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必须给点教训

我的书架

第一百九十六章 必须给点教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鼻尖与南宫辰的侧颜相距不到一公分,叶然瞬间脸色涨红。

察觉到叶然的心不在焉,南宫辰疑惑抬眸,赫然看到一张放大的脸。

这样的距离,双方甚至可以看到对方的睫毛。

南宫辰的手还搂着叶然的纤腰,两人以一种亲昵地姿势保持静止。

看着面前诱人的红唇,南宫辰的喉结微动,有种想要尝尝味道的感觉。

“殿下,属下……”

风刚刚赶回来,直接落在院子里,正准备汇报情况,忽然看清两人的动作,顿时语塞。

气氛瞬间陷入尴尬中,南宫辰眼底闪过一抹恼意。

叶然连忙推开南宫辰,别过脸躲在一旁,心脏不停地跳动,仿佛即将从胸口蹦出来。

风也反应过来,匆匆忙忙退出去:“属下告退!”

怀中美人不在,暧昧氛围被打断,这个时候出去有用吗?!

“不必了!”南宫辰冷冷地唤了一声,坐在椅子上品茶。

可是这样的动作,更加证明了他此刻正怒火中烧!

风欲哭无泪地上前躬身施礼:“殿下,叶姑娘……”

你们就不能在房间里卿卿我我吗?

“咳咳,你说说沈家的情况吧。”叶然轻咳一声,示意南宫辰稍安勿躁。

风这才想起来正事:“我看了沈家染坊一日,但是没有任何破绽。”

“没有破绽?”叶然秀眉微挑,沈从文将价钱定的和她一样,但是给绣娘的工钱却高了些,这怎么可能?

略微思索,叶然抬眸看向风:“你把他们的染布与织布过程告诉我。”

“是。”风将步骤细细的说了一遍。

叶然终于明白差在哪里了,沈家将缎布与绸布放在一起混织,而且染布的工序也省去了许多步骤,尤其是最后的晾晒,更是只有一遍就过了。

要知道,染布最重要的就是晾晒,若是晾晒的不得当,很容易令人感染皮肤病症!

叶然冷笑一声,这沈家还真的是胆大包天!

“接下来怎么做?”南宫辰猜出叶然已经有了主意,开口询问道。

“静观其变。”叶然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她一直秉承一个原则即: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次沈家会得逞,多半也是因为她的绣娘人心不足。

但是沈家若是再敢找她的麻烦,那她也不怕彻底回敬一次!

若非这样,沈家当真以为她是软柿子呢!

看到没有他的事情了,风悄然退去。

“自己去领二十军棍。”注意到风的动作,南宫辰淡淡的吩咐道。

敢打断他的好事,不惩罚一下,日后只怕会更加放肆!

风顿时浑身一僵,失落地垂着脑袋离开。

果然,还是没有躲过一劫!

听着主仆两人之间的对话,叶然险些失笑,故作淡定地喝着茶水。

待风离开后,叶然转头看向南宫辰:“天色已晚,你还不睡?”

“陪你练字。”南宫辰淡淡地应了一声。

随即,两人不约而同地想起刚刚的事情,脸颊都染上一抹红晕。

叶然轻咳一声:“我也要休息了,你自己练吧。”

语毕,叶然逃也似的回到了房间。

靠在门板上,叶然伸手紧捂胸口。

那里……狂跳不止……

看着紧闭的木门,南宫辰也轻抚胸口。

心里,似乎多了些莫名的东西。

虽然不知道这个东西会不会有害,但是他似乎很喜欢心中被填满的感觉。

夜渐渐深了,两人躺在各自的床上,却都望着窗外发呆。

昱日清晨,晨光初露。

叶然顶着两个黑眼圈坐了起来,烦躁地挠了挠头。

真是很想问问南宫辰,他的心里到底有没有她!

南宫辰的情况也差不多,不过他想问的是,叶然到底喜欢谁!

他始终记得叶然说过心中有个人!

但是贸然去问也不合适,他们两个也不是那种关系,他凭什么兴师问罪?

转头看了眼厢房的方向,南宫辰无奈地叹了口气。

两人同时打开门,看到对方后,视线交汇片刻,两人不约而同地关上了门。

夏玉莲听到声音,正要叫两人吃饭,谁知两人竟然又关上了门,不禁有些茫然。

随即想到了些什么,夏玉莲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然儿,辰儿,出来吃饭了!”夏玉莲摆好碗筷,高声唤着两人。

叶然和南宫辰这才缓缓从房间走了出来,各自安静地吃着早饭。

“今儿这是怎么了?平日不是很多话的吗?”夏玉莲好奇的看着两人。

“哪有那么多话说?”叶然给夏玉莲夹了菜:“娘,多吃点。”

最好不要再来打趣她!

看出叶然不好意思,夏玉莲顿时轻笑,没再说话。

简单吃了早饭,叶然便去铺子准备开门的事情了。

叶然吩咐杨月去买点爆竹,怎么说也算是重新开张,去去晦气。

挂好爆竹,叶然趁着晌午人多的时候,亲手点燃。

爆竹声震耳欲聋,集市上的人不知不觉便围了过来。

叶然站在椅子上,拿出手帕大声叫卖:“乡亲们都来看看,我绣莲阁的帕子新添了江南苏绣,牡丹海棠各种花色栩栩如生,应有尽有,更有苏绣的香囊,海棠村刺绣的荷包,物美价廉……”

众人纷纷好奇的看着叶然,眼底对叶然手里的手帕有些期待。

江南苏绣啊,那可是多少人都学不会的绣法!

没想到他们这小小的县城却有了苏绣!

“掌柜的,苏绣是不是更贵了?”

“我们可买不起贵的帕子啊,若是贵的话,我们就不买了。”

“我听说沈家还在降价卖呢!”

叶然将这些谈论尽收耳中,不动声色地拿出帕子与簪子:“绣莲阁歇业多日,今日也算是重新开业,所以每位客人都有礼品,之前的数量也不会清空!”

看着叶然手里精美的簪子,所有妇人眼前一亮。

“而且这苏绣也只是比平常贵了两文,但是你们想想看,京城很多大户人家都看不到苏绣,难道这两文不值得吗?”叶然向众人展示了苏绣的帕子。

苏绣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绣花,每朵花都会用层次来体现逼真感。

那种感觉,就像是真的捧着一朵花似的。

在场女性都有些控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了,没有哪个女子会不喜欢这种手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