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唱大戏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三十六章 唱大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话落,宋大夫忽然哈哈大笑:“掌柜的,你说的真精彩,若是想要我当替死鬼便直说,不需要这样冤枉我!”

“宋大夫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叶然嘲讽的看着宋大夫:“紫鸢,钱大夫也看了许久的戏了,把他请进来吧。”

语毕,紫鸢直接将人群中的一名老者推了出来。

众人看清老者容貌后,纷纷震惊不已,这正是安月堂的钱大夫!

钱大夫见被认出来,迅速整理了下仪容,不满的看着叶然:“叶掌柜这是何意?难道我不能来看热闹?”

“当然可以。”叶然笑着点点头:“但是这出戏现在需要您来唱了。”

钱大夫瞬间变了脸色:“你什么意思?自己多行不义,还要扯上我?”

“是我多行不义,还是有人蓄意陷害,钱大夫还是先看看这个吧。”叶然直接将一沓银票扔在钱大夫脚下。

看到银票时,钱大夫与宋大夫脸色纷纷变得惨白。

“这银票上面是钱大夫的印章,可却在宋大夫房里找了出来。”叶然随手再次拿出一个信封:“当然,你们可以说是关系好互相赠与,那这信里的内容,要不要我读出来呢?”

“这、这信是……”钱大夫震惊的看着叶然,随即狠狠地瞪着宋大夫。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是说了要他烧了信吗?

“自然是二位交涉的信,写着陷害我祥安医馆后,还有多少报酬……”

“不可能!”宋大夫高声打断了叶然的话:“我明明已经把信烧了……”

宋大夫猛地反应过来,可是众人都听到了他的话,收声也晚了。

此时,叶然缓缓拿出信纸:“原来真的是二位,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你炸我?”宋大夫狠狠地磨牙,没想到叶然竟然来这一手!

“明明是宋大夫自己心虚,与我何干?”叶然嘲讽的看着宋大夫:“紫鸢,将这两人送去衙门,至于这银票,就分给那些买了萝卜的病人吧。”

叶然漫不经心地把玩着白纸,眼底闪烁着讽刺。

宋大夫和钱大夫无力地跌坐在地上,事到如今,不仅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且赔了夫人又折兵!

两人垂头丧气的准备离开,身后却传来叶然的声音。

“二位这是要去哪啊?”叶然轻笑一声:“难道两位觉得这样就解决了吗?”

两人诧异的看向叶然,宋大夫最先压制不住脾气:“那你还想怎么样?”

“当初这位公子要我给个公道,而我答应了就必须做到。”叶然冷声吩咐道:“方管事,找人送他们两人去衙门!”

扑通两声,两人直接跪在叶然面前。

若是去了衙门,他们真的会没命的!

叶然全然不理会,转头看向男子:“不知公子可满意我的处理?”

“这……”男子没想到叶然把话语权给了他:“我觉得还是……”

“我就知道公子不会满意,那就给我打一顿在送去衙门!”叶然高声打断了男子的话。

男子顿时脸色惨白:“这样是不是有点过了?”

“哦?”叶然秀眉微挑,淡淡地扫了眼男子:“公子莫不是忘了,刚刚可是你要我给的说法。”

言下之意,也就是这两人自作自受!

男子看着叶然的眼眸,不敢再说话,生怕叶然等下找他算账。

见男子没有用,宋掌柜只好大声求饶:“掌柜的,我知道错了,我只是猪油蒙了心,我以后不敢了……”

“我可是安月堂的掌柜,叶然你敢!”钱大夫怒视着叶然。

“咳咳。”叶然清咳一声,紫鸢上前直接给了钱大夫两个耳光。

钱大夫直接被打蒙了,从来都没有人敢这样对他!

“叶然,你竟然敢!”钱大夫眼底满是恼怒:“你知不知道安月堂的主人是谁?”

闻言,叶然动作微僵,忽然轻笑出声:“钱大夫,我劝你还是闭嘴吧,否则你可不是挨一顿揍这样简单。”

经过提醒,钱大夫瞬间脸色惨白,若是他真的说了那人身份,怕是他会死无葬身之地!

但是这话也让他明白了,那就是叶然全然不惧怕二皇子的身份!

钱大夫脸色灰败的被拖了出去。

见状,宋大夫抖得更厉害,爬上前抓住叶然的裙摆:“叶掌柜,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吧。”

叶然扯回裙摆,面色波澜不惊:“我给过你很多机会了,你自己不珍惜,如今还想要机会?”

“掌柜的……”林大夫挣扎许久,还是站了出来。

只是话未说出口,就被叶然打断:“林大夫!你还是做好本职工作吧!”

林大夫终于明白,叶然这是真的恼了。

她可以不在乎别人是否尊重,也可以不在乎下人是否尽心,但是却不能容忍别人的背叛!

明白了道理,林大夫无奈苦笑,退回人群中。

方管事连忙带着人将宋大夫叉了出去。

“掌柜的,我真的不敢了!掌柜的!”宋大夫不停地挣扎着,却还是被带了出去。

叶然把玩着手里的绣帕:“好了,现在你们也回去工作吧,日后都给我警醒着点,否则今日的宋掌柜,便是明日的你们!”

“是。”众人齐齐应了一声,纷纷退去。

叶然转头看向朱掌柜和牛兴旺:“让二位掌柜看了场闹剧,真是对不住。”

“哪里的话,能够喝到这样好的普洱,也是牛某的荣幸。”牛兴旺朝着叶然举了下茶杯。

这普洱可是和龙井并肩的好茶,可见叶然的实力。

“牛掌柜说笑了,您那里的雨前龙井才是高档货。”叶然扫了眼朱掌柜:“朱掌柜,我今日找您来,一是作证,二是跟您说说这进货的事情。”

朱掌柜下意识咽了下口水,端着茶杯的手哆哆嗦嗦的,导致里面的茶也洒了不少。

他以为叶然只是寻常的丫头,在中间谋取了不少利润,却没想到叶然这样雷厉风行!

见状,牛兴旺心中已然猜到大概,看来叶然这是算总账来了!

“朱掌柜,别紧张,这么好的茶洒了,太过可惜。”叶然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我账目上缺少的药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