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独自照看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六十八章 独自照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云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不是叛国的事情,我都答应。”

叶然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这才跟着江云城前往江凡的院子。

南宫辰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叶然:“我倒是真的小看你了。”

谁不知道江云城是脾气最倔的一个?而叶然轻而易举便能够说动江云城,令人不得不佩服。

闻言,叶然唇角微勾:“那是因为将军被逼的没有办法了,加上我说的很有道理!”

“你除了嘴上功夫厉害,我还真没看出你别的优点。”南宫辰毫不留情地打击着叶然。

叶然瞬间黑脸,恼火的瞪着南宫辰:“彼此彼此,你除了皇子的身份以外,我也没看出有什么优点!”

“你……”南宫辰暗暗咬牙,果然不能小看叶然的反击能力!

见南宫辰说不出话来,叶然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得意地别过头不理他。

看着叶然粉嫩的红唇,南宫辰忽然感觉有些口干舌燥。

他竟然觉得叶然刚刚的模样很可爱……

说话间,三人已经来到了江凡院子门前。

江云城转过头看向叶然:“这里就是江凡的院子,你想好,若是进去的话,随时可能感染瘟疫。”

“我当初选择跟三皇子来,就已经想好了。”说着,叶然直接推开院门。

院内有两名丫鬟远远的贴在墙角,惊恐的看着屋子。

江云城剑眉紧皱:“我不是让你们照顾少将军吗?”

扑通两声,两名丫鬟不停地磕头:“江云城,求您饶了我们吧,我们真的不想染上瘟疫……”

见状,江云城眼底满是怒火:“不想染瘟疫是吗?好,来福,给我拉出去杖毙!”

“是。”管家连忙让人上前拉走丫鬟。

丫鬟哭嚎的声音逐渐远去,江云城压下心里的恼意,苦笑一声:“让姑娘见笑了。”

叶然抿了抿唇瓣,心中虽然有些不赞同江云城的做法,却能够理解他的心情。

“不过你也看到了,人人都怕这瘟疫,你当真不怕?”江云城看着叶然,忍不住再次确认了一遍。

看着江云城询问的目光,叶然坚定地点点头:“我既然来了,就不会后悔!”

江云城满意地点点头,欣赏的看了眼叶然,带着她前往江凡卧室。

三人来到卧室门前,叶然示意江云城和南宫辰在门外等着。

叶然推门走了进去,屋内一阵腐肉的味道令人作呕。

强忍着恶心,叶然来到江凡床前,目光落在他敞开的衣襟前,那里已经开始腐烂了!

怪不得香囊不管用,原来江凡是被染了瘟疫的人挠伤的!

不能耽搁!叶然转身来到门外。

“情况怎么样?”南宫辰上前两步,下意识要去握住叶然的手。

叶然直接后退两步:“你别靠近我!”

闻言,南宫辰诧异的看着叶然:“你怎么了?”

“江凡是被瘟疫病人抓破了皮肤,才会感染瘟疫,发病期是传染性最强的时候,所以你们不要靠近这间屋子。”话落,叶然又严肃的转头看向江云城道:“将军,麻烦你给我准备银刀、银针、毛巾和热水,对了,还有蜡烛!”

江云城听到她似乎真的有法子,连忙让管家去准备,却还是回头小心翼翼的询问道:“只要这些就够了?”

“嗯,这次你们出去之后,整个院子都封起来吧,我需要的药材会告诉下人,届时都放在院门外就行。”叶然转头看了眼屋内:“还有,每顿饭给江凡准备一碗鸡汤。”

江云城听罢连连点头:“好,我会派人在院外守着,你有吩咐就叫他们!”

叶然微微点头,接过管家刚刚拿来的东西,抬眸看了眼南宫辰,转身进了屋子。

看着叶然的背影,南宫辰心头隐隐传来一阵不好的预感,她刚才说这个期间传染性极强,她会没事嘛?

“三皇子,我们先出去吧。”江云城伸手拍了拍南宫辰的肩膀,不想他也被感染。

南宫辰骤然回神,这才依依不舍的跟着江云城离开了院子。

没多久,下人送来了东西,叶然便端着托盘来到内室,先是将窗户全部打开,确保空气流通。

随即坐在床边,叶然伸手帮江凡诊脉。

原本瘟疫不算是严重,但是这伤口一直没人处理,所以才会越来越严重。

叶然拿起毛巾塞进江凡的嘴里,点燃蜡烛,拿着银刀在火上烤。

直到刀柄处也传来炙热感,叶然才拿着刀对准江凡胸口的腐肉:“能不能挺过去,全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语毕,叶然猛然下刀,动作利落地割着腐肉。

“唔!”一声闷哼,江凡额上冷汗直冒。

骤然睁开双眸,江凡不停地喘着粗气,双手死死地攥着拳头。

“挺住,马上就好了!”叶然光洁的额头上早已布满汗水,动作未停,迅速处理着腐肉。

将最后一块腐肉割下后,江凡再次昏了过去。

叶然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拿出三七止血散,毫不吝啬地倒了一瓶,随后拿出纱布帮江凡包扎好。

解决了胸口的伤口,叶然取出江凡口中的毛巾,看着江凡有些发青的脸色,再次拿出银针。

封住江凡全身致命大穴,叶然拿着最后一根银针,小心翼翼地落在江凡手腕处。

刹那间,只见江凡全身血液加速流动,身上的颜色渐渐变得正常,只是左臂越来越黑。

见时机差不多了,叶然拿起匕首轻轻地划了下江凡的手腕。

黑色的血沿着伤口不停地流淌着,直到流出来的血变成了红色,叶然才撤了银针,拿点金疮药帮江凡止血。

看着地上一桶黑血,叶然胃中不停地翻腾着,隐隐有些作呕的感觉。

果然,瘟疫病人的血都是臭的!

叶然强忍着恶心将木桶搬了出去,打开院门时,管家刚好端着药和鸡汤走了过来。

“叶姑娘,这是……”管家疑惑的看着木桶,怎么这么臭?

叶然伸手接过托盘,将木桶递了过去:“管家,你挖个深坑把它倒进去埋好,记得不要碰到!”

说罢,叶然直接回到院子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