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宫里也八卦

我的书架

第二百七十七章 宫里也八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着小德子的嗓音落下,七公主率先走进御书房,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参见父皇。”

“来的正好,你过去看看这些贡品,朕的头都要大了。”南宫鸣宠溺地看着七公主南宫静。

“皇上真爱说笑,静儿哪里可以处理这些?”贤妃随后而至,阻止了南宫静的动作。

若是今日真的让南宫静选了,怕是明日就有人对南宫静动手了。

看出贤妃的顾忌,南宫鸣剑眉微皱:“既然静儿不行,那就爱妃你来吧。”

“那臣妾便斗胆做主了。”已经拒绝过一次,贤妃不敢拒绝第二次,只好应了下来。

迈步来到贡品前,贤妃拿起茶叶细细轻嗅:“碧螺春皇上爱喝,留用。”

“这花果茶倒也新奇,小德子,去泡给陛下试试。”贤妃将花果茶递了过去,随即一一评判着。

很快到了成衣的托盘,贤妃示意小太监将衣服展示起来。

此时,小德子也端着茶水走了进来。

“陛下,您试试?”小德子小心翼翼地将茶水递了过去。

水果的清香扑面而来,南宫鸣不禁觉得惊讶,端起茶杯细细回味:“不错,既有茶的香浓,又有水果的清甜,留用吧。”

“是。”小德子吩咐人在本上记录下来。

“陛下,您来看看这两件衣服,各有各的特色,臣妾难以抉择。”贤妃朝南宫鸣行了一礼。

早前收到消息,这金线密织的衣服是皇后母家准备的,所以贤妃才不参与。

南宫鸣抬眸看了眼,直接就被百花盛开的衣服所吸引:“这衣服不错,绣工很用心啊。”

“臣妾也这样觉得呢。”贤妃正要留用,耳边传来小德子的声音。

“陛下,这件衣服过于鲜艳,不如金线密织的高贵大方啊。”

闻言,贤妃抬眸扫了眼小德子,眼底划过一抹狐疑。

南宫鸣摸了摸下巴,犹豫不定。

“父皇,儿臣喜欢那件衣服,你能不能赐给儿臣啊?”南宫静忽然伸手指了下衣服。

此言正好解决南宫鸣的问题:“好,给你了。”

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贤妃与小德子都有些惊讶,不过很快便恢复自如。

贤妃也继续选择剩下的贡品。

晨光微露,东方破晓。

绣莲阁依旧人声鼎沸。

叶然坐在柜台里,时而朝着外面望过去,眼底满是焦急。

真是令人纠结,到底她有没有参选啊?

“小姐,您别急,您的作品那样好,肯定没有问题的。”紫鸢倒了杯茶水,轻声劝说。

叶然看了眼紫鸢,微微点头:“但愿吧。”

焦急的等待了许久,一道身影匆匆而至。

当看清来者容貌时,叶然连忙走了出来:“尚会长?怎么会是您亲自来了?”

“我来是要通知你结果。”说着,尚裕清不停地喘息着。

叶然给尚裕清倒了杯茶水:“喝点水,慢慢说。”

“不了,说了我还要去别家。”尚裕清接过茶水喝了口,随即抬眸看向叶然。

严肃的表情令叶然有些紧张,下意识咽了下口水。

“恭喜你,获得了今年的贡商资格。”尚裕清骤然露出笑脸,朝叶然点点头。

叶然激动到失神,竟然真是她!

“谢谢、谢谢尚会长!”叶然眼底隐隐泛着红光。

她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尚裕清拍了拍叶然的肩膀:“不用客气,明年再接再厉,我先告辞了。”

“慢走……”叶然嗓音带着些许哽咽。

将尚裕清送走后,叶然坐在椅子上,眼底满是激动。

“小姐,我们成功了。”紫鸢轻声提醒着。

叶然用力地点头:“嗯,我们成功了!”

她终于有资格站在南宫辰身边了!

“紫鸢,帮我收拾行囊,我要去找南宫。”叶然忽然紧紧握住紫鸢的手,语气笃定。

紫鸢愣了下,随即疑惑的看着叶然:“小姐,您是不是忘记了?”

“什么?”叶然茫然地眨了眨眼睛。

“殿下后日就要回来了!”

叶然终于反应过来,尴尬地看了眼紫鸢:“的确是忘记了……”

见状,紫鸢忍住笑意,端着茶壶走进后堂。

叶然唇角抑制不住的上扬,那就再等几日,等南宫辰回来了,她就去找他!

想到许久没有去医馆了,叶然心情颇好地带着紫鸢前往医馆。

当叶然步入祥安医馆时,赫然见到守在屏风后面的左少白。

“少白兄?你怎么在这里?”叶然不禁有些惊讶。

左少白晃了晃手里的礼盒:“给你送礼啊,恭喜然妹一举拿下贡商之位。”

“太客气了。”叶然接过礼盒,坐在一旁看着左少白:“说起来,少白兄也是贡商吧?”

“习惯了,已经没有可以庆祝的必要了。”左少白说着听起来很想打人的实话。

叶然尴尬地笑了笑,这话说的真是让人没有办法接啊!

“对了,我听说然妹的衣服,可是被七公主看上留用了。”左少白端起茶杯,说着八卦。

闻言,叶然不禁有些诧异,所以说,今世的甄选还是和七公主有关系?

“不过这也不是好事,然妹可要小心有人使绊子。”左少白提醒着叶然。

叶然了然地点点头:“放心,我不是那种粗心大意的人。”

“和这个无关。”左少白四下环顾,确定无人才轻声开口道:“那宋记布庄,是当今皇后母家,卢国公旗下的产业。”

诧异的看着左少白,叶然眼中满是惊讶,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层关系!

可是皇后不是被禁足多年了吗?

前世南宫海登基的时候,她也没见过这位皇后。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左少白一句道出关键。

若不是卢国公的支持,怕是皇后早就被废除了。

“可是这次参选也不是我暗箱操作的,应该与我没关系吧。”叶然话虽这样说,心中却已经做好了防备。

左少白无奈地摇了摇头:“原本无关,可你别忘了,贤妃是你救的,这次又是贤妃与七公主选择贡商,难保不会有人怀疑。”

“等等!你怎么知道贤妃的事情?”叶然狐疑的看着左少白,他怎么知道的这样清楚?

左少白顿时脸色涨红:“我不是贡商嘛,经常去宫里,就有这些八卦听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