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很幸运遇到你

我的书架

第三百二十六章 很幸运遇到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听说京城叶府的装修可不差,叶然居然都能够接受这样的房屋?

可他不知道的事,叶然连破旧的茅草房都住过,这个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只要能够睡觉就好。

“那二位好好休息,我就不过多打扰了。”石柏宇朝两人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石柏宇的背影,叶然终于松了口气:“和大臣打交道,果然是累人。”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南宫辰将手炉递给叶然,刚刚有外人在,他需要顾忌叶然的清誉。

感觉到手心的温度,叶然心中一暖,不过想到这件事,眼底滑过一抹深思:“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的话,怕是周宁不会相信,可若是做了……”

怕是会打草惊蛇,这样周宁更加不信了!

毕竟这个周宁就是个倔性子,认准了南宫海就不会变。

“而且你怕的是,周宁会宁愿死都不肯招认。”南宫辰若有所思地看着叶然。

总觉得叶然很了解周宁,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没错。”那周宁太过于忠心,如果他真的为南宫海去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倒的确是件麻烦事,南宫辰抿了抿唇瓣,低眸思索着。

紫鸢端着托盘走了过来,将茶水放在叶然身边:“殿下、小姐请喝茶。”

“我不喝了,这里的茶不好喝。”叶然摆了摆手,最近嘴都被丁瑜养叼了,不是好茶都喝不下了。

“这是王爷让我回去取的茶叶。”紫鸢笑看着叶然,眼底滑过一抹暧昧。

叶然愣了下,诧异地转过头,只见南宫辰正在思索着刚刚的事情,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静。

“怎么了?”察觉到叶然的目光,南宫辰疑惑地抬眸看向叶然。

叶然微微摇头:“没什么,只是觉得很幸福。”

同时也很幸运遇到了南宫辰;很幸运能与他相守;很幸运……老天爷让她重新与之相识。

南宫辰伸手握住叶然的手,无奈的勾起唇角:“傻丫头。”

是他幸运,才会遇到叶然啊!

两人相视一笑,端起茶杯各自喝着。

“如果真的担心这件事,那就可以先试探一下。”南宫辰忽然开口道。

叶然愣了下,诧异的看向南宫辰:“你的意思是……如果用不了,就彻底放弃吗?”

“既然不能为我所用,那留着也是祸害。”更何况周宁是南宫海的一大助力,若是他死了,也算是重创南宫海。

略微思索,叶然赞同地点了点头:“这也不失为办法,毕竟周宁真的太嘴硬了。”

“吩咐下去,今晚就让人刺杀周宁。”南宫辰淡淡的吩咐了一句。

紫鸢立刻应了声,转身下去准备了。

“等等!”叶然忽然高声唤住紫鸢,她刚刚想起一件事:“找一个没有露过面的,而且需要戴面具,银色狐狸面具最好,而且左手臂上最好有狼的刺青。”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南宫海身边的亲信都会这样做。

目的就是为了让人记住,这些人才是亲信,那些没有标记的,不过是普通的下人而已。

“可是周宁身上好像没有这些。”紫鸢迟疑的看着叶然,她是怎么知道的?

叶然无奈一笑:“这些标记都是暗卫身上的,周宁只有手臂上的刺青,不过他怕引人注目,特地用药水藏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紫鸢了然地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回过头,赫然发现南宫辰正在看着她,叶然心中一惊,刚刚好像暴露的多了!

出乎意料的,南宫辰并没有询问什么,只是默默地抿着茶水。

他不是不好奇,而是知道叶然不会告诉他。

既然不会说实话,那问了也没有意思,他愿意等叶然想说的时候在说。

殊不知,这个问题,叶然一辈子都不会告诉他了。

“你没有话要问我吗?”叶然好奇的看着南宫辰,他怎么一点都不好奇了?

“我问了,你会说实话?”南宫辰挑眉看向叶然,伸手揉了揉叶然的脑袋:“不想说就算了,我不会再逼你回答我的。”

闻言,叶然说不惊讶绝对是假的,不过更多的是感动。

伸手握住南宫辰的手,叶然眼底满是笃定:“你相信我,无论我做了什么决定,都不会伤害你。”

南宫辰淡然一笑,了然地点点头。

但他没有说的是,就算是叶然害他,他也认了。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大理寺大牢内。

刚刚承受了数十道刑罚的周宁,此刻正瘫软的躺在稻草上,不停地喘息着。

不远处,两名衙役正在讨论着什么。

“这人的骨头真硬,数十道刑罚下来,居然还是什么都不说。”

“是啊,我可从未见过这样硬气的人。”

“别说没有,但是那人还没受到七十二道,就已经惨死了。”

“真可怜,看来这人也快了。”

周宁眉头紧皱,死?这个字听起来真遥远。

不过若是真的死了,对他来说,或许也是种解脱吧……

双眼逐渐合拢,周宁疲惫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周宁忽然察觉到一阵浓烈的杀气,下意识睁开双眸,赫然看到一柄匕首袭来,连忙转身躲过。

单膝跪地,周宁终于察觉到身子有多酸涩。

防备的看着来者,周宁眼底滑过一抹震惊,银狐面具?那不是……

不、不会的!

可是知道银狐面具的,只有南宫海的亲信啊!

难道南宫海真的要杀他?

周宁面色狰狞的瞪着来者:“你是谁?叶然派你来杀我?”

“我是谁不重要,反正,你马上就要去见阎王了。”面具人语气阴冷,拿起匕首朝着周宁缓缓走去。

见状,周宁不停地后退着:“你绝对不是王爷派来的,肯定是叶然想要炸我!”

话落,周宁朝面具人挥起一掌,却被面具人利落地躲过。

这样的身形令周宁心中一痛,这分明就是南宫海训练出来的!

没想到南宫海竟然真的派人杀他,周宁眼底满是失望。

王爷,你可知道,他宁愿死都不会背叛。

若是这样的忠心,都换不来南宫海的信任,那他真觉得不值!

“挣扎够了?”面具人嘲讽的看着周宁,缓缓朝着周宁走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