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二百八十二章 硬闯左丞府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八十二章 硬闯左丞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好门,南宫辰看着叶然紧闭的红唇,无奈的叹了口气:“当初你喂过我一次,这次算是我还上吧。”

南宫辰仰头灌了口药汁,低眸覆盖在叶然的唇上,将药渡到叶然唇中。

过于苦涩的药令叶然恢复了些许神智,叶然眉头紧皱,睫毛微颤,缓缓睁开眸。

四目相对,空气瞬间陷入宁静。

南宫辰眼底滑过一抹尴尬,叶然挣扎着坐起身,下意识伸手轻触唇瓣。

口中还有残余的苦涩,但是又有些甘甜……

“我自己喝吧。”叶然张口时,才发现嗓音有多嘶哑。

南宫辰直接将药碗递给叶然,随即诧异的看着叶然,这次她没有抗拒,是没有反应过来吗?

喝过药后,叶然抬眸看向南宫辰:“我娘还是没有消息?”

“嗯。”南宫辰拿出蜜饯塞进叶然唇中。

口中甜甜的蜜饯似乎散发着苦味,叶然失落地低眸,眼眶微红。

南宫辰张了张唇瓣,却不知该怎么劝说,终是端着药碗走了出去。

趁着南宫辰离开,叶然悄然起身,匆匆走出叶府。

南宫辰回到房间的时候,只看到屋内凌乱的床铺,却找不到叶然的踪影。

“来人,给我去找叶然!”南宫辰随手拿起一旁的披风,率先走了出去。

当南宫辰找到叶然时,叶然正在小巷的墙顶。

飞身跳上墙头,南宫辰直接将披风扔在叶然身上:“穿单衣就敢出来,你这是不要命了吧?”

叶然伸手指着某个院落:“你看那里,从这里到那里的话,这条路就是捷径!”

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南宫辰剑眉微皱,那不是左丞府吗?

“你想说是左丞府抓了你娘?”南宫辰狐疑的看着叶然,虽然知道他们之间有恩怨,但是动手对付发妻,这是畜生都做不出来的吧?

叶然却很肯定:“一定是他,他前两日还找过我娘!”

说着,叶然直接跳下墙头,朝着左丞府的方向快步走去。

看着叶然的背影,南宫辰无奈的叹了口气,上前跟着叶然前往左丞府。

夜色渐浓,左丞府早已大门紧闭。

站在厚重的红漆木门前,叶然挥拳不停地敲门。

咚咚咚。

深夜当中的声音,令人更加毛骨悚然。

“来了来了,谁啊?”小厮打开门,小心翼翼地探出头,见叶然不过是个丫头,不耐地吼着:“不知道这里是哪吗?快点滚!”

砰!

叶然不耐地抬脚提了下大门:“滚开!我要找叶青!”

“啊!”小厮痛呼一声,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快步朝着院内跑去。

穿过层层长廊,推开雅园的门,才能看到叶青的书房。

叶青刚刚端起茶杯,书房门猛地被推开,吓得叶青手一抖,珍贵的茶水直接洒了一身。

“放肆!”叶青狠狠地拍了下桌子,怒视面前的小厮:“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老爷,外面有人闯进来了!”小厮顾不得请罪,直接跪在叶青面前,伸手指着外面。

叶青心中暗叫不好,下意识就要转身离去。

可是叶然已经迈步走了进来:“左丞大人,您这是躲我吗?”

“当然不是。”叶青轻咳一声,努力稳定心神:“你现在怎么一点规矩都没有?直接就冲进来?”

叶然懒得和他废话,上前直接拎起叶青的衣领:“你说,是不是绑架了我娘?”

看着叶然眼底的狠厉,叶青下意识咽了下口水,硬起骨气:“逆女!你给我放开!信不信我治你罪?”

“左丞大人好大的口气,敢治罪本王的人。”南宫辰缓缓走进书房,伸手拉过叶然。

这样的确不成规矩,而且也问不出来什么。

叶青震惊的看着南宫辰,又看了看叶然,他们两个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如果早知道南宫辰护着叶然,他哪里敢去招惹啊?

此刻,叶青真的是肠子都悔青了,连忙给南宫辰行礼问安:“参见三皇子,不知您这个时辰来是有何事?”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叶然的娘不见了,我陪她来找找。”南宫辰不疾不徐地说着:“不知是不是巧合,从那个绑架的小巷里走出来,就是左丞府,您说这是巧合还是什么?”

这样的语气……叶青狠狠的咽了下口水:“殿下说笑了,这肯定是巧合,我绑架她娘做什么?”

南宫辰瞳孔微缩,暗道老狐狸!

“你绑架我娘,自然是为了对付我,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前几日找了我娘!”叶然攥紧拳头,眼底满是恼意。

叶青面色微僵,讪讪一笑:“说来说去,还是你的猜测而已!”

“那你敢不敢让我搜你这府邸?”叶然拍桌而起,笃定的看着叶青。

叶青怒视叶然:“放肆!老夫好歹也是朝廷命官,你有什么资格搜查我的府邸?就算是三皇子,也要有证据才可以!”

“你……”叶然还想说什么,却被南宫辰按住。

叶青说的不无道理,好歹他也是左丞,如果贸然搜府,查到好说,没有查到的话,闹到父皇那里绝对是叶然有罪!

南宫辰打量着叶青,忽然轻笑一声:“既然左丞大人都这样说了,那我们就走吧。”

说着,南宫辰拉起叶然朝外走。

走至门口,叶然忽然转头瞪着叶青,眼底隐隐泛着红光:“叶青,你可以不承认,但你若敢伤我娘一根汗毛,我就让你、让整个左丞府付出百倍代价!”

看着叶然黝黑的眸,察觉到叶然眼中的恨意,叶青心脏微颤。

什么时候起,这个丫头竟然有这样的眼神了?

南宫辰带着叶然离开了左丞府,叶青这才松了口气,跌坐在椅子上。

伸手擦了下额头,那里早已冷汗遍布……

这丫头的气势竟然这样吓人,待她真的成长起来,肯定是人中龙凤啊!

叶青忽然有些后悔当初的选择,至少应该将叶然带回来才是!

对了!叶青骤然想起正事,匆匆赶到秦氏的院子。

秦氏难得悠闲的泡着脚,手里端着今年新晋的云雾茶。

叶青推门而入,吓了秦氏一跳:“哎呦,老爷您这是做什么?吓死我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