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作品被毁

我的书架

第二百五十九章 作品被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尚裕清轻咳两声:“咳咳,既然大家都迫不及待了,那我也不多耽搁大家的时间,现在就来给大家进行评选。”

话音刚落,一个小厮忽然飞奔进来:“不好了!不好了!”

“放肆!这么好的日子,你瞎说什么呢?”尚裕清气恼地瞪了眼小厮,真是不会说话。

小厮顾不得道歉,伸手指着仓库的方向,上气不接下气:“仓、仓库出事了,参赛作品被损毁了!”

闻言,众人纷纷激动地站起身来,生怕会是自己的东西。

“什么?快前边带路!”尚裕清瞪大了双眸,随即吩咐道。

尚裕清带着众人来至仓库,屋内窗户和门完好无损,再看桌上一些参赛的作品被毁得不成样子。

“损毁了多少作品?”尚裕清眼底满是凝重,商会从未出过这种事情。

小厮顺过气:“损毁了三人的作品,两个瓷器尚且能用,但是那件成衣彻底变成了布条!”

“啊?”尚裕清连连后退,眼底满是诧异。

“大哥,你先别紧张,我们让大家辨认一下,先看看是谁的作品。”尚裕铭上前扶住尚裕清,轻声提醒。

尚裕清顿时如梦初醒,连忙对众人道:“你们上前看看是谁的作品被毁了?”

当看到成衣包袱的时候,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叶然。

若是没有记错的话,刚刚她拿的就是这个包袱吧?

叶然故作紧张地上前辨认,伸手拿起被剪成布条的成衣:“尚会长,您是不是该给我们个解释?”

“这……”尚裕清也不知如何是好,尴尬地低看了看众人,沉默了半晌。

“成衣现已被毁,不如先赔偿你的损失,明年再给你个甄选的资格怎么样?”尚裕铭剑眉微皱,上前打圆场。

看着损坏的成衣,叶然冷笑一声,眼中尽是嘲讽:“赔偿?若是我的成衣参选上了今年的甄选,价值是你们能够补偿起的吗?”

闻言,尚裕铭倒吸了一口凉气,现在的小丫头怎么都这么厉害!

“我知道这件事跟商会无关,我也不会随意发脾气,但是我希望会长可以将凶手查出来,并且交给我!”叶然低眸看着手里的布料,语气微微哽咽。

“姑娘放心,这件事商会定会彻查到底给姑娘一个交代!”尚裕清严肃的说道。

接下来会长把众人聚集在会场里,着手调查成衣被毁一事。

众人面面相觑对叶然有了些不满的意见,轻声对她指指点点。

“真没看出来,这样一个看似温婉的女子,竟然是个咄咄逼人的女人!”

“世风日下,女子都出来做生意了,日后哪个夫家敢要啊?”

“反正我是不会让我儿子娶这种女人,居然让这么多人等她一个,唉……”

“你们知道什么?这姑娘可是跟三位皇子有关系!”

其中一人听说过叶然的事情,出声打断几人的讨论。

众人顿时好奇不已,叶然居然和三个皇子有关系?众人连连催促他继续说下去。

“我跟你们说,这叶然就是京城祥安医馆的首席大夫,二皇子日日送礼不说,三皇子也在背后支持,就连五皇子都时不时的去一次……”

说话时,那人面色暧昧,误导众人往其他地方想。

左少白紧紧地攥着拳头,刚刚要不是叶然按住他,他现在已经冲上前争辩了。

“然妹,你为什么要拦着我?”左少白压抑着怒火,轻声询问着叶然。

“你冲过去能怎么样?别人会相信你吗?”他们只相信愿意相信的,至于事实如何,与他们没有关系。

众人此刻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竖起耳朵偷听。

“那你就任由他们往你头上泼脏水?”左少白依旧气愤难耐。

叶然幽幽的叹了口气:“善恶终有报,他们也会有生病的时候,到时候无论治得好治不好,都不要来找我就是,因为我这个人很记仇的。”

说着,叶然淡淡地扫了眼众人,再次端起茶杯品尝。

众人顿时没了声音,医仙可是所有大夫公认出来的,据说御医院都来人赞赏了,他们可不想日后生病,只能横尸街头!

见众人没了声音,叶然眼底滑过一抹满意。

随即想到些什么,叶然抬眸看向最初的造谣者:“请问您是哪位掌柜?”

“城西茶行的元掌柜。”元掌柜咽了下口水,胆怯的看着叶然。

叶然了然地点点头:“冒昧的问您一句,刚刚尚会长他们来的时候,你在哪里?”

元掌柜瞬间变脸,诧异的看着叶然,不确定她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略微思索,元掌柜小心翼翼地回答:“我刚刚一直坐在这里。”

“原来如此。”叶然恍然,低眸继续把玩着茶杯,神色晦暗。

众人不明所以的看着叶然,没明白她的意思。

叶然沉默不语,等待着商会的搜查结果。

半个时辰后,小厮过来回禀,面色难看的来到尚裕清身边:“会长,我们根本查不到作案的人啊。”

“什么?”尚裕清浓眉紧蹙,继而询问道:“所有下人都盘问过了吗?”

“都问过了,没有看到有人去仓库那边。”小厮面色更加灰白。

尚裕清不着痕迹地扫了眼叶然,那女子明显不好惹,刚刚的话也是要个说法,这可如何是好?

注意到尚裕清的目光,叶然拿出手帕掩住口鼻,轻声询问紫鸢:“让你做的事情,都做好了吗?”

“已经好了,您放心吧。”紫鸢眼底滑过一抹疑惑,不明白叶然为何要她去做那种事。

叶然满意地点点头,随即抬眸看向尚裕清:“会长大人,不知搜查的结果怎么样了?”

“真是对不住,我们的人还需要继续搜查。”尚裕清歉意的看着叶然,希望叶然不要咄咄逼人才好。

不过结果大失所望,叶然放下手里的茶杯:“还需要搜查?这么大的商会怎么连这么小的事情都处理不好?还是说贵商会包庇凶手?”

“这怎么可能?黄口小儿,不要随意乱说!”尚裕铭恼火地拍桌而起,目怒而视。

尚裕清伸手按住尚裕铭,转头不满的看着叶然:“叶姑娘,商会是圣上钦点的,说话还是注意些比较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