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三百零五章 结伴出游云雾桥

我的书架

第三百零五章 结伴出游云雾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其实说这家店是南宫辰,不仅可以免去很多麻烦,还可以永远杜绝了别人求娶她的心思,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南宫辰何尝不明白她的心思,无奈地摇了摇头,却也暗暗感慨叶然的聪慧。

细细核对过账本,叶然笑着看向南宫辰:“你的人果然都不简单,每笔账目都能够记得清清楚楚,而且丝毫差错都没有。”

“所以你可以放心地回去休息了?”南宫辰剑眉微挑,玩味的看着叶然。

叶然动作微僵,尴尬地笑了笑:“好不容易出来了,我们出去走走呗,回去这么早也没事做。”

“你想去哪里?”南宫辰没有反对,他这几日早就看出叶然的心思了。

被憋了这么多日,如今自然是不愿意回去的。

竟然没有反对?叶然不禁有些诧异,随即反应过来:“我们去云雾桥那里走走吧。”

据说京城里有许多未婚男女,在成亲之前都会去云雾桥走走,这样日后就可以永不分离。

南宫辰挑眉看着叶然,她到底知不知道这个典故呢?

“好,走吧。”南宫辰合上折扇,率先走在前面。

无论叶然知道与否,他们都不会分开的,他绝对不会给叶然逃开的机会了!

叶然快步跟在南宫辰的身后,亦步亦趋地走着。

“酒楼打算怎么收拾?”南宫辰故意放缓脚步,与叶然并肩而行。

“我也没有想好,当初也没有打算开酒楼,只是看我娘在家没意思才想出来的。”叶然幽幽的叹了口气。

最重要的也是南宫辰给她的厨子,几乎每日都无所事事,她还要发月钱,想想都心痛。

南宫辰静静地望了叶然片刻,心中大概猜到她的想法:“那你就慢慢考虑吧,考虑好随时告诉我便可。”

“嗯。”叶然点了点头,跟着南宫辰沿湖边走了起来。

云雾桥的风景扑所迷离,无论早晚,这里始终是雾气笼罩,所以站在桥上,犹如处于仙境之中。

湖畔柳树的叶子早已落光,显得有些凄凉。

凉风袭来,微风阵阵拂过叶然的脸颊。

“这里明明有那么多未婚男女走来走去,为何还会这样冷呢?”叶然不禁有些疑惑,如果是有情的地方,应该很暖和才是吧?

南宫辰帮叶然掖了掖披风:“这里还有另一个说法,那就是乞巧节的牛郎织女相会之地。”

“什么意思?”叶然诧异的看着南宫辰,她怎么没听过这个说法?

“这里的雾气每年只会散去一次,那就是乞巧节的时候。”而这个时候还有个传说,牛郎织女鹊桥相会,所以这里也可以算是不祥之地。

有情人一年才能见到一次,这里如何能够回暖呢?

叶然幽幽的叹了口气,原来还有这样的一个传说,难怪她前世来这里走了那么多次都没用。

望着面前的南宫辰,叶然伸手握住南宫辰的手,紧紧地握着不放。

“怎么了?”南宫辰疑惑地看着叶然,她不是最重视清誉吗?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握着他的手?

叶然淡然一笑:“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对吗?”

今世,她再也不想和南宫辰分开了!

南宫辰笑着捏了捏叶然的鼻子:“离开我,你想去哪里?”

“哪里也不去。”叶然骤然失笑,还是那样不会说话,不过却令她感到安心。

两人手牵着手,沿着湖边缓缓走着。

与此同时,五皇子府。

书房内,南宫海正在看着书籍,眼底晦暗不明。

自从叶婉柔害叶然失败后,她就整日把自己关在屋里,根本不肯出来。

不过这些他都不在乎,他思索的是,该如何收拾叶然,让她知道她的选择错了!

叩叩叩。

敲门声骤然响起,南宫海放下手里的书,抬眸看向门外:“谁啊?进来吧。”

“王爷,那叶然正和三皇子在沧澜河畔闲逛。”暗卫走了进来,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南宫海面色不变,握着书籍的手却逐渐收拢,他们倒是悠闲啊!

“你去给我做件事。”南宫海朝暗卫招了招手,在他耳边轻声吩咐了几句。

暗卫越听越是心惊,连忙应了一声,迅速撤离了书房。

时间流逝,转眼到了元旦当日。

宫中事忙,南宫辰早早就被唤进了宫中。

而叶然则是在府里与夏玉莲包饺子,白白胖胖的大饺子齐刷刷的摆在案板上。

“真没想到,去年我们还吃不上饺子,如今竟然能吃到饱。”夏玉莲不由得发出一声感慨。

叶然笑着拿起面团:“娘,日后每年我们都会吃的很好,以往的日子,我再也不会让您经历一次了。”

“娘相信你,但你也不要过于劳累。”夏玉莲不停地擀着面皮,心疼的望着叶然。

叶然放下包好的饺子:“娘就放心吧,我这几日上午去医馆,下午去酒楼监工,都被你们喂胖了许多!”

原本松松垮垮的腰带已经变得紧密,叶然都怀疑继续吃下去,她会胖成球!

“胖点健康,之前弱不禁风的,娘都担心风给你吹跑了。”夏玉莲伸手轻点叶然的鼻尖。

叶然皱了皱鼻子,不满地别过脸:“哪里有娘说的那样夸张啊?”

母女俩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就包好了几百个饺子。

刚刚包好最后一个饺子,紫鸢便匆匆而至:“小姐,丁瑜来了,说是给您送拜年礼。”

“直接请进来吧,顺便去将库里的那支玉如意包好,在丁掌柜离去的时候给他。”叶然拿起绢帕擦了擦手,步入书房内等候。

夏玉莲则是端着饺子进了灶房,没有打扰叶然谈事情。

紫鸢很快带着丁瑜走了进来,径直来到书房内,随即悄然退了出去。

“叶姑娘,新年快乐。”丁瑜朝叶然拱了拱手,笑着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叶然秀眉微挑,玩味的看着丁瑜:“丁掌柜同乐,不过您来找我,不仅仅是为了拜年吧?”

“的确,我有事要麻烦叶姑娘。”丁瑜也不隐瞒,爽快地说着来意:“我后日需要出去一段时日,家里的铺子,想要烦请叶姑娘帮忙照顾一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