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再次甄选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七十二章 再次甄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门外缓缓走进来几名士兵,每人手里都拎着水桶。

叶然只好努力蜷缩着身子,期望不会被别人发现。

当南宫辰来至浴桶旁脱衣服的时候,叶然却逐渐露出脑袋,因为南宫辰的身材真的是太完美了!

南宫辰的手放在亵裤上,叶然顿时倒吸一口冷气,脸颊涨红,低着头不知所措。

这、这可怎么办!

现在要不要出去?叶然在心中反复挣扎着、纠结着。

最终叶然咬了咬牙,再不出去就来不及了,她缓缓抬起头。

赫然看到南宫辰坐在浴桶里的画面,不禁有些失落,心中又松了口气。

不过……南宫辰在这里洗澡,她要怎么出去啊?!

叶然欲哭无泪地低着头,还真是流年不利啊!

也不知道南宫辰什么时候睡觉,那样她就可以趁机溜出去了。

一炷香后,南宫辰从浴桶中起身,换了件衣服,再次回到书桌前写写画画。

叶然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双腿难免有些发麻,但又不敢动。

不知不觉间,叶然竟然熟睡了过去。

当她再次睁开双眸时,已经是次日清晨了。

叶然睡眼惺忪地站了起来,发现身处于陌生的环境,顿时一惊。

随即反应过来,她一直都在南宫辰的营帐里!

还好南宫辰现在不在,叶然松了口气,迈步朝外面走去。

扑通!

随着一声闷响,叶然直接趴在地毯上。

原来是双腿蹲了一夜,没有知觉了!

叶然郁闷地坐起身,揉着两条麻木的腿。

“殿下,您刚刚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没有。”

耳边再次传来南宫辰与他手下的声音,叶然顾不得迟疑,连忙躲在一旁。

趁着两人走进营帐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身冲出营帐。

南宫辰下意识转过头,却只看到门外把手的士兵,难道是错觉?

“殿下?您这是怎么了?”俞参将诧异的看着南宫辰。

“无事,你若是没事,就先回去吧。”南宫辰挥了挥手,径自坐在书桌前。

见状,俞参将识相地退了出去。

南宫辰这才拿起桌上的画像,上面是一名女子,笑着在院中赏花。

细看之下,那女子与叶然竟然一模一样……

另一边,叶然冲出兵营,来至兵营里发现不到的距离,方才停下脚步!

今日就是甄选,但甄选是巳时两刻开始,现在已经是辰时一刻了!

叶然立刻翻身上马,看了眼兵营,迅速赶往商会。

时间流逝,甄选马上就要到时间了。

紫鸢站在府门前,焦急地左右环顾,许久也不见叶然的身影,也不知道叶然到底去哪里了。

尚裕清坐在主位上,一边品茶,一边等待着。

“大哥,这叶姑娘怎么还没来?”尚裕铭疑惑的看了眼左少白身边的空位。

“我也不知,她没有传来消息,不过她的婢女在外面。”尚裕清低头轻声回了一句。

左少白紧握手里的折扇,然妹去哪里了?为何迟迟不见来?

“会长,时间就要到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一名茶商高声询问着。

他就是看不惯叶然那样的作风,这次没赶过来,估计是报应!

尚裕清剑眉微皱,之前破坏的就是叶然作品,这次不等也说不过去:“这个……”

可是等她需要什么理由呢?

“宋兄何须着急?甄选也不必急于这一时半刻啊。”丁瑜忽然出声打圆场。

宋掌柜顿时脸色一变,他可不敢和丁瑜叫板,只得悻悻地闭上嘴。

丁瑜吩咐小厮将花果茶给大家沏好:“这是我最近新发现的一种茶,还望大家给我品鉴一下,我打算拿这个和碧螺春一同甄选。”

花园中,弥漫着阵阵水果的清香,众人不禁议论纷纷。

“真没想到,这水果也能制茶,妙、妙啊!”尚裕清连连赞叹,淡淡地扫了眼丁瑜。

他这拖延时间的手段,真以为他看不出来?

不过,卖给丁瑜一个人情也不错!

哒哒哒……

一阵马蹄声传来,紫鸢激动地看过去,果然是叶然来了!

“哎呦,小姐你可算是来了!”紫鸢迎上前,将手里的包袱递了过去:“衣服我拿过来了。”

“做的好!”叶然接过衣服,带着紫鸢快步走进商会。

“绣莲阁叶掌柜到!”

小厮的声音传遍众人耳中,众人纷纷朝着叶然看了过来。

只见叶然身着一件鹅黄色衣裙,头发却是高高盘起,很是怪异。

不过微红的双颊,凌乱的衣襟与飘散的发丝,都说明了叶然是匆匆赶来。

“叶姑娘,你这是……”尚裕清诧异的看着叶然。

叶然红着脸别过头:“我昨晚临时出城办事,现下刚刚赶回来,失礼了。”

“无妨,不过距离开始还有点时间,不若您先去后堂整理下?”尚裕清吩咐丫鬟过去帮忙。

“多谢尚会长。”叶然尴尬地道了谢,跟着丫鬟去了后堂。

后堂内,叶然坐在梳妆镜前,任由丫鬟替她编发。

“小姐,您这衣服怎么回事?”紫鸢疑惑的看着叶然,这衣服松松散散的,明显不是叶然的衣服。

低眸看了眼衣服,叶然无奈的叹了口气:“别提了,我昨日穿的是男装,这是我临时在一家农户买的。”

“叶掌柜,这是会长要我给您准备的衣服,您要换上吗?”丫鬟梳好发髻,适时询问。

想的还真是周到,叶然微微点头,眼底滑过一抹感激。

再次出来的时候,众人直接看呆。

只见叶然身着粉红色的交领襦裙,外披纱衣,仪态优雅,飘然欲仙。

一头墨发梳成流苏髻,几根龙须从额头上滑落,更添娇俏。

叶然略带稚嫩的小脸未施粉黛,精致的五官展现出不同寻常的美。

来到尚裕清面前,叶然微施一礼:“多谢尚会长。”

清脆的嗓音令众人回过神。

“客气。”尚裕清轻咳一声,没想到他也会看女子看得失神,着实尴尬。

叶然坐在椅子上,纤纤素手交叠放在腿上,等待着甄选开始。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今年的甄选就正式开始,最先的还是布料!”尚裕清大声宣布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