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二百七十一章 误入营帐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七十一章 误入营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为何要肯?”叶然不耐地皱了皱眉:“五皇子,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你的!”

“那你为何不喜欢我?”南宫海上前一步,眼底闪烁着淡淡的星芒。

见状,叶然轻嗤一声,若是换了前世,怕是她已经沉迷了!

叶然后退一步:“五皇子,请自重!”

“从未有人能够对我的魅力视而不见,叶然,欲擒故纵的把戏,你该收收了!”南宫海不禁有些懊恼。

叶然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哈哈!南宫海,你还真是自大,欲擒故纵?你也配!”

“叶然!你别给脸不要脸!”南宫海脸色铁青,第一次被女子拒绝的这样彻底!

自尊令他彻底恼火了!

叶然轻笑一声:“几位皇子说的话还真是如出一辙,前几日二皇子刚刚说过这句话。”

“不要挑战我的耐心,我是真的喜欢你。”南宫海强压下心中的怒意,终于想起二皇子也喜欢她!

他对叶然的确有了兴趣,而且叶然这样的魄力,也能够成为他的助力。

这样细想,南宫海便抑制住了心里的怒意,期待的看着叶然。

喜欢?叶然骤然失笑:“南宫海,你真的知道什么是喜欢吗?不对,你知道,但你喜欢的只有权势,从来不会是女人!”

语毕,不给南宫海说话的机会,叶然转身大步离去。

看着叶然的背影,南宫海剑眸微眯,眼底迅速闪过一道寒芒,为什么叶然会这样了解他?

不错,他虽然对叶然有兴趣,但是更在乎的是她拥有的能力。

若是有这样的军师在身边,夺得帝位会更加简单。

但叶然到底是怎么知道他想法的?

耳边传来叶婉柔的痛呼声,南宫海不耐地皱眉,同样是女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给皇子妃传太医看看。”南宫海吩咐一声,随即转身离去。

叶然回到马车上,幽幽的叹了口气。

前世她那样喜欢南宫海,可是南宫海却对她视而不见。

如今她对南宫海不屑一顾,南宫海却偏偏喜欢上她,这还真是天大的笑话!

“小姐?”紫鸢担忧的看着叶然。

叶然微微摇头:“没事,直接回府里吧,明日就是甄选了,我想回去休息。”

见叶然面露疲色,紫鸢没有在说话,驱赶着马车前往叶府。

回到府内,叶然径直步入卧室休息。

烦躁地躺在床上,叶然忽然有种迫切想要见到南宫辰的感觉。

略微思索,叶然已然起身,换上夜行衣,从窗户跳了出去。

城郊买了只马,叶然骑马赶往护城河。

两个时辰后,兵营终于出现在眼前,叶然连忙勒紧缰绳:“吁!”

马匹停下步伐,叶然翩然下马,将马拴在林间的大树内。

转身走出浓密的树林,叶然转头看过去,只见兵营内的点点火光将原本漆黑夜色照亮许多。

叶然站在树枝上,巡视着兵营内的情况,这里不似边境,所以兵营的守卫松懈了许多,应该很好进。

忽然注意到看守正在打瞌睡,叶然心中暗喜,这倒是省了不少事!

随即看向兵营中相同的营帐,猜测着哪个会是南宫辰的帐子。

最终,叶然锁定了最中间的那个帐篷,皇子应该住最中间的才对!

确定了方向,叶然飞身跳下树枝,快步来到兵营附近。

趁着守卫不备,叶然捡起两颗石子,直接击倒两名守卫,飞身跳了进去。

小心翼翼地穿过各个营帐,叶然径直来到中间的营帐。

手指刚刚触及到窗帘布,耳边忽然传来男女调笑的声音!

叶然震惊地睁大双眸,军中虽然有军妓的存在,但是南宫辰从不会去染指啊!

可是主帅都会住在中间的帐篷不是吗?

叶然强忍着心中的酸楚,失落地转身离去。

扑通!

失魂落魄地叶然没注意到脚下,绊到了绑着营帐的绳子。

霎时间,整个营帐直接倒塌,叶然也被压在了营帐的下面。

“快快快,副将军的营帐倒了!”

“救人啊!副将军被压在营帐下面了!”

耳边传来阵阵士兵的呼救声,叶然当即愣住,副将军?不该是皇子吗?

“吵什么?”

再次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叶然脸色顿时变得无比尴尬,这不就是南宫辰的声音!

看来真的是她搞错了!

叶然匆匆忙忙地爬出营帐,迎面撞上一个士兵。

“你唔……”

士兵话未说完,已然被叶然打昏,并且拖进身边的营帐里了。

叶然将士兵仍在一旁,气喘吁吁地坐在地毯上。

真丢人!居然认错了帐子,还搞出这样的乌龙事件。

“不过是个营帐倒塌而已,值得慌慌张张?”

“属下有罪,惊扰到了殿下,请殿下赎罪。”

“罢了,你先下去吧。”

声音越来越近,叶然震惊地睁大双眸,不是吧?!

营帐被掀开,南宫辰皱眉看着兵营中昏迷的士兵:“这是怎么回事?”

紧随其后的俞参将不免有些诧异:“这谁啊?给我泼醒他!”

一杯水被泼在士兵脸上,士兵晕晕乎乎地睁开眸,看到南宫辰,连忙起身行礼:“草民失态,望殿下赎罪!”

“你怎么在这里?”南宫辰环顾营帐,没有被动过的地方。

“草民见到一名陌生男子,正要呼喊时,被他偷袭,然后草民就不知道了。”士兵尴尬地低下头,这样的事情还真是不好意思说啊。

陌生男子?南宫辰剑眉紧皱:“说清楚,那男子长什么样子?”

“他一身黑衣,带着面巾,我也没看清。”士兵低着头,拘谨不已。

见状,俞参将狠狠地瞪了眼士兵:“废物!连一个刺客都对付不好!”

“罢了,估计刚刚的事情就是他做的,吩咐下去,多安排几个人保护副将军。”南宫辰疲惫地挥了挥手。

反正他这帐子里什么东西都没乱,他也懒得追究了。

俞参将应了一声,带着士兵迅速离去。

南宫辰坐在椅子上,幽幽的叹了口气。

殊不知,此刻屏风后面,叶然正与浴桶挤在角落里。

“备水,沐浴。”

南宫辰忽然唤了一声,叶然眼中满是震惊,沐浴?现在?

天啊,她不过就是走错了营帐,有必要这样刺激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