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庙会玩耍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三章 庙会玩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叶然转头看向铜镜,忽然感觉头上有些空空的……

对了!

叶然拿出怀中的白玉簪,小心翼翼地戴在头上。

随即找出白玉镯带在腕上,叶然唇角不自觉上扬,南宫辰的眼光果然不错!

叶然轻抚手镯的花纹,满意地勾起唇角,浑然天成,是块不可多得的美玉!

“叶然,我们来找你了……”江凡推开门,看到叶然时,当即愣在原地。

他一直都没看到过叶然打扮之后的模样,没想到竟是这样的清丽脱俗!

南宫辰随后跟了进来,看到叶然时,眼底滑过一抹赞赏。

只见叶然身着青色衣裳,姣好的身材被衣服勾勒出完美曲线,纤瘦的腰肢不盈一握。

白皙地脸颊轻染胭脂,令叶然惨白的脸色增添了一丝病态的美。

不点而赤的朱唇微微上扬,眼波流转间,令人神魂颠倒。

“叶然,你好美啊!”江凡由衷感慨道,虽然叶然不打扮也足矣艳压群芳,但是打扮过得叶然,站在人群中不动都会吸人眼球。

叶然双颊微红,尴尬地别过脸:“江凡,你就别打趣我了!”

“好好好,我不说了,我们出发吧。”江凡爽朗一笑,转身率先带路。

南宫辰回过神,注意到叶然头顶的簪子,顿时眼前一亮。

她带了他送给她的簪子!这意味着他是不同的吗?

“在想什么?”叶然见南宫辰没有动作,不禁有些疑惑。

看着面前的叶然,南宫辰微微摇头,拿出一个纱巾递了过去:“带上。”

接过纱巾,叶然顺从地戴在脸上,但是流露在外的眼睛依旧勾人。

南宫辰剑眉微皱,长这么好看做什么?平添麻烦!

看出南宫辰有些不高兴,叶然满头雾水:“怎么了?”

好端端的,谁又惹到这尊大佛了?

南宫辰没有回答叶然的话,转身朝着院外走去。

看着南宫辰的背影,叶然撇了撇嘴,还真是喜怒不定……

三人坐马车来到集市,庙会中人群流动,江凡在前带路。

见叶然走得有些费劲,南宫辰直接握住叶然的手:“跟紧了,丢了你就回不去了。”

感觉到手心传来的温度,叶然抬眸看向南宫辰,脸颊微红。

她哪里是那种找不到路的人?不过难得南宫辰这样主动,顺着他也不错!

被动地跟着南宫辰,叶然眼底满是笑意。

江凡带着两人来到悦云楼,三人直接来到楼上雅间。

坐在椅子上,三人同时松了口气。

“这京城的庙会还真是繁华。”叶然由衷的感慨了一句。

前世她虽然来过京城,但是却没有逛过庙会。

“那是当然,我们先吃饭吧,吃过饭后,庙会也差不多彻底开始了。”江凡吩咐店小二上些特色。

叶然微微点头,新奇的看着窗外,寻找着好玩的东西。

眸光注意到一只兔子灯,叶然眸光微闪:“那是猜灯谜吗?”

顺着叶然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南宫辰唇角微勾:“嗯,不过猜灯谜需要傍晚十分才会开始,现在不过午时而已。”

“你很想要那个兔子灯吗?”江凡看出叶然的重点不在猜灯谜,轻声询问道。

叶然脸色闪过一抹可疑的红色:“被你看出来啦?我只是觉得有些可爱而已。”

“那我们就等到傍晚好了,反正也是要放河灯的。”江凡宠溺的看着叶然,心中暗暗下决心,那个兔子灯她要帮叶然赢过来!

叶然欣喜地看着江凡,不敢置信地询问:“真的可以嘛?你们不需要进宫吗?”

每年的中秋,宫里不是都有晚宴?

“晚宴是戌时三刻,庙会开始是酉时一刻,时间上应该没有问题。”江凡细细算了下,示意叶然放心。

原来是这样,叶然若有所思地点点,转头继续看着兔子灯。

见两人相谈甚欢,南宫辰脸色顿时铁青,拿过桌上的酒壶倒了杯酒,端起一仰而尽。

“南宫,你喝这么猛做什么?”江凡被南宫辰吓了一跳,他可是从来不喜欢喝酒的,怎么忽然这么喝?

叶然转过头看向南宫辰,眼底滑过一抹担忧,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南宫辰放下手里的酒杯,若无其事地摇了摇头:“没事,就是口渴了而已。”

长了眼睛的人都会知道他在说谎,不过江凡和叶然都没有戳穿他。

叶然不动声色地将茶杯递过去,江凡则是将酒壶拿开。

好在南宫辰喝了一杯烈酒,心中的郁闷也被压住,倒是没有在做出什么事情。

饭菜很快被送上桌,叶然看着色香味俱全的饭菜,食欲大震。

“吃吧,别客气,说好我请你的。”江凡笑着将饭菜推过来,眼底满是宠溺。

叶然不再迟疑,拿起筷子大快朵颐起来。

不过吃相还是很优雅的……

见叶然吃的香甜,南宫辰唇角不自觉地上扬,夹起一块桂鱼递到叶然的盘子里。

叶然抬眸看了眼南宫辰,眼底滑过一抹笑意,缓缓咀嚼着鱼肉,只觉得格外香甜。

吃过饭后,三人在街上闲逛着。

“卖泥人咯,精致的泥人……”

“糖葫芦,又大又甜的糖葫芦……”

“卖……”

四周都是叫卖声,叶然兴致勃勃地走了过去。

看着摊贩手里精致的泥娃娃,叶然伸手拿起一个男泥人,转头看向南宫辰:“像不像你?”

南宫辰低眸看了眼漆黑的泥人,唇角地笑容瞬间消失,伸手捏了捏叶然的下巴,眼底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你说呢?”

“咳咳……不像!”叶然眸光四下躲闪,动作迅速地将泥人放了回去。

见状,南宫辰满意地勾起唇角:“走吧,继续逛庙会。”

叶然揉了揉下巴,朝南宫辰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小气鬼,自己是黑面神还不让别人说啊?

谁知南宫辰骤然转身,将叶然的表情逮个正着!

叶然表情微僵,尴尬的看着南宫辰:“我们继续逛庙会吧……”

南宫辰剑眉微挑,玩味的扫了眼叶然:“还想继续逛庙会?”

“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嘛……”听出南宫辰话里的威胁,叶然委屈巴巴地拉着南宫辰衣袖。

她好不容易出来玩一次,就这样回去多不值得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