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心悦君兮君不知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七章 心悦君兮君不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既然忘不掉,那她直接面对就好了。

南宫辰剑眉微皱,总觉得叶然的笑容下,似乎隐藏着他看不懂的东西。

明明只有十五岁,她的心里,到底背负了什么?

“南宫,叶然,看我买回了什么。”

耳边忽然传来江凡的声音,两人不约而同地转过头,只见江凡兴致勃勃地跑了过来,手里抱着三个莲花灯。

叶然诧异的看着江凡:“你这么大的人,竟然还玩莲花灯啊?”

“我以为你会喜欢玩……”江凡面上闪过一抹尴尬,原来叶然不喜欢这个吗?

南宫辰若有所思地接过荷花灯,之前中元节的时候,是叶然要他放灯,怎么现在不喜欢了?

而且想起这件事,南宫辰忽然又想起一件事,那就是叶然之前在荷花灯上,写了她自己的名字……

抬眸看向叶然,南宫辰眼底滑过一抹好奇。

叶然拿过一个莲花灯,笑着接过毛笔:“我自然是想要放一个,只是没想到你也会喜欢而已。”

“我是觉得你会喜欢,所以才买的。”江凡脸色微红,拿过毛笔开始写字。

闻言,叶然诧异地眨了眨眼睛,疑惑的看了江凡,随即不动声色地低下头,继续写着心中的心愿。

南宫辰动作微僵,毛笔上的墨汁已经晕染在莲花灯上,看不出原本的字迹。

没有注意到南宫辰的不对,叶然动作利落地写好字,将河灯放在水上。

而南宫辰却已经没了心思,吹灭了手里的河灯,低眸不语。

“叶然,你写的是什么?”江凡放了河灯,好奇地看向叶然的河灯。

只是距离太远,有些看不清。

叶然望着飘远的荷花灯,眼底闪过一抹柔情:“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她喜欢南宫辰,可是南宫辰却不知道……

此话一出,南宫辰与江凡均是愣住。

原来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南宫辰心中忽觉一痛,闷涨酸涩的感觉令他异常难受。

“叶然,你有喜欢的人了?”江凡轻声询问着,语气中难掩失落。

叶然悄然看了眼南宫辰,微微点点头:“算是吧。”

“那我……”江凡有些犹豫,但他却不想错过:“那你对我是什么感觉?”

似乎没料到江凡会这样问,叶然愣了下,呆呆的看着江凡。

猜出江凡是要表明心迹,南宫辰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心中有种想要打断的痕迹。

努力压制住心中的冲动,南宫辰烦躁地转身离开,没有惊动两人,也没有听到叶然的回答。

“我自然是将你当做朋友与知己。”叶然唇角微勾,眼神清澈。

“可是我……”我喜欢你!

“江凡!”叶然忽然出声打断江凡的话,眼底闪烁着一抹决绝:“如果是我做了什么让你误会的事情,我和你道歉。”

这话就是婉转的告诉他,他们不可能的。

江凡随时粗人,但是也能够明白叶然的意思,无奈苦笑:“你是不是因为我娘?我保证她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我……”叶然想要解释时,身后忽然冲出一群人,打断了她未完的话。

江凡将叶然护在身后,神情冷绝的看着来者:“你们是谁?”

“我们是来带叶小姐走的,还请您行个方便。”丞相府管家笑看着江凡,眼底闪过一抹威胁。

看到管家的容貌,叶然便猜到了他的身份。

前世在丞相府也住过几日,她自然知道这是丞相府的管家。

看来是叶青要见她……也罢,她也到了该与他们见见的时候。

“不可能!”江凡冷笑一声,看着管家的眼底满是防备。

管家面色一寒,大手一挥:“那就得罪了!给我上!”

拿着棍子的家丁纷纷冲上前,江凡纵容武功了得,但是却因着大病初愈,双拳难敌四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管家靠近叶然。

“叶小姐,请吧。”管家唇角微勾,轻蔑的看着叶然。

叶然淡淡地扫了眼管家,朝着管家手指的方向走了过去。

见叶然如此配合,管家不禁有些诧异,随即回过神,连忙跟了上去。

在他看来,叶然只是过于识相,完全没想到,叶然只是想去见见叶青。

家丁缠了江凡一会,便纷纷散去,江凡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狠狠地捶了下身边的树杆。

叶然肯定是怕他受伤才会顺从的!

既然他一个人对付不了,那他就只能找救兵了!

江凡四下寻找南宫辰的身影,找他去跟着去救人。

不过南宫辰却像是人间蒸发似的,哪里都找不到。

江凡心急如焚,四处乱窜,终于在一家酒馆看到了买醉的南宫辰。

“哎呀,你怎么在这里喝酒啊?”江凡直接抢下南宫辰的酒杯,心急地拉着他出门。

南宫辰剑眉微皱,挣脱开江凡的手:“你这是做什么?要我去见证你的幸福?”

他才不想看到叶然投入别人的怀抱!

可是这个结果是他自己造成的,机会也是他亲自给江凡的……

“见证什么幸福?叶然被人劫持了!”江凡随手扔下一锭银子,拉着南宫辰离开酒馆。

闻言,南宫辰的酒瞬间醒了,震惊的看着江凡:“你说什么?你怎么会让她被人劫持?”

“那人带的人太多,我寡不敌众,哎呦,别问这么多了,赶紧找吧!”江凡拉着南宫辰迅速离开庙会。

两人回到三皇子府中,吩咐暗卫四处搜查。

与此同时,左丞相府内。

叶婉柔正抱着秦氏哭诉:“娘,你可要为女儿做主啊!”

“这次是怎么了?你不是跟着五皇子出去的?”秦氏疑惑的看着叶婉柔,她怎么是哭着回来的?

叶婉柔委屈地抽泣着,眼底满是恨意:“还不是之前抢我簪子的女人?今日又抢了我的兔子灯,还害我在众人面前丢尽了颜面……”

看着叶婉柔梨花带雨的模样,秦氏恼火地拍了下桌子。

嘭!

“真是反了!之前的账还没算清,现在她还敢抢?”秦氏眼底满是恼意:“难道你没告诉她你的身份?”

“丞相有什么用?今日她连五皇子的脸面都没给!”叶婉柔捂着脸不停地哭泣着,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谁叫她身边有三皇子撑腰,五皇子却连话都不敢给我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