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就住在隔壁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七十三章 就住在隔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见到江凡要下床,江云城快步上前扶起他:“凡儿,你怎地随意下床?有事吩咐丫鬟就好。”

说着,江云城转头看向门外:“你们几个,进来吧。”

六名丫鬟鱼贯而入,恭恭敬敬地朝江凡行礼。

江凡诧异的看着江云城:“爹,叶然呢?不是她照顾我吗?”

“那丫头可是个清白的姑娘,哪有一直照顾你的道理?”若不是南宫辰说起这件事,他都忘记了于理不合这件事。

这话说的倒也有道理,江凡微微点头:“也是,一直留在这里,对她的名声不好。”

不过这几名丫头看着他的目光都带着惧意,令江凡有些不舒服。

果然,只有叶然是真心照顾他的……

另一边,南宫辰带着叶然来到竹园:“这几日你便住这里吧,我就在隔壁,有事随时叫我。”

闻言,叶然下意识扫了眼隔壁的梅园,秀眉微挑,就住在隔壁……

“你怎么不回三皇子府啊?”叶然好奇的看着南宫辰,虽说将军府也很豪华,但是相比于皇子府,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南宫辰剑眉微皱,叶然就这样不希望他在这里?

“你是我带过来的人,我若是不在这里,旁人还不知道会说什么闲话。”南宫辰冷然的解释道。

“这么为我考虑啊?”叶然戏谑的看着南宫辰,缓缓凑近南宫辰的脸颊:“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一柄折扇忽然挡在两人中间,南宫辰耳尖微红,尴尬地别过脸:“你现在已经及笄了,说话做事怎么还这样没分寸?”

难道叶然不知道男女有别吗?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多几次有差别吗?”叶然不满地夺过扇子,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

南宫辰的注意都在叶然的话上,忽然伸手抵在叶然身后的墙上,伸手捏住叶然的下巴:“不是第一次?你还对谁这样亲昵过?”

难道是江凡吗?还是左少白?

想到叶然也像刚刚那样对待他们两个,南宫辰心中便泛着阵阵酸意。

下巴被捏的有些痛,叶然恼火地挣脱开南宫辰的手,伸手揉着下巴。

他就不能怜香惜玉吗?痛死了!

“你发什么疯啊?我说的不是第一次是指你啊!”叶然气恼地白了南宫辰一眼,除了他还能有谁?

南宫辰表情微僵,终于明白闹了个乌龙,尴尬地收回手。

“咳咳,你下次说清楚不行吗?”南宫辰清咳两声,掩饰着尴尬。

“你自己理解错了,怪我?”见南宫辰不知悔改,叶然一个眼刀飞了过去。

看着叶然微肿的下巴,南宫辰反驳的话默默地咽了回去:“很痛?”

“要不我捏你下试试?”叶然揉着下巴,不满地哼哼着。

南宫辰顿时语塞,尴尬地别过脸:“看你还能吵架,应该是没事了。”

叶然轻哼一声,没有回答,不过很快意识到不对!

看样子,南宫辰很在意她有没有和别的男人亲近啊……

意识到这一点,叶然玩味地勾起唇角:“南宫辰,你刚刚……是不是吃醋啦?”

“青天白日,你该醒醒了。”南宫辰拿回折扇,轻敲叶然的额头,随即转身回到梅园。

看着南宫辰的背影,叶然瞬间黑脸,他是在说她做白日梦?

骂人都这样与众不同啊!

叶然撇了撇嘴,推开竹园的门走了回去。

殊不知两人笑闹的一幕被一双眼睛尽收眼底。

“什么?”

嘭!

云氏狠狠地拍了下桌子,眼底满是恼火:“你说那个丫头和三皇子暧昧不清?”

“是奴婢亲眼所见,那女子不知羞耻地凑到三皇子面前,完全没有顾忌男女的身份。”丫鬟眸光坚定的回禀着,眼底满是妒意。

她长得比叶然好看多了,她都不敢勾引三皇子,叶然竟然敢?!

“真是太不要脸了!”云氏再次拍了下桌子,那叶然勾引凡儿不算,还与三皇子牵扯不清?

若不是江凡的病还需要叶然,她真是恨不得现在就将叶然赶出去!

“彩玉,跟我去找那丫头,我要让她知道什么是女德!”云氏还是觉得忍不下去,既然叶然不知廉耻,那她就去提点一下。

如果叶然听话,老老实实的看病,她就容忍她一段时间。

若是叶然不听话,那她就让叶然知道,将军府不是她可以撒野的地方!

“是。”彩玉连忙伸手扶住云氏,跟着她前往竹园。

与此同时,叶然刚刚洗了澡,正准备休息。

嘭!

耳边忽然传来踹门的声音,叶然秀眉微皱,穿上外套走了出去。

刚刚走出门,赫然看到云氏怒气冲冲的模样,叶然虽有疑惑,却还是微施一礼:“不知夫人找我何事?”

而且还是踹门进来的,看来是来者不善啊……

云氏傲然地扬了扬下巴,不屑地睨了眼叶然:“叶然,我问你,你可读过女德?”

女德?叶然抿了抿唇瓣,微微点头:“读过。”

这云氏问她这个做什么?叶然有些摸不准云氏的意图。

“既然你读过,那你怎么还能做出如此不知廉耻的事情?”云氏恼火的瞪着叶然,读过女德还能与男子拉拉扯扯?

闻言,叶然眸光一冷,虽然不知道云氏指的是哪件事,但是她还轮不到云氏来教训!

“云夫人,劝您说话最好注意分寸,我可不是你府里的下人。”叶然语气冷然,看着云氏的眼中布满冰霜。

云氏被叶然的气势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几步,但是想起她的身份,再次挺起胸膛:“若是叶姑娘做事有分寸的话,我今日就不会来说你了。”

“哦?”叶然秀眉微挑,疑惑的看着云氏:“那云夫人倒是说说,我做什么事情没有分寸了?”

“你趁着凡儿病重时勾引他,让他为你说话,这些我忍了,反正将军府养一个侍妾也没什么,但是你竟然还敢与三皇子牵扯不清,你说你到底有没有廉耻?”云氏愤怒的看着叶然,若不是还需要她给江凡治病,她真是想将叶然浸猪笼!

听到云氏的话,叶然心中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不过更多的恼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