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二百八十七章 你能奈我何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八十七章 你能奈我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可是我娘平日也没有得罪过人,怎么就会被杀了?”叶婉柔眼底满是恨意,若是叫她查到那人,她定然剥皮抽筋,绝不放过!

等等!得罪人?

父女两人同时想到了一个人,叶然!

“肯定是她!”叶婉柔挣扎着起身,想要去找叶然算账。

叶青狠狠地按住叶婉柔:“我们现在没有任何证据,你这样冲过去,只会打草惊蛇!”

“那你要我看着她活得逍遥吗?”叶婉柔泪眼婆娑地看着叶青,秦氏死的不明不白,要她怎么能够冷静得下?

只是叶青的眼中没有任何悲伤,他早就警告过秦氏,是她不肯放人,所以招来杀身之祸,也只能说她活该!

不过叶然这样做,分明是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所以他也不会放过她的!

“打扰一下,左丞大人,请问您和五皇子妃怀疑的是什么人?”石柏宇听到两人的对话,上前询问着。

这次的案件过于诡异,完全查不到任何线索,既然他们有怀疑的人,那不妨直接去调查一下。

“是叶然!肯定是她!”

叶青来不及阻止,叶婉柔已经脱口而出。

“那她为何有嫌疑?”石柏宇再次询问道。

叶婉柔顿时语塞,她总不能说是她娘抓了夏玉莲,才导致的横祸吧?

看着叶婉柔语塞的模样,叶青暗暗磨牙,烂泥扶不上墙,若是能说的话,他不是早就说了?

真是和她娘一样没脑子!

“其实也没多大的事,她娘前几日在街上出事了,我们就带回来救治,可能是她误会了,以为我们是绑架的,还特地来我府上闹过一次。”叶青昧着良心,颠倒黑白地解释着。

这话说的,三岁孩童都不会信!

石柏宇尴尬的看着叶青,若叶青不是左丞,他真想堵回去。

奈何他品级没有叶青的高,如今也只能顺着叶青说:“原来是这样,如此不知感恩的人,我现在就去捉拿归案!”

说罢,石柏宇转身快速离去。

这桩案子,无论是不是叶然做的,他都不想追究了。

左右不过是个平民,杀了也就杀了。

石柏宇心中打着算盘,带着人直奔叶府抓人。

叶然此时刚刚从青松院出来,正在花园里散步,就见到一队官兵匆匆而至。

“你就是叶然?”石柏宇看着叶然,严肃的询问着。

当看清叶然的容貌时,石柏宇顿时呼吸一窒,好一个妙人!

这样美丽的女子,当真会是杀人凶手?

“不错,请问您是?”叶然上下打量着石柏宇。

身着正三品官服,年纪不大,样貌清秀,她前世貌似没有见过他。

“本官乃是大理寺少卿,此次负责查左丞夫人死于非命的案子。”石柏宇简单做了介绍,随即看向叶然:“是不是你做的?”

叶然诧异的看着石柏宇:“你说秦氏死了?!”

真的假的?前世的秦氏不是活得风生水起嘛!

“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左丞大人说是你做的,你有什么想说的吗?”石柏宇惋惜的看着叶然,只能可惜这个美人儿了。

叶然秀眉紧皱,难道是南宫辰和江凡昨日错手杀了人吗?

可是他们也没有告诉她啊!

抬眸看着石柏宇不耐的神情,叶然暗暗咬牙,他们都是为了帮她,她不能害他们!

“是。”叶然淡淡的应了一声。

石柏宇骤然松了口气,就怕叶然不承认然后需要动手,没想到倒是很配合。

从叶然的反应就能看出她是不知情的,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能够让他回去复命就好。

带着叶然回到大理寺,石柏宇吩咐人唤来叶青与叶婉柔,开堂审案。

半个时辰后,叶青和叶婉柔同时来到大理寺。

石柏宇换了身官服,坐在公堂内,吩咐下人给两人准备椅子。

砰!

“带人犯!”石柏宇拿起拍案狠狠地拍在桌上。

衙役很快带着叶然来到堂内,叶然扫了眼叶青与叶婉柔,跪在公堂上。

叶婉柔望着叶然的眼底泛着红光,恨不得将叶然剥皮抽筋。

“犯人叶然,你杀害左丞夫人,你可知罪?”石柏宇眼底滑过一抹不忍。

真是可惜了。

“知罪。”叶然淡淡的应了一声。

“果然是你这个贱人!”叶婉柔高声吼了一句,朝着叶然冲了过来。

衙役急忙拦住叶婉柔,免了叶然被划伤脸的悲剧。

叶然斜睨了叶婉柔一眼,没有将其放在眼里,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两人也真是的,非要这个时候动手,动手也就算了,好歹知会一声啊!

毫无准备就被抓过来了,也不知道南宫辰能不能来得及救她。

看石柏宇的态度就知道,他不过是想找个替罪羊,至于真正的凶手,他们也懒得去淌浑水。

“既已认罪,那便签字画押吧。”

石柏宇大手一挥,衙役便拿着罪状来到叶然面前。

看着面前的罪状,叶然秀眉紧蹙:“为何这么急着定罪?不是还要三堂会审吗?”

秦氏好歹也是左丞夫人,况且还是大学士的嫡女,绝对不可以这样匆匆忙忙定罪。

“你已经认罪,何需三堂会审?”石柏宇不耐地皱眉,这种事情拖下去,谁知道会不会有变故。

既然叶青和叶婉柔都希望这个人是叶然,那他便顺水推舟,送个人情也好。

“谁说认罪就不需要三堂会审的?你一个小小大理寺少卿,有何资格要我签字?”叶然抬眸看向石柏宇,眼底泛着寒光。

若是真的签了罪状,那她可就彻底背着杀人犯的罪名了!

“放肆!本官乃是当朝正三品的官员,有何不能定你罪?来人,动手!”石柏宇不禁有些恼火,居然被一个小女子看不起?

衙役快步上前,伸手按住叶然的手,强迫她按下手印。

叶然反手握住衙役的手,用力推开衙役的身子,骤然站起身,抬眸直视石柏宇:“若不是三堂会审的话,休想我会签下罪状!”

“你、真是反了!还不给我动手?”石柏宇拍了下桌子,气急败坏地吩咐着。

衙役们纷纷动手去抓叶然,只可惜连叶然的衣摆都碰不到。

叶然嘲讽的看着石柏宇:“若不是我想跟着你来,你觉得你能奈我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