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二百二十三章 算错了时间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二十三章 算错了时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而且你这几日身体也好转了许多,但是你不知节制,依旧去青楼消遣,身体自然越来越差!”叶然冷冷的看着男子:“无论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来闹事,我给你句忠告,想活命,一月内在家静养,否则不出三日,你定会因为身子亏虚而亡!”

男子顿时瑟缩了下身子,惊恐的看着叶然:“你、你少来吓唬我!”

“是不是吓唬,我们可以拭目以待。”叶然嘲讽一笑,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紫鸢,送客。”

“是。”紫鸢应了一声,来到男子面前:“请吧。”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是继续闹下去也没有用,男子狠狠咬牙,气恼离去。

众人从两人的对话中也悟出了大概,纷纷对着男子指指点点。

叶然则是继续给下一位病人诊治。

忙碌了一日,叶然终于有时间起身活动一下。

“走吧,我们去下青楼附近的店。”叶然看着方管事关了医馆的门,这才转身上了马车。

马车缓缓行驶在空旷的街道上,叶然翻看着紫鸢带回来的账本。

这是集市店的账本,叶然细细翻着,开业初日,就净赚了五百两左右。

叶然满意地挑了挑眉,这些银子还没有算订货的钱,若是全部加上,一家店就近千两了。

按照这样下去,成为京城的富商,也是指日可待。

半晌,马车停在了绣莲阁门前。

紫鸢看着不远处的灯火辉煌,下意识皱了皱眉:“小姐,不若我去给您拿账本好了,这里属实有些杂乱……”

紫鸢说的很含蓄,但叶然却听出了弦外之音。

“放心吧,我既然敢在这边开店,就不怕别人传闲话。”叶然掀开车帘走了出去,迈步走进绣莲阁内。

“客官对不起,小店打烊了。”

叶然刚刚走进店内,一名小二便歉意的拦住了她。

不待叶然发话,店内的管事便轻拍小二的脑袋:“眼睛瞎了?连东家都认不出了?”

“罢了,我也不常来,不认识也无所谓。”叶然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径直走进柜台。

账房连忙将账本递了过去:“少东家,这是今日的利润。”

接过账本,叶然翻了下,秀眉轻蹙:“为什么利润不过几十两?”

照理来说,这边的青楼很多,购买的人也应该比集市多才是。

“这……”管事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缘由。

叶然正要询问时,外面忽然传来脚步声。

只是人还未进来,便被小二挡在了门外。

低眸看着账本,叶然顿时灵光一闪!

“掌事,我且问你,今日来的客人,是不是都在下午来的?”叶然合上账本,轻声询问。

掌事细细回忆了下,惊讶地点点头:“的确是这样,不过您怎么知道?”

“这就对了,青楼夜夜笙歌,白日自然都在休息。”叶然轻笑着摇了摇头:“这样吧,日后这里改成申时开门,营业到丑时便好。”

怪不得没有生意,原来是开门的时间不对!

掌事连连点头:“那我现在就去开门营业。”

“不必了,今日大家都忙了一日,早些休息。”说着,叶然拿起毛笔在宣纸上写下营业时间:“等下将这个贴在外面,明日便照着这个时间营业。”

“是。”掌事赞赏的看了眼叶然,伸手接过宣纸。

若是现在开门营业的话,虽然会赚许多银子,但是肯定会令伙计有怨言。

叶然深知这个道理,所以今日她宁愿用损失的银子买个教训。

交代好全部事宜,叶然便带着紫鸢回府了。

接下来的两日,两个店按照叶然的吩咐,每日都能净赚近千两。

叶府,青松院。

夏玉莲看着账本,笑得合不拢嘴。

“娘,您这都笑了一早上了,该歇歇了。”叶然将茶水递了过去:“喝点茶,润润喉。”

接过茶水,夏玉莲却不急着喝:“然啊,娘从未想过会赚这么多银子,这不会是梦吧?”

“不是梦,娘大可以放心。”叶然笑着摇了摇头。

夏玉莲依旧不敢置信,就在数月之前,她还为了生计发愁,谁能想到,数月之后,她不仅衣食无忧,而且越来越富有!

账本上记录着每笔银子的动向,夏玉莲心中一算,她们现在坐拥的财富,已经近万两了。

京城的两间铺子日进斗金,开元县与上清镇的铺子也收获颇丰。

合上账本,夏玉莲满足地叹息一声:“现在若是能够给你找门好亲事,娘就彻底死而无憾了。”

“呸呸呸,娘瞎说什么呢?”叶然不满地瞪了眼夏玉莲:“娘一定可以长命百岁的!”

夏玉莲握住叶然的手:“娘不奢求长命百岁,只要能够再多陪你几年,娘就满足了。”

“娘,有个神医女儿,您就是想死,只怕阎王都不敢收你!”叶然不禁有些鼻酸,虽然她已经尽力为夏玉莲调理了,可是多年来的劳累加上心结,不是一时半刻能够治好的。

“那是,我家然儿是最棒的。”夏玉莲自豪地点点头。

叶然笑着握住夏玉莲的手,两人谁都没有说话,享受着难得静谧的时光。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紫鸢匆匆走进房内,看到这一幕时,咽下了到唇边的话语,默默地退了出去。

猜到紫鸢有事要说,叶然抽回手:“娘,我该去医馆了,你在家里好好休息。”

“去忙吧,娘这边不用担忧。”夏玉莲微微点头,没有阻止叶然。

叶然转身走出房间,紫鸢迎上来想要说话,却看到叶然微微摇头,顿时了然。

两人出了青松院,叶然才开口询问道:“说吧,怎么了?”

“小姐,那日的男人死了。”紫鸢轻声汇报着情况:“早上发现的,死在了青楼里。”

叶然嘲讽地勾起唇角:“我已经提醒过了,既然他不听,那只能说他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

“话虽这样说,但是难保不会被有心人大做文章……”紫鸢担忧的看着叶然。

这个担忧不是没有道理,叶然略微思索,心中已有主意。

“我们去医馆看看吧,我倒是想要看看她们还能闹出什么事情来。”叶然眼底满是讽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