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二百五十七章 费尽心力的一餐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五十七章 费尽心力的一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紫鸢打开餐盒,将汤盅放在火炉上:“这是小姐让我带来的羊汤和饺子,灶房在哪里?我去煮饺子。”

“叶然让你带来的?”江凡忽然出声询问道。

紫鸢不明所以地点点头:“是啊,考虑到你也在这里,所以给你也准备了一份。”

“哇!”江凡顿时惊呼一声,自动忽略了紫鸢的后一句话。

南宫辰瞬间黑脸,这个家伙居然蹭吃!

“你是不是该滚回去了?”南宫辰暗暗磨牙,忽然感觉江凡好碍眼!

江凡动作微僵,诧异的看向南宫辰:“为了这点吃的,你就要赶我走?”

见状,南宫辰不禁微怔,他对江凡貌似真的有些过分了。

“你怎么能够这样没有良心啊?”江凡忽然哀嚎一声:“没有这些东西的时候,你可从来没有赶我走过……”

说着,江凡愤恨的看着紫鸢手里的汤盅:“看来这个东西是祸害,我要尽快消灭它才行!”

江凡拿起筷子,朝汤盅伸出魔爪。

啪!

手背忽然被拍了一下,江凡委屈的看着紫鸢:“你做什么啊?”

“着什么急啊?这汤在来的路上都冻了,需要热热!”紫鸢赏了江凡两个白眼,将汤盅放在炭火上烤。

南宫辰默默地低下头,亏他还以为江凡是真的难过!

香味阵阵传进帐中,士兵很快将两个托盘端了进来。

四盘白白胖胖的饺子被放在桌上,南宫辰食欲瞬间被吸引了起来。

径直来到桌边,南宫辰拿起筷子,夹起一个饺子放在口里。

一口下去,汤汁四溅,满口留香!

“好吃!”南宫辰忍不住开口赞叹。

紫鸢得意地扬起下巴:“这可是我家小姐亲自调馅包出来的,自然好吃。”

“你说这是叶然亲手做的?”南宫辰诧异的看着紫鸢,到底是有意还是巧合?

“是啊,小姐为了做这个饺子,特地去城郊打了野兔,足足用了三十多只兔胸肉才包出了七盘饺子。”紫鸢一边搅动羊汤,一边跟南宫辰说着用料。

南宫辰忽然觉得着饺子有千斤重,令他难以下咽。

不过紫鸢并没有注意到南宫辰的反应,兀自说着:“还有这羊汤,小姐怕王爷在这边吃不好,用了些许人参,还有一些滋补的药材。”

“为了抓兔子,小姐日日趴在雪山上,身子冻僵了都不肯走。”紫鸢无奈的叹了口气:“我说可以做陷阱,但是小姐说,王爷只喜欢吃活兔子,冻死就不新鲜了。”

营帐中飘起阵阵羊汤的香味,紫鸢端起汤盅,一人倒了一碗。

不过南宫辰和江凡谁都没有喝,只是看着桌上的饺子和羊汤,面色复杂。

江凡心中五味杂陈,说不清是嫉妒还是羡慕,终是化成苦涩和酸涩,在胸腔中弥漫着。

而南宫辰则是既感动,又觉得诧异。

他母妃给他做的就是兔胸肉饺子,不过冬季都是冻死的兔子,所以味道没有这样鲜美。

令他疑惑的是,叶然怎么会知道他立冬这日的习惯?

当初叶然说是会梦见他,难道真的是她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撇开这个不说,叶然明明这样在意他,可是那日为何要拒绝他?

紫鸢看着南宫辰越来越晦暗的面容,不禁有些疑惑:“王爷,少将军,你们怎么都不喝啊?这羊汤不能再热了!”

此话一出,两人瞬间回神,纷纷拿起勺子吃了起来。

鲜美可口的饺子,香浓味美的羊汤,令整个营帐都暖和了起来。

两人吃过饭后,紫鸢带着汤盅和碗离开了兵营,临走时将叶然让带来的香包留了下来。

南宫辰把玩着香囊,唇角挂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真羡慕你,每隔半月,叶然就会把新香囊给你送来。”江凡抛着手里的香囊:“我就命苦了,只有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才有这待遇,否则就要自己去拿。”

南宫辰淡淡地扫了眼江凡:“没让你花钱就不错了。”

江凡顿时黑脸,气愤的看着南宫辰:“还是不是兄弟了?”

“你说呢?”南宫辰剑眉微挑,刚刚吃了那么多的饺子,还跑到他盘子里抢了几个,真的以为他不会算账吗?

见状,江凡瞬间怂了,默默地躺回椅子上:“别激动,我刚刚什么都没说!”

这还差不多,南宫辰满意地点点头,随即转身回到书桌前,继续作画。

叶府,落梅院。

紫鸢回到院中的时候,便看到叶然正在做成衣。

“哇,这衣服好漂亮啊!”紫鸢赞不绝口,眼底满是惊艳。

叶然微微一笑:“回来了?快点坐下歇歇吧。”

“嗯,王爷对饺子和羊汤赞不绝口呢!”紫鸢一边倒水,一边说着两人的反应。

而叶然只是笑着听紫鸢说,没有任何意外。

前世她给南宫辰做的时候,南宫辰的反应已经告诉她,他很喜欢!

“话说回来,小姐你这是什么针法啊?”紫鸢好奇的看着叶然手里的衣服。

叶然将花纹展开:“我绣的是锦绣花开,需要让每朵花都能熠熠生辉,所以每朵花我都用了不同的绣法。”

“像这个,我用的就是苏绣的平金针法。”叶然又指了下其他的花朵:“还有这个,我用的是……”

果然每朵花都是不同的绣法,紫鸢越发佩服叶然能干。

“小姐,您的手既能做饭,还能刺绣,而且还会许多东西,你好厉害啊!”紫鸢忍不住轻叹一声。

叶然淡然一笑:“你如果能静下心来,你也可以学习的。”

“真的嘛?!”紫鸢不敢置信的看着叶然,不过很快就放弃了:“算了吧,估计我是安静不下来的。”

从小就跟男孩混在一起的紫鸢,哪里还有女孩子的性格?

叶然没有丝毫意外,前世她那样强迫紫鸢都没用,所以后来她也就放弃了。

“不会就不会吧,反正也没有人规定女子一定要会。”叶然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

紫鸢静静的看着叶然,别人若是知道她不会,肯定都是各种笑话她,谁知叶然非但不笑话她,反而安慰她……

不知不觉间,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紫鸢帮叶然掌灯,轻声询问:“小姐,明日再做吧,眼睛会受不了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