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二百零七章 气场碾压

我的书架

第二百零七章 气场碾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直觉告诉他,不能让叶然与南宫辰在一起!

南宫辰轻哼一声:“我在哪里,与你有什么关系?”

“你若不走,那我也不走。”左少白固执的站在原地,不想让叶然单独面对这个阴晴不定的家伙。

“紫鸢!”南宫辰有些恼火,冷声唤到。

叶然惊觉不妙,出声阻止:“少白兄,你还是先走吧,我这里不用担忧。”

“然妹,你真的可以吗?”左少白眼底满是担忧,总觉的南宫辰好像是带着火气来的。

叶然笃定地点点头:“我真的没事,你放心。”

看着两人郎情妾意的模样,南宫辰狠狠地拍了下桌子。

紫鸢不敢耽搁,上前拎着左少白离开了房间。

离开时,紫鸢很贴心地带上门。

就这样被卖了,叶然顿时满头黑线,这个臭丫头!

叶然只好转身回到椅子上,谁知南宫辰站在她的身后,害她险些撞了上去。

“你……”叶然正要询问,忽然被南宫辰捏住下巴,被迫看着他。

低眸看着叶然清丽的容貌,南宫辰黝黑的眸依旧深不可测:“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你不清楚?”叶然翻了个白眼,不满地看着南宫辰。

南宫辰轻抚叶然的唇瓣:“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知道有人给我下毒?为什么会知道我会遇刺?难道你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原来是因为这件事,叶然暗暗磨牙,江凡这个叛徒!

“我不是跟你说过嘛,我做梦的时候,会梦到将要发生的事情啊!”叶然想起以前扯得谎,现在也只能拿这个出来解释。

南宫辰微微挑眉,玩味的看着叶然:“哦?你确定?”

她千里迢迢赶来,却不露面,暗中保护他,她真的以为,他还会看不出,她对他的担心吗……

“是啊,我在家的时候梦到你会被刺杀,所以给你做了软甲,后来得知德妃举办寿宴,我又梦到你会被下毒,所以我才来救你啊!”叶然偷偷咽着口水,心中紧张不已。

清楚发现叶然眼底的紧张,南宫辰冷笑一声:“你觉得我会信?”

这叶然,一定的关心她,所以才会来京城找他……

“信不信由你!”叶然心虚地推开南宫辰,转身要跑。

猜到叶然的想法,南宫辰伸手拉住叶然的皓腕:“你觉得你能跑到哪里去?”

“谁说我要跑了啊?”就算是这么想的也不能承认!

叶然不停挣扎着,南宫辰看着怀中的女人,忽然低头吻住叶然的红唇!

两唇相触,叶然瞬间愣住,呆呆的看着南宫辰。

柔软的感觉,令南宫辰忍不住涉及更深。

察觉到南宫辰的入侵,叶然更是震惊,却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做了。

双手放在南宫辰的胸前,有种欲拒还迎的感觉。

叶然傻傻的由着南宫辰吻她,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半晌,叶然终于反应过来,连忙伸手推开南宫辰,仓皇逃离。

忽然被推开,南宫辰有片刻怔愣,回过神后,已经看不到叶然的影子了。

看来他刚刚把她吓到了,所以,才没有问出心中想问的话,南宫辰无奈苦笑,看来只能等有机会再问了……

她的心里,到底是否有他……

想着,他不禁伸手轻触唇角,南宫辰若有所思地舔了下唇瓣,没想到那丫头的味道……还不错!

叶然慌不择路地跑着,她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直到跑不动时,叶然才靠着树,缓缓坐下来。

胸口那里不停的跳动着,叶然长呼一口气,试图平复心中的狂跳。

刚刚南宫辰的动作完全吓到她了!

没想到温润如玉的南宫辰也有这样的一面,叶然不禁心慌意乱,若不是即使回过神,怕是要被南宫辰吃干抹净了!

叶然心悸不已,伸手抚上微肿的红唇,眼底满是纠结。

南宫辰明显是怀疑她未卜先知的能力,可她也不能说实话,这样的谎言不知道他还能信多久。

不过南宫辰这样的举动,是不是说明他已经爱上她了?

可他们如此的差距,真能在一起吗?

“姑娘,你怎么在这里啊?”

耳边忽然传来紫鸢的声音,叶然收起思绪,转头看了过去。

只见紫鸢气喘吁吁地站在她身后,眼底满是担忧:“刚刚殿下要我来寻你,说是怕你出事。”

“我没事,辛苦你了。”叶然轻柔地帮紫鸢整理着鬓边的碎发。

紫鸢脸颊微红,却也习惯了叶然这样亲昵的动作:“那我们回去吧,殿下该着急了。”

“嗯。”叶然微微点头,带着紫鸢缓缓回到客栈。

推开房间门,叶然发现南宫辰已经离开了,默默地松了口气。

她现在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南宫辰。

“殿下走了?”紫鸢不禁有些失落:“姑娘,你是不是和殿下吵架了?”

叶然是真心对她好,所以紫鸢也是真心替叶然着想。

“我们没吵架,可能是他有事情要处理吧。”叶然示意紫鸢放松:“对了,我们明日就回去,你记得准备一下。”

不能耽搁了!

叶然害怕耽搁久了,她和南宫辰之间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昱日清晨,叶然早早起身收拾行李。

谁知推开门时,赫然看到南宫辰站在门外,叶然愣了下,眼底满是尴尬。

“你这是要去哪?”南宫辰微挑剑眉,戏谑的看着叶然。

明知故问!

叶然认命地回到房间,倒了杯茶水:“我准备回去了。”

“不急,今日我带你去看看铺子,你回去之后就可以搬过来了。”南宫辰微笑着将手里的纸包递了过去,对昨晚的事情只字不提。

接过纸包,叶然不禁有些诧异:“这是陈记的包子?!”

那他岂不是很早就去排队了?叶然心中不禁有些感动。

“快吃吧,今日要看好几个铺子呢。”南宫辰端起茶杯,若无其事地品着茶。

但是发丝上的露珠却令叶然有些感动,吃着手里的包子,叶然唇角不自觉地上扬。

“两间铺子,一座染坊,一所宅院与一间医馆,这些够么?”南宫辰拿出一张宣纸,看着上面的地址,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