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对症公堂

我的书架

第三百二十三章 对症公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四目相对,南宫海心中不禁有些诧异,这次叶然对他的眼中只有冷!

“何必与不相干的人多废唇舌?我们该走了。”南宫辰拉着叶然走进了衙门。

看着两人的背影,南宫海紧紧地攥着手里的折扇,他就不信,南宫辰能够事事都比他好!

叶然,迟早都会跪着来求他怜悯!

公堂内,知府早早就等候着两位王爷的到来。

也不知道叶然是何方神圣,居然能够引来两位王爷!

看到叶然与南宫辰走了过来,知府连忙上前迎接:“微臣参见三皇子,参见睿王爷。”

“起来吧。”南宫辰越过知府,径直来到一侧坐好。

南宫海紧随其后,坐在了南宫辰身侧。

知府忙吩咐下人上茶,生怕怠慢了两位王爷。

随即坐在椅子上,知府严肃的看着叶然:“叶然,你说染坊一案,已经有了结果?”

“不错,经过我的调查,犯人正是我的管事。”叶然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面露愧色:“也是我管教无方,才害得自己的人被人收买。”

知府摆了摆手:“话不能这样说,叶姑娘也不可能提前知道这么多事。”

说着,叶然吩咐紫鸢将管事带上来。

管事跪在公堂前,浑身瑟瑟发抖:“掌柜的……”

“知府大人就在这里,你把所有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吧。”叶然淡淡地扫了眼管事。

昨晚她根本都没有管过他,结果还能吓成这样,真是没出息!

管事连连点头,像竹筒倒豆子似的,全部都招了:“是我猪油蒙了心,收了周宁一千两银子,把偷工减料的布料换了回来。”

“周宁是何人?”知府疑惑的看着管事,眼底满是鄙夷。

为了银子出卖主子,这种人留着有何用?

“回禀大人,说来也是令人不敢置信,那周宁竟然是睿王爷的人!”叶然递给紫鸢一个眼神,示意她将周宁带过来。

周宁很快被带到了公堂上,整个人已经奄奄一息了。

“这……”知府诧异的看着周宁,难道这是被动过私刑?

砰!

南宫海狠狠地拍了下桌子:“叶然,你居然敢动用私刑?!”

“私刑?我没有用过啊!”叶然无辜的看着南宫海:“不信您可以检查,他身上哪里有什么伤?”

闻言,南宫海立刻吩咐人检查周宁的身体,确定没有外伤,不禁有些疑惑。

“周宁向来身子健硕,本王不信你没用过刑罚!”南宫海恼火的瞪着叶然。

叶然耸了耸肩:“那你可以找大夫过来看看,虽然我就是大夫,但我知道您不会相信我的。”

南宫海正要张口,忽然想起当初叶婉柔的事情,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

没有任何伤口,也没有任何病症,就是会奇痒无比!

强行压下心中的怒意,南宫海狠狠磨牙:“叶然,你好样的。”

“多谢睿王爷夸奖。”叶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抬眸严肃的看着南宫海:“对了,王爷还应该感谢我才是。”

“哦?”南宫海险些被气笑:“你倒是说说,本王为何要感谢你?”

“昨晚这人不知为何,竟然多次寻死,我可是救了他很多次,难道王爷觉得不该谢?”叶然看着南宫海,眼底满是挑衅。

见状,南宫海五指收紧,握得扇子咯吱咯吱响。

“多谢!”南宫海一口银牙险些咬碎,强挤出两个字。

叶然满意地点点头:“不用客气,这都是大夫该做的才是。”

若真的是该做的,那何必提出来?

还不就是为了气他的?

“咳咳!”见两人只顾着自己的事情,知府只得出声提醒。

叶然这才抬眸看向知府:“知府大人,这人还是交给您审问吧,人赃并获却不肯认罪!”

“嗯。”知府应了一声,低眸看向周宁:“犯人周宁,你可知罪?”

周宁不屑的扫了眼知府,轻嗤一声:“我何罪之有?”

“收买染坊管事,企图诬陷叶然之罪!”

听到这话,周宁忽然哈哈大笑,坐起身子,强忍住身子传来的异样:“我不过是找管事说说话,这也能成为罪证?”

知府迟疑的看向叶然,若是他不认罪的话,也没有办法。

南宫海心中松了口气,他就知道周宁是不会背叛他的。

原以为会看到叶然惊慌的表情,结果叶然依旧是淡然处之,仿佛早有预料。

“知府大人,这人不认罪,肯定是为了护着主子,至于他的主子是谁,怕是不需要我多说了。”

“叶然!你不要含沙射影的来暗示本王!”南宫海顿时气恼不已,叶然居然敢把他拉下水?

叶然扫了眼南宫海,不以为意:“您也不要过于激动,否则容易让人觉得是心虚。”

“你!”南宫海顿时语塞,恼火的瞪着叶然,却又没有办法。

知府顿时陷入两难,这种涉及皇亲的案子,他可不敢擅自处理!

略微思索,知府决定将这个烫手山芋交给大理寺。

“殿下,王爷,这件案子怕不是下官可以审理的事情了。”知府为难的看向南宫辰。

南宫辰了然一笑:“的确,涉及到睿王爷,只能去大理寺了。”

“你什么意思?”南宫海剑眉微蹙,总觉得这两人是有备而来。

“不知睿王爷敢不敢跟我们去大理寺走一圈?那里的刑罚,可是能让人脱层皮,能够受住而不改口的,那才是真的呢!”叶然笑看着南宫海,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只有了解叶然的人才知道,那笑容下面,可是魔鬼的召唤!

南宫海迟疑的看着周宁,虽然知道他不会说,但是入了大理寺,就说明他必须舍弃他!

看出南宫海的迟疑,周宁欣慰一笑,能得到南宫海的迟疑,他也算是值得了。

“我愿意接受大理寺的七十二道刑罚,反正我是无罪的!”周宁挺起胸膛,抬眸直视叶然,眼底满是挑衅。

又是这样的眼神啊……叶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若是他知道这次是他的死期,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呢。

“既然如此,本官这就派人送他去大理寺的大牢!”知府恨不得立刻将几人送走,连忙吩咐道。

叶然微微俯身:“多谢知府大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