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二百四十章 贤妃娘娘

我的书架

第二百四十章 贤妃娘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只见叶然丝毫没有想出来的意思,方管事顿时了然:“您有事可以和我说,我会代为转达。”

“我是要让她给一位贵人诊病,你能治病?”男子轻蔑地扫了眼方管事。

贵人?叶然轻挑眉头,起身走出屏风:“那请问病人现在何处?”

“你就是神医?”男子上下打量着叶然,放肆的目光令人恼火。

不过叶然却淡然处之:“算不上神医,不过是旁人的谬赞而已。”

“倒是很有自知之明。”男子嘲讽一笑:“走吧,能给我家主子治病,可是你的荣幸。”

紫鸢恼火地想要打人,却被叶然拉住了手臂。

“真对不住,我不上门看诊。”叶然神色淡然,将紫鸢拉回身后。

“你说什么?”男子震惊的看向叶然,分明是没有被这样否定过:“你知不知道,给我家主子看病可是莫大的荣幸!”

说着,男子想要摔了茶杯做警告。

叶然不疾不徐地开口道:“茶杯是五十文,摔之前记得把银子备好,而且我这个人脾气不好,若是我这里有什么东西损坏,公子就有可能横着出去了。”

男子的动作顿时僵住,他也听说过叶然前几日的事迹。

讪讪地收回手,男子轻咳一声:“少废话,你到底去是不去?”

“公子虽然不是正常人,但是听力应该没问题吧?”叶然抬眸扫了眼男子:“我说过,不上门看诊。”

男子脸色骤变,狠狠的瞪着叶然:“你说我不正常?”

“难道公子是正常人?”叶然淡淡地勾着唇角:“我劝公子回去问问,若是真的想看病,就趁我没生气之前过来,否则你们就算是来了,我也不伺候!”

说罢,叶然转身回了屏风后面,不再去看男子扭曲到变形的脸色。

真是不可理喻!男子狠狠地甩袖离去。

紫鸢好奇的看着叶然:“小姐,您为什么说他不正常啊?”

“紫鸢,你有没有进过皇宫?”叶然没有回答问题,转而询问另一个问题。

紫鸢不明所以地点点头:“这和皇宫有什么关系?”

“你想想皇宫里的人,在回忆下刚刚男子的特征。”叶然神秘一笑,闭口不答。

略微思索,紫鸢震惊的看向叶然:“他、他不会是……”

叶然伸手挡住紫鸢的唇瓣:“祸从口出,自己知道就行了。”

她能够看出那男子就是宫里的太监,而他口中的贵人,绝对是某位娘娘!

至于到底是谁,等下便会知道了。

果不其然,一个时辰后,太监再次归来,带着一名头戴面纱的女子。

女子坐在叶然对面,轻笑一声:“姑娘还真是难请,非要我亲自前来。”

“若是旁人尊敬我,我便好说话。”叶然唇角微勾:“夫人戴着面纱,我要怎么诊病?”

女子自然知道她身边的人是什么脾气,所以自动屏蔽了叶然的前半句话:“大夫诊病不是把脉便可吗?”

“非也,岐黄之术乃是望闻问切,望在首位,可见其重要。”叶然转头朝紫鸢递了个眼神。

紫鸢心领神会,拉上挡帘,悄然退了出去。

“现在只有我们二人,夫人可以掀开头纱了。”叶然做了个请的动作。

女子略微迟疑片刻,也就掀开了头纱:“姑娘能看出我下人的身份,怕是也猜到了我的身份。”

抬眸看了眼女子的面容,叶然心中微惊,这不是七公主的生母贤妃吗?

叶然微微皱眉,忽然想起,前世贤妃就是在年底去世的!

她们两人只是在宴会上粗粗见过一眼,所以叶然也没有情绪波动:“我的确猜到一些,但是在这里,您只是我的病人。”

“姑娘是个聪明人,那我也就直说了。”贤妃悠悠的叹了口气:“我最近总是觉得身子乏得很,找了很多大夫,可是都说我没事,但我就是担心……”

叶然了然地点点头:“看夫人面色发青,许是很久没有睡好了吧?”

“是啊,自从身子不适之后,就算是困倦也难以入睡。”贤妃眼底滑过一抹无奈。

“请夫人将手腕递给我吧。”叶然伸手打在贤妃脉上,顿时心头一跳。

脉搏虚浮,显然是中毒的症状!

想到前世她的突然去世,叶然忍不住轻笑,原来这是有人容不下她了。

“姑娘,你可查出我的病症?”贤妃急切的看着叶然。

叶然望着贤妃,久久不语。

这贤妃对她貌似没有什么用,她也不需要因为她而得罪幕后的人。

不过……

叶然冷冷一笑,贤妃是当今宠妃,虽然只有一个女儿,但也是皇上面前的红人。

而贤妃死后,得宠的就变成了德妃,德妃又是南宫海的母妃,也就是说得利的最终是南宫海!

可她这一世偏偏不想让南宫海如意!

“夫人近日的吃食有没有变化?”叶然不动声色地收回手。

贤妃愣了下,仔细回忆片刻:“其他倒都正常,但是我最近新加了一份藕粉丸子……难不成是藕粉丸子有问题?”

“或许。”叶然执笔写了个药方:“夫人按照这个药方抓药,连服三日,症状便可痊愈。”

“姑娘,还请你直言相告。”贤妃忽然紧紧地攥着叶然的手。

叶然淡淡地扫了眼贤妃:“夫人,实话便是您中毒了,至于您的大夫为什么不说,那就是夫人您自己的事情了,至于藕粉丸子有没有问题,这就要您自己查证了。”

言下之意,她是不会掺和这些事情的。

看着叶然冷淡的面容,贤妃忽然轻笑着摇了摇头:“你这姑娘果然不同凡响,这样吧,我想你也猜到我的身份了,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现在请你告诉我,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夫人,您把近些日子的饮食都说一遍吧。”叶然状似无奈的叹了口气,眼底迅速滑过一抹狡黠。

她要的就是贤妃这句话!

贤妃细细回忆了下,将全部的食物都说了一遍:“八宝鸭、桂圆莲子汤、蟹粉酥……”

“这些食物没有相克的。”也就是问题肯定出在藕粉丸子上。

“我知道了,多谢姑娘相告。”贤妃感激的看了叶然一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