忌。”

杨月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事我怕你们烦心,所以一直也不敢说。”

“那日我在外面听人说,有人想来提亲的,可是那何媒婆逢人就说少东家……”杨月暗暗咬牙,眼底满是恼意:“她说少东家行事……”

“行事怎么了?你说呀。”夏玉莲不禁有些心急,开口催促着。

杨月咬了咬牙,还是说了出来:“她说少东家行事不干不净,能开这么大的铺子,肯定是用了什么手段……”

其实那话肯定比这还要难听,但是杨月没有说,即使这样还是让夏玉莲恼火。

嘭!

夏玉莲狠狠地拍了下桌子:“我们家然又是义诊又是治疗瘟疫,他们竟然这样说……”

“其实没有人信的,但是众口难调,有了传言,即使大家感激少东家,也不敢娶。”杨月怕叶然多想,出声劝慰。

不曾想激动的只有夏玉莲而已。

叶然伸手按下夏玉莲:“娘,别激动,喝口茶顺顺气。”

她倒是觉得何媒婆帮她省了不少事,这样她就不用烦着嫁人的事情了!

“然,她这样污蔑你,不行,我定要找她说理去!”说着,夏玉莲起身便要出去。

叶然直接伸手拉住夏玉莲:“哎呦,娘你省省吧,你去了也是被人家气回来。”

能当上媒婆的人,那嘴上功夫自是不必说,就她娘这个温婉的性子,去了也是自讨苦吃。

“那我也不能任由她往你身上泼脏水啊!”夏玉莲眼眶微红,叶然就是她的宝,她哪里容得别人这样欺负?

叶然心疼地抱住夏玉莲:“娘,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他们想说是他们的事情,我们不予理会就是了。”

“可是这样谁还会提亲啊?”夏玉莲拿绣帕擦着泪水。

没人不是正合心意?叶然暗暗吐舌头:“没有就没有,娘也知道我现在不想嫁人,就别逼我了嘛。”

看着叶然难得撒娇的模样,夏玉莲无奈的叹了口气:“罢了,随你吧。”

“嘻嘻,谢谢娘!”叶然俏皮一笑,放心地继续处理着药材。

昱日清晨,夏玉莲早早便起床给叶然烧水。

叶然被迫清晨擦洗了身子,换上夏玉莲给她特意做的丝绸衣服,坐在梳妆镜前等着夏玉莲给她梳头。

及笄之日,头发上半部分是要盘起来的,夏玉莲直接梳成朝云近香髻,其余头发全数散在身后。

梳好发髻后,夏玉莲拿着簪子开始各种试,却找不到合适的。

或者说是总觉得差了些什么。

叶然看着镜中的自己,从梳妆盒下面拿出羊脂白玉簪:“娘,试试这个吧。”

接过簪子,夏玉莲小心翼翼地插在发髻里,眼底瞬间滑过一抹惊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