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瞒着也就是撒谎

我的书架

第一百九十三章 瞒着也就是撒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母女两人回到家里,夏玉莲很快便生火做饭。

阮颜轩也在叶然的监督下写着字帖。

“然姐姐,我不是孩子了。”阮颜轩忽然开口说道。

叶然喝茶的动作微僵,诧异的看向阮颜轩,却没有说话。

看来这孩子是差距到了什么,果然是个聪明的孩子。

见叶然没有表态,阮颜轩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姐姐,有事情我也可以帮你分担的。”

“有些事情,不是你不能分担,而是我不想把你们也扯进来。”叶然揉了揉阮颜轩的脑袋。

唔……毛绒绒的……

阮颜轩不禁有些失落:“是不是我太小?可是我真的想要帮然姐姐分担。”

“轩儿,分担事情的办法有很多种,你可以好好上学,不给我惹出麻烦,也算是变相的分担了。”叶然温柔的看着阮颜轩,这孩子很懂事,但是这样也会很累。

看着叶然不似说假的眸,阮颜轩眼眶微红,感动地点点头:“我知道了,然姐姐……”

“别哭,男子汉流血不流泪。”叶然拿出一个苹果递给他:“吃个水果休息下,等下继续写字帖。”

接过苹果,阮颜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叶然不想让家里人跟着烦心,这种事情由她扛着就好了!

南宫辰回来的时候,眼底蕴藏的怒意,气冲冲地拉着叶然回到房间。

见状,夏玉莲被吓了一跳,不过却没有担忧,只是好奇这两个孩子怎么了。

卧室内,南宫辰捏着叶然的下巴,狠狠地磨牙:“你是故意的!”

注意到南宫辰发丝微乱,衣襟也有些微敞,叶然不禁有些诧异:“你真的自己去买的?”

她以为南宫辰会找侍卫去买。

南宫辰暗暗咬牙,他原本是打算找侍卫去买,可是忽然想起他此行就带了一个人!

“风被你借走了,我去哪里找侍卫?”南宫辰狠狠地瞪了叶然一眼。

闻言,叶然不禁有些心虚,她刚刚忘记了南宫辰不喜欢带人的事情。

“咳咳……那你可以随意找个人进去买嘛。”叶然拨开南宫辰的手,伸手揉了揉下巴。

真是不会怜香惜玉!

南宫辰眼底滑过一抹尴尬,他竟然忘记了这一茬!

迟迟没有等到南宫辰的回答,叶然秀眉微挑,玩味的看着南宫辰:“你不会是没想到这一点吧?”

“东西给你了,我先出去了。”南宫辰将荷包递给叶然,匆匆离开。

看着南宫辰的背影,叶然失笑地摇了摇头,果然还是一样不可爱!

打开荷包,里面有绢扇、手帕、肚兜……

拿出大红色牡丹的肚兜,叶然想到沈家绣坊里的场面,一个男子,买这种东西……

“噗嗤……”叶然顿时失笑,怪不得南宫辰要生气了。

收好肚兜,叶然开始检查手帕和绢扇。

这两个都是半成品,虽然绣工很相似,但是没有最后的步骤,就不能成为成品。

而且绢扇也不是丝绫,所以看上去也差了很多。

这布料……摸着怎么感觉有些异样?

叶然秀眉微皱,却也没有当回事,随手拿起手帕。

看来这叛变的人还真是把自己会的看家本领都用出来了!

收起所有的绣品,叶然眸光微冷,她还真的是对这些人过于仁慈!

叶然出门的时候,正巧看到回来的杨月。

“少东家,那县令已经收下了东西,而且以的绣娘和织娘也有十个人表示会回来。”杨月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招人的告示我也写好了,并且挂在了门外。”

满意地勾起唇角,叶然伸手扶起杨月:“月姨,以后见到我不需要行礼,无论日后府里多了多少下人,你都有特许。”

闻言,杨月眼底滑过一抹感动:“谢谢少东家!”

“好了,快点收拾收拾,吃饭吧。”叶然闻到饭菜的香味,早已经饥肠辘辘了。

跑到灶房找到夏玉莲,叶然眨巴着大眼睛:“娘,什么时候可以吃饭啊?”

“现在就可以了,你拿碗筷吧。”夏玉莲轻敲叶然的脑袋,将菜盛出锅。

叶然眼中瞬间放光,动作迅速地拿碗拿筷,帮夏玉莲端菜。

饭菜很快上桌,众人围坐在桌前,开开心心的吃着。

简单吃过饭,南宫辰拿出药材想要给叶然煎药,却被夏玉莲撞个正着。

“辰儿,你煎药做什么?”夏玉莲担忧的看着南宫辰:“难道是你生病了?”

叶然闻声赶来,在南宫辰说话之前按住他的肩膀:“是啊,娘你不知道,他前几日偶感风寒,现在需要吃几服药巩固身体。”

看出叶然不想让夏玉莲知道,南宫辰只好尴尬地点点头。

夏玉莲不疑有他,伸手接过砂锅:“那就给我吧,你回去休息,我煎好了给你拿过去。”

“那就麻烦夏姨了。”南宫辰将药材递了过去,默默地跟着叶然走出灶房。

站在院子里,叶然终于松了口气,只要没有让夏玉莲怀疑就好!

“你这样打算瞒到什么时候?”南宫辰剑眉微皱,不满的看着叶然。

按照叶然的情况,至少也要再喝十多服药材。

叶然狠狠地瞪了南宫辰一眼:“你要是敢说的话,我就跟你没完!”

这种事情让夏玉莲知道的话,只会徒增烦恼,还不如不说。

“纸是保不住火的!”南宫辰淡淡地扫了叶然一眼。

“哦?”叶然秀眉微挑,玩味的看着南宫辰:“那你倒是跟我娘说说,我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南宫辰顿时被噎住,这个原因……还真的没法说!

“我帮你瞒着,但是我不会帮你说谎。”南宫辰抿紧唇瓣,心中却有些歉意。

这件事情,他的确对叶然有些愧疚。

叶然伸手轻拍南宫辰的肩膀:“别抵赖,瞒着,在某种角度来说,也就是说谎!”

说罢,叶然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回到屋子。

看着叶然的背影,南宫辰有种拉过来狠狠打屁股的冲动!

还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一个时辰后,夏玉莲端着药来到南宫辰的房间。

“辰儿,喝药吧。”夏玉莲将药放在桌上,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夏姨,我一会喝,你先放着吧。”南宫辰尴尬地勾了勾唇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