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拒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我不是因为你娘。”她若是喜欢一个人,别说是云氏这种不起眼的拦路石,哪怕前方是惊涛骇浪,她也不惧!

看着叶然决绝的神情,江凡只剩下苦笑:“真的没有可能吗?”

“没有,若你执意,我们日后也不需要见面了。”叶然眼底满是冷绝,这种事情还是说清楚比较好。

江凡张了张嘴,终是什么也没有说,默默地点点头,起身离开竹园。

看出江凡的背影有些落寞,叶然粉唇紧抿。

前世她欠了一个人的债,今世她便是来偿还的!

无论南宫辰喜不喜欢她,她都会站在他的身边,直到他成为皇帝,并且有自己心爱之人的那日。

门外的南宫辰早已躲回梅园,如果这个时候与江凡撞上,只会给他难堪。

更重要的事,南宫辰心中愉悦,没想到叶然竟然拒绝了江凡!

南宫辰特意隔了一个时辰才来竹园,原以为叶然已经睡下了,谁知叶然竟然坐在床边看书。

暖阳透过窗子照进来,映照在叶然的侧脸上,为她披上一层朦胧的宏光。

这样看着叶然清冷的侧颜,令人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你打算看着我到几时?”叶然感觉有一道灼热的视线落在身上,原本不准备理会,但是一直被看着,多少有些不舒服。

“看到你忍不下去为止。”明明早就发现了他,偏偏当他为空气,南宫辰怎么能忍?

闻言,叶然有些诧异的看向南宫辰,第一次见到有些孩子气的南宫辰。

不过还是很可爱的。

叶然放下手里的书籍,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不说话,我哪里知道你要做什么?”

“喝药了吗?”南宫辰眼底迅速滑过一抹尴尬,他也不知道来找叶然做什么,但是每日跟她说说话,心里就会舒服很多。

想起苦兮兮的药汁,叶然动作微僵,心虚地点点头:“喝了。”

见到叶然的反应,就知道她肯定没喝,南宫辰拿起一旁已经晾凉的药递了过去:“喝吧,不烫了。”

接过药碗,叶然默默地翻了个白眼,随即心下一横,端着药碗一仰而尽。

随即嘴里再次被塞进一块蜜饯,叶然这才松了口气。

“南宫辰,你这几日若是无事,便送我回县城吧。”叶然咽下蜜饯,轻声开口道。

南宫辰愣了下,他知道叶然拒绝了江凡,定然不会继续在江家住下去,但是怎么忽然提出要回去?

难道是因为丞相府的事情?

不过想想也是,那日叶然虽然表明想法,但是叶青未必会放弃!

殊不知,叶然只是单纯的担心夏玉莲,这么久没回去,夏玉莲肯定担心坏了!

至于叶青那边,叶然完全没有看在眼里!

两人心思截然不同,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同样的。

“好,明日一早,我们便启程。”南宫辰扶着叶然躺回床上,眼底隐隐闪烁着柔光。

叶然微微点头,感激地笑了笑:“谢谢,若非我身子不好,也不必麻烦你了。”

听到这样见外的话,南宫辰剑眉微皱:“你我之间,不需要说这些,再说我也不会放心让你一个人回去。”

叶然没有再说什么,昨日对付叶青的时候,真的是废了很多精力。

所以现在她需要好好休息。

晚上,江凡得知叶然要走,顿时呼吸一窒,难道是因为清晨的事情?

急匆匆赶到竹园,却被告知叶然已经睡下,不方便见客。

江凡只好寻找到南宫辰,担忧的看着他:“怎么回事?叶然怎地忽然要走?她有没有说原因?”

见江凡焦急,南宫辰薄唇微抿:“江凡,遇事处变不惊的道理,不用我教你吧?”

身为皇子身边的亲信,最忌讳的就是感情用事,尤其是因为儿女情长,完全失去了理智!

江凡瞬间惊醒,单膝跪在南宫辰面前:“三皇子,是属下过于莽撞了!”

“你知道就好,我希望没有下一次!”南宫辰淡淡的应了一声,没有计较的意思。

这段时间,江凡因为生病和动情,很久没有管理暗卫的事情了,若是旁人的话,处理了就罢。

但是这件事和江凡有关,南宫辰不想失去一个兄弟,所以只是出言提醒。

“是,属下告退。”江凡掩藏住眼底的难过,默默地退了出去。

门关上的瞬间,南宫辰抬眸看了眼,眼底滑过一抹歉疚,若不是因为他,江凡也不会陷得这样深……

江凡离开梅园后,在竹园门外守了一夜,终于在昱日清晨见到了叶然。

看着江凡眼底的乌青与满面的憔悴,叶然不禁吓了一跳。

刚刚丫鬟和她说江凡守了一夜,她原本不信,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江凡,你这是……”叶然诧异的看着江凡,她不是都和他说清楚了吗?

江凡焦急地看着叶然:“叶然,你为什么急着离开?是不是因为我?如果是这样,那我出去就好,你在这里养好身子再走吧!”

“我不是因为你。”叶然失笑地摇了摇头,原来江凡是因为这个!

无奈的叹了口气,叶然示意丫鬟帮她梳头:“我是因为叶家的事情,你也知道我是叶青的女儿,但是我不想替嫁,所以我现在必须尽快离开京城。”

京城于她来说,只是个是非之地,若不是因为南宫辰的原因,她根本不想踏足。

可是现在她已经被卷了进来,她逃不掉!

原来是这样,江凡心中默默地松了口气:“那我们……还能做朋友吗?”

见到江凡小心翼翼的模样,叶然忽然感觉有些不适应:“我们原本就是朋友不是吗?”

闻言,江凡终于放心了,开怀一笑:“嗯,我们原本就是朋友!”

或许用朋友的名义守护她一生平安,也不错!

说话间,丫鬟已经替叶然梳好发髻。

叶然吩咐丫鬟将她的行李送到马车上,随即转头看向江凡:“江凡,这段时间多谢你照顾我,日后若是有机会的话,我请你吃悦云楼。”

“肯定有机会的,你就等着破费吧!”江凡斩钉截铁地点点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