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二百九十八章 惩罚叶婉柔

我的书架

第二百九十八章 惩罚叶婉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冷礼枭的话说到一半,忽然被打断:“天子犯法,与庶民罪,难道皇子妃比皇上还要大吗?”

一句话被堵住,冷礼枭顿时抿紧唇瓣,他还是先不说了吧。

略微思索,冷礼枭已然坐回椅子上,将决定权交给其他人。

三人窃窃私语聊了许久,终于决定了。

石柏宇上前在冷礼枭的耳边汇报着结果,冷礼枭不禁有些诧异,却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叶婉柔嘲讽的看着叶然:“你以为就凭着这点事情就能惩罚我?别做梦了!”

“是吗?那我们走着瞧好了。”叶然淡然一笑,刚刚看到右丞眼底的惊讶,她就知道这次是她赢了!

果不其然,冷礼枭再次站了起来:“经过几位大人的商量决定,我们同意了你的要求,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什么?!”叶婉柔不敢置信的看着众人:“本宫可是皇子妃!我看你们谁敢?”

上前拿人的衙役们顿时僵住,他们可不敢动皇子妃啊!

“什么皇子妃,不过是个阶下囚,这里是公堂,公堂上审案的人最大!”叶然忽然高声说道。

此话一出,众衙役仿佛吃了定心丸,纷纷上前按住叶婉柔。

拿来各种刑具放在叶婉柔面前,叶然翩然起身来到叶婉柔身边:“别怕,这些都是我用过的刑具,那日你不是也给我用过嘛!”

“不、不可以!”叶婉柔终于开始恐惧,不停地挣扎着:“叶然,你不可以这样做!”

“当初我是不是说过,如果你不弄死我的话,他日我平反之日,便是报仇之时,难道这话你都忘记了嘛?”叶然把玩着拶刑的刑具,笑看着叶婉柔。

叶婉柔眼底满是惧意:“你不可以这样对我!我可是皇子妃!”

“那又如何呢?杀人偿命,这可是天经地义的,不过你也要放心,因为我不会让你死的。”说罢,叶然让开位置,示意衙役可以行刑了。

眼看着手指被夹在刑具上,叶婉柔拼了命的挣扎着:“不要!你们有什么资格对我动刑?我可是皇子妃!信不信我治你们的罪?!”

衙役们动作微顿,转头看向众位大人,等候命令。

石柏宇原本打算出声劝说,可是其他几人都没有说话,他也不好开口。

久久没有人替她说话,叶婉柔顿时泪崩:“爹爹,你帮女儿求求情啊,女儿真的不想受罚啊……”

“殿下!殿下您救救我,您救救嫔妾啊!”叶婉柔朝着两人伸出手,仿佛想要抓住救命稻草一般。

叶然幽幽的叹了口气:“皇子妃,您还是不要耽搁大家的时间了,丞相乃是正一品、御史大夫和刑部尚书也是有品阶的,而你不过是个皇子妃,什么封号都没有,而且现在你还犯了错!”

“你给本宫闭嘴!不过就是个得志的小人,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我指手画脚……啊!!”

话未说完,便被高亢的痛呼声所打断。

原来是江凡见衙役不敢动手,便上前接过衙役手里的板子,狠狠地拍了下去。

一板子下去,已经是血肉模糊了!

见状,衙役也不在犹豫,拿起各自的刑具,纷纷开始行刑。

“啊!爹爹救我……殿下……救救我……”

手指传来的痛令叶婉柔逐渐说不出话来,加上背后的鞭刑与臀部的杖刑,叶婉柔很快便晕了过去。

南宫辰扫了眼江凡,江凡微微颔首,快步端了桶水回来,毫不犹豫的泼在了叶婉柔身上。

“啊!!”

公堂内再次想起震耳欲聋的痛呼声。

只见叶婉柔双目猩红,恶狠狠地瞪着叶然,今日的事情,她统统记住了,她绝对不会放过叶然的!

叶然秀眉微蹙,狐疑的看向南宫辰:“不过是泼醒她,就算是水进入到伤口,也不至于这样痛吧?”

前世她可是在水牢里待过的,哪里有叶婉柔这样夸张?

“刚刚江凡泼的是盐水。”南宫辰拿起扇子挡住唇,轻声回答着叶然。

闻言,叶然震惊的睁大双眸,不敢置信的看着南宫辰。

伤口上撒盐?难怪叶婉柔会那样恨她!

不过心中隐隐有种畅快的感觉,叶然嘲讽一笑:“当初叶婉柔打我的时候,肯定没有想到,她也会有今天的下场吧!”

“好了,接下来就交给江凡吧,你该回去喝药了。”说着,南宫辰伸手抱起叶然,转身直接离去。

冷礼枭等人看见南宫辰离去,几人都视若无睹,权当做不知道。

既然南宫辰将江凡留下来了,就说明等江凡收手的时候,他们才可以离开。

可是江凡似乎不知疲乏,不停地打着板子,直到叶婉柔已经麻木为止。

扫了眼叶婉柔血肉模糊的屁股,江凡放下板子,伸手接过拶刑的刑具,用尽力气一拉。

众人只觉得耳边传来生生骨裂的声音,诧异的看过去,只见叶婉柔连痛呼都来不及,直接两眼一翻,昏厥过去。

江凡这才收回手:“好了,现在我也可以回去复命了,几位大人,告辞。”

目送江凡离去,叶青快步上前检查叶婉柔的情况。

南宫海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来人,送皇子妃回府,宣太医过来给皇子妃诊治!”

“是。”两名衙役动作迅速地将叶婉柔抬了出去。

南宫海无奈的叹了口气,快步跟了过去。

看着南宫海的背影,冷礼枭眼底滑过一抹深思,这两名皇子之间的较量,倒是令人有些捉摸不透啊。

“右丞大人,这……”石柏宇看着公堂上的血迹,担忧的询问着冷礼枭。

“怕什么?无论什么事情都有两位皇子顶着呢。”冷礼枭扫了眼石柏宇,转身离开了大理寺。

御史大人和刑部尚书也没有久留,纷纷离去,留下石柏宇望着血迹独自叹息。

三皇子府,紫竹院。

江凡回来的时候,南宫辰正在喂叶然鸡汤。

“回来了。”南宫辰淡淡的开口道。

“嗯。”江凡兴致勃勃地走了过来:“能够亲手收拾她的感觉真是太爽了!”

叶然好奇的看着江凡:“你后来把她怎么样了?”

“我把她手指夹断了!”江凡挺起胸膛,得意的看着叶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