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一百八十九章 赐婚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九章 赐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圣上已经下旨,要五皇子与丞相府联姻,这亲事足够抬举你了。”叶青的语气好似有天大的好事砸在了她的身上。

叶然眼底满是嘲讽,冷冷地看着叶青:“丞相怕是糊涂了吧?我早已说过,我不是你的女儿,更不是你丞相府的人,圣上赐婚,与我何干?”

“你是我的女儿,自然是丞相府的人!”叶青急匆匆的开口,直接将这个帽子扔给叶然。

看着叶青虚伪的嘴脸,叶然只觉得恶心:“我没有住过丞相府一日,也没有吃过你的一粒米,没花过你一分银子,所以你不是我父亲,我也不是丞相府的人!”

“放屁!”叶青狠狠地拍着桌子,气恼的瞪着叶然:“我是你爹,你是我女儿,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情!”

“我说过了,你没资格!”叶然忽然转头看向秦氏:“若是你真的要我认你,那就八抬大轿把我娘娶回来吧,届时我倒是可以考虑,以嫡女的身份回到丞相府。”

闻言,秦氏脸色惨白,恼火的指着叶然:“小贱人,凭你母亲那个贱人,也配八抬大轿?让你回来是抬举你,你别不识好歹!”

“我站在这里说话也是给你们面子,你们也不要惹恼了我!”叶然眼底隐隐闪过一抹骇人的寒光。

敢这样说她娘?她不会放过秦氏的!

秦氏从未被人这样顶撞,又气又恼,快步走向叶然,狠狠地挥起一掌。

巴掌还未落下,叶然已然攥住她的腕处:“丞相夫人这是做什么?如同市井泼妇般打人?”

“你!”秦氏想要收回手,但是却抵不过叶然的力气。

这个小贱人的力气怎么这么大?

“你给我放开!”秦氏不停地用力拉扯,手腕隐隐有些作痛。

叶然剑眉微挑,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趁着秦氏用力的时候,猛然松手。

秦氏猝不及防,连连后退,脚下一崴,狠狠地跌坐在地上。

“哎呦!”

痛呼声响起,秦氏伸手捂着屁股,面容微微扭曲。

刚刚这一摔,半个身子都隐隐发麻,屁股像是碎了似的,火辣辣的痛!

叶然故作诧异的看着秦氏:“呀,您怎么没有站稳啊?没事吧?”

最好摔残才好!

“你……”秦氏正要破口大骂,谁知不小心牵动了伤口,臀部顿时剧痛。

叶婉柔扶着秦氏坐在椅子上,恼火的瞪着叶然:“你就是故意的!竟然谋害当朝一品诰命夫人,你该当何罪?”

“话不能乱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故意的?”叶然无辜地耸了耸肩:“丞相夫人要我放手,我就放了,哪里是我故意的?”

她可是很听话的!

“你!”叶婉柔顿时被堵得没话说,只能恨恨地望着叶然。

下贱丫头,她一定要她付出代价!

叶然动怒,但是虚弱的身体隐隐有些发软,看来是今日浪费的精力太多了!

她不能再扯下去了,否则昏倒在这里,就彻底走不掉了!

“若是你们没有别的事情,那我便走了,不过我最后说一遍,丞相府的婚事,与我无关,我的事情,你们最好也不要插手!”叶然冷冷地扫了一圈,转身潇洒离去。

看着叶然的背影,叶青一口老血涌上喉咙,险些吐血。

好在叶青及时压制住喉咙处的腥咸,紧紧地攥着拳头。

这个丫头,他迟早会找她算账!

叶然昂首走出丞相府的大宅,身后的门刚刚关上,叶然的脸颊顿时血色尽失,双腿一软,朝地上跌去。

腰间忽然多出一只大手,下一秒,叶然便被拉进一个温暖的怀中。

“没事吧?”南宫辰眼底满是担忧,刚刚听到叶然不嫁五皇子,心中有些愉悦,出门等着她。

见到她正要打招呼,谁知便看到她虚弱的模样。

叶然强撑着一口气,终于看清来者,安心地勾起唇角,彻底昏睡在南宫辰的怀里。

看着叶然惨白的小脸,南宫辰心中怜惜,抱着她迅速回到江府。

将叶然放回竹园的床上,南宫辰接过丫鬟递来的手帕,轻柔地帮叶然擦拭着。

叶然沉静的睡颜令南宫辰一阵失神。

刚刚叶然在河边说的话,他很想知道那个被叶然喜欢的男人,想知道他到底有哪里好,能够得到叶然的倾心。

为什么那个人不是他?

南宫辰无奈苦笑,看来叶然喜欢的人也是江凡了,否则不会将心愿说出来的。

再则,能够让她拒绝南宫海的亲事,怕也是江凡说明了心事的缘故。

思索间,门忽然被推开,打断了南宫辰的思绪。

“叶然怎么了?”江凡急匆匆地跑了进来,眼底的担忧掩藏不住。

南宫辰薄唇紧抿:“她是丞相遗弃之女,现在丞相找她回去与南宫海成亲。”

“不行!”江凡想都不想就否定了。

他还没有得到叶然的回答,怎么可以让叶然嫁给南宫海?

可是这一幕看在南宫辰的眼里,却是他们已经两心相悦。

“放心吧,叶然已经拒绝了。”南宫辰唇角勾起一抹苦笑,将手帕递给江凡,悄然转身离去。

出门之际,南宫辰转头看了眼房内。

江凡小心翼翼地帮叶然擦拭着额头,将她视若珍宝。

或许将她交给江凡,也是件好事……

昱日清晨,东方破晓。

叶然睁开双眸,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趴在床边的江凡。

“江凡?你怎么在这里?”叶然秀眉微皱,疑惑的看着江凡。

在叶然起身的时候,江凡就醒了,此时红着脸别过头:“我怕你半夜醒来喝水,就在这里守夜了。”

“守夜?”叶然诧异的看着江凡,他一个男子,这样传出去,怕是不好!

忽然想起昨夜还没有说明白,叶然无奈苦笑:“江凡,昨晚的话,我还没有说完。”

“你说吧。”江凡抬眸看着叶然,眼底闪过一抹期待。

门外,南宫辰收回正要敲门的手,竖着耳朵听叶然的回答。

叶然叹了口气,终是将心里话说了出来:“江凡,你与我来说,是朋友,也仅限于朋友。”

“我……”江凡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叶然打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