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基本痊愈

我的书架

第二百九十九章 基本痊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闻言,叶然震惊不已,虽然说拶刑的确会夹断手指,但那都是用了很大力气的啊!

而且这种刑罚夹断的手指,几乎很难长好的!

叶然暗暗竖起大拇指:“果然是战场上的人,够狠!”

“那是必须的,谁让她敢……”江凡话说到一半,忽然语塞,尴尬的看了眼南宫辰。

气氛瞬间陷入尴尬,只有南宫辰神色不变,继续给叶然喂鸡汤。

“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江凡随意找了个理由,快步离开了紫竹院。

看着江凡的背影,叶然眼底滑过一抹歉意,对于江凡,她只能说抱歉了。

手上忽然传来一阵温热,叶然转头看向南宫辰。

眸光正对上南宫辰温柔的眸,叶然瞬间红了脸:“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以后你只能看着我出神!”南宫辰霸道的宣布着。

“噗……”叶然骤然失笑,却依旧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南宫辰满意地将叶然搂进怀里,继续喂着鸡汤:“过几日便是元旦,想去哪里?我陪你去。”

“这么快就要元旦了啊。”叶然不由得感慨了一句。

前世元旦的时候,她一直很想去逛京城的庙会,不过每次南宫海都不愿意陪她,她只好乖乖的在家里。

“我们去逛庙会吧,元旦肯定有很多好吃的,可以把紫鸢也带着。”叶然想起那个丫头也很贪吃,开口提议道。

南宫辰伸手捏了捏叶然的鼻子:“好,都依你。”

“但是你那日不需要进宫参加宴会吗?”叶然疑惑的看着南宫辰,元旦的宫宴可不能缺席啊。

提起宫宴,南宫辰眼底迅速滑过一抹不耐:“告病便可,也不是什么大事。”

“这样不好吧?”此时正值多事之秋,若是南宫辰告病了,结果有人在街上遇到他,那可就出事了!

看着叶然担忧的表情,南宫辰好笑地摇了摇头:“我都没有怕,你担心什么?”

“我不想你因为我,而惹得皇上不高兴。”叶然握住南宫辰的手,眼底满是担忧。

虽然皇上很宠南宫辰,但是皇帝的宠爱能维持多久呢?

“不会的,放心吧。”南宫辰笑着揉了揉叶然的脑袋:“若你不放心,那我白日陪你,晚上参加宫宴回来再陪你。”

“好。”叶然笑着点点头,忽然想起什么,转头看向南宫辰:“对了,今日吩咐江凡泼盐水,下重手的是你吧?”

闻言,南宫辰面色闪过一抹尴尬,轻咳一声:“咳咳,你喝完了,我就先回去了。”

语毕,南宫辰端着鸡汤迅速朝着院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开口道:“日后除了我,谁都不能欺负你。”

叶然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到南宫辰快步离去的背影。

耳边还回荡着南宫辰的话,叶然轻笑着摇了摇头,总觉得刚刚南宫辰是害羞了……

夜色渐浓,大内皇宫中。

德容宫内灯火通明,德妃慵懒地躺在贵妃椅上,吃着新鲜的水果,很是悠闲。

“额娘,那叶婉柔的手彻底废了,而且臀部的伤也会落下病根,日后肯定会瘸。”南宫海神色淡然的说着,没有任何惋惜之情。

德妃淡淡地点点头,眼底闪烁着冷芒:“果然是个狠角色,把人打这样,若是死了一了百了,可若是现在这样半死不活,那还不如死了来的痛快。”

“可能叶然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南宫海不禁有些惋惜,当初若是叶家利用叶然来替婚,估计他登上皇位便会顺利很多!

“哪里是可能,她就是这样想的。”德妃幽幽的叹了口气:“罢了,既然叶然已经投靠了三皇子府,那我们也不必留情了。”

南宫海诧异的看着德妃:“额娘的意思是?”

“很快就要元旦了,这个时候,贡商往往都会替换几批,也不知道是不是中了邪。”德妃打了个哈欠,悠哉悠哉地起身:“本宫乏了,你先退下吧。”

寥寥数字,南宫海已然明白了德妃的意思:“儿臣告退。”

走出德容宫后,南宫海嘴角缓缓勾起一抹阴森的弧度。

叶然,你一定会为你的选择感到后悔的!

三日后。

三皇子府内,紫竹院中。

太医正在帮叶然拆纱布,额头上细汗密布,生怕叶然喊痛,南宫辰直接将他丢出去。

终于拆下最后一块纱布,太医长长的松了口气:“已经好了,姑娘试着活动活动。”

叶然小心翼翼地动了动手指,确定不疼才加大幅度活动了几下。

“真的好了,谢谢太医。”叶然笑着点点头,眼底闪过一抹感激。

江凡忽然抱着一架琴走了进来:“要不要弹琴试试?这可是皇上赐给南宫的相思,音准极佳。”

南宫辰紧随其后,望着叶然沉默不语,等待着她的抉择。

如果叶然看不出他们是希望她弹琴的话,那这两世就白活了!

“好吧,那我就献丑了。”叶然叹了口气,起身来到桌前,坐在椅子上,双手搭在琴上。

深呼吸一口气,叶然指尖轻撩琴弦,铮铮琴音传出,南宫辰安静聆听。

琴声软绵,曲调时而开心、时而忧伤,亦或是令人紧张。

南宫辰剑眉微皱,都说通过琴声可以看穿一个人,可是他为何越来越看不清叶然?

总觉得叶然的经历远不止他调查的那些,甚至经历的痛苦大过愉悦。

忽然有些心疼,南宫辰想要将叶然紧紧地搂在怀里,给予她安慰的怀抱。

琴音逐渐消失,叶然双手平放与琴弦上,压住余韵,抬眸看向南宫辰:“我不精通这些,弹得不好,你们也不要笑话我。”

“谁说不好?”江凡连连摇头,虽然他是个粗人,但是在这琴音里,还是体会颇多:“我喜欢你的琴声,比那些大家小姐好太多了!”

叶然淡然一笑,眼底划过一抹自嘲,前世若不是为了讨好南宫海,她也不会去学习琴棋书画,不过南宫海却从未多看过她一眼。

“吃点东西吧,等下我送你回府。”南宫辰注意到叶然的情绪不对,主动转移话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