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给我烧了

我的书架

第二百四十六章 给我烧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前世为了帮南宫海,她可是将摸索人心这点学习的十分透彻!

可是即使看透了所有人的心,她也没有算到南宫海最后会对她那样狠!

“小姐?”察觉到叶然似乎陷入深思,紫鸢轻声唤着叶然。

刚刚叶然周身围绕着冰冷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叶然骤然回神,转头看向紫鸢:“怎么了?”

“这几日都没有时间去医馆,您现在要去看看吗?”紫鸢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

略微思索,叶然微微点头好啊,反正现在也没事,去看看就当做打发时间了。

“也好,反正这边的事情也解决了。”叶然带着紫鸢前往祥安医馆。

两人来到医馆的时候,正巧遇到来找叶然的南宫升。

叶然顿时脸色一变,转身便要离开,谁知南宫升已经先人一步,拦在了她的面前。

“叶姑娘不必躲着我吧?”南宫升笑嘻嘻的看着叶然,眼底却闪过一抹不容质疑的光芒。

“我哪里躲着二皇子了?我只是想起东西忘在家里了。”叶然淡然一笑,转身走进了医馆。

带着南宫升来到屏风后面,叶然做了个请的动作:“二皇子有何话,直说便是。”

“其实也没有什么,只是最近看到有些好东西,想要送给你而已。”说着,南宫升身边的小厮便将托盘递了过来。

叶然秀眉轻挑:“您这是什么意思?”

南宫升笑而不答,直接掀开红布。

一件翠绿色的襦裙展现在叶然面前,南宫升期待的看着叶然:“你觉得怎么样?”

“很好看,不过不适合我。”叶然牵强地扯了扯唇角。

“怎么会?”南宫升将襦裙递了过来:“你肤色很白,这个颜色很衬你。”

“这就不见得了吧!”

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吊儿郎当的声音,叶然诧异的抬眸,果然是江凡!

只见江凡也抱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按照我家王爷的话说,叶姑娘最适合白色。”

说着,江凡直接掀开红布,一件纯白色的交领襦裙出现在众人眼前。

转而看向南宫升的襦裙,相对来说比较凉快,因为那是齐胸襦裙!

叶然秀眉微挑,抬眸看向江凡:“你这个时候来捣什么乱?”

“不怪我,王爷的吩咐,我办不到要挨揍的!”江凡凑到叶然身边,与她轻声咬耳朵。

见状,南宫升不禁有些恼火:“江凡,你算什么东西?本王说话的时候,轮得到你来插嘴吗?”

“二皇子,臣是奉了三皇子的口谕!”江凡冷冷地瞪了眼南宫升。

紫鸢适时递给叶然一杯茶水,示意她坐下看戏。

叶然也没有拒绝,一边品茶一边看着两人吵架。

“再说打狗还要看主人,您这样骂我,就不怕三皇子找您算账?”江凡越想越觉得生气,再次开口说道。

“噗……”

话语刚落,叶然一口水喷了出来。

诧异的看着江凡,叶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自己骂自己是怎么想的?

众人疑惑的看了眼叶然,随即反应过来江凡的话,纷纷失笑。

江凡顿时尴尬的别过脸:“你好好的喝茶,不能不闹动静?”

“谁叫你语出惊人?”叶然转身换了张面纱,随即若无其事的继续品茶。

插曲很快过去,南宫升狠狠地瞪着江凡:“这话说的好,你不过是条狗,也配在本王面前嚷嚷?”

“你!”江凡顿时语塞,险些气昏过去。

“紫鸢,你说跟狗说话的人,算是同类还是变态?”叶然故作疑惑地询问着紫鸢。

紫鸢险些失笑出声,连忙掩饰住唇角的弧度,故作认真的回答:“我觉得应该是同类,否则也听不懂狗说话啊!”

被骂还不能反驳,南宫升一口银牙险些咬碎:“这裙子我已经送过来了,你看是不是需要进去试试?”

“叶然,你还是试试这件吧,三皇子亲手设计的!”江凡故意大声开口道。

叶然面色一僵,狠狠地白了眼江凡,这个蠢货!

说是南宫辰送来的都不能当场穿,更何况是南宫辰亲手设计的?

若是真的穿了,坊间必定流传着闲话,到时南宫辰的名声就彻底毁了!

“怎么可能是三皇子设计的?他又不会这些女子的东西!”叶然暗暗磨牙,等会人走了,看她怎么收拾他!

江凡这才反应过来,尴尬地轻咳一声:“我说错了,是三皇子命人设计的,他在一旁监工来着。”

这话还差不多!

但是叶然面临着巨大的问题,现在若是收了南宫辰的礼物,南宫升肯定会找麻烦,可若是不收,估计南宫辰明日就带着大军杀回来了!

“这两件裙子都好漂亮,紫鸢,你去收下吧。”略微思索,叶然还是两件都收了下来。

反正这二皇子日日送礼物,多收一个也算不了什么。

可是江凡的脸色却变了,叶然这样做的话,南宫辰怕是会很生气啊!

果不其然,当南宫辰收到江凡的信件时,险些将桌案拍碎!

就算是他猜得出叶然是为了他的名声考虑,南宫辰也不想叶然穿着别人的衣服!

这几日,南宫升送了许多的东西,而他都是十倍百倍的给叶然送去。

如今这件裙子也是他亲手设计,亲自看着绣娘做出来的,难道还抵不过南宫升的衣服?

越想越气,南宫辰转身走出帐篷,他要回去问问,叶然到底怎么想的!

“报!”

南宫辰刚刚走出帐篷,一个小兵便来到他面前,手里还拎着一个包袱。

“这什么?”南宫辰身边的俞参将开口询问道。

“这是将军府派人送来给王爷的。”小兵恭恭敬敬地汇报着。

将军府?南宫辰伸手打开包袱,只见一件翠绿色的裙子摆在眼前,上面还有一封信。

拿起信件,南宫辰细细的看了眼。

“别激动,刚刚的信纸太短,我话没说完,叶然收了裙子就给我了,说是要我随意处置。”

一如既往的欠收拾!

南宫辰唇角微微抽搐,低眸扫了眼襦裙:“给我拿去烧了,一点痕迹都别让我看到!”

“是。”小兵拿着衣服迅速离开。

俞参将看着南宫辰的背影,不禁有些疑惑,这王爷的心事,还真是越来越难猜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