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只要你说,我便信

我的书架

第三百二十九章 只要你说,我便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闻言,叶然不禁有些诧异,看着南宫辰一时失语。

“我说的话,你都会相信吗?”叶然轻声询问着,眼底满是复杂。

南宫辰伸手搂住叶然的纤腰:“会,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信。”

哪怕是在骗他,他也不介意。

叶然心中感动不已,伸手紧紧地抱住南宫辰:“谢谢你,但是有些事情,我不说才是你我最好的结果。”

若是南宫辰真的知道她前世的事情,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直觉告诉她,结果不会好。

南宫辰笑着点点头,伸手挽起叶然鬓边的发丝:“那就不要说了。”

没想到南宫辰会这样理解她,叶然直接扑进南宫辰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他。

南宫辰伸手揉了揉叶然的脑袋:“傻丫头,早点回去休息,昨晚都没怎么睡。”

看着叶然眼底的淤青,南宫辰便一直心疼。

叶然笑着点点头:“放心吧,再说你不是也没有休息好?”

“那我们都回去休息。”南宫辰拉着叶然回到院子里,目送她进到屋内才放心。

房间内,叶然坐在床沿上,幽幽的叹了口气。

每每想到明日便要与南宫海对薄公堂,叶然便忧心忡忡,哪里睡得着?

希望明日没有变故吧,否则她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吱呀……

耳边传来推门声,叶然诧异地抬起头,赫然看到紫鸢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小姐,您没睡啊?”对上叶然的眸,紫鸢不禁有些诧异。

“睡不着,你拿的是什么东西?”叶然疑惑的看着紫鸢。

紫鸢将托盘递到叶然的面前:“是殿下吩咐人拿来的茶叶,还有小姐平日喜欢吃的糕点。”

看着托盘上的东西,叶然心中感动:“他还真是细心。”

“殿下对小姐的心意,天地可鉴呢。”紫鸢拿起茶壶,开始帮叶然泡茶。

茶香袭来,叶然淡然一笑,南宫辰对她的心意,前世就已经清楚了。

泡好茶,紫鸢双手端着送到叶然手里:“小姐喝了茶,好好休息一下吧,这几日都没有睡好。”

接过茶杯,叶然微微点头,茶杯放到唇边时,叶然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我娘和丁叔的事情怎么样了?”

说是让他们定成亲的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给她消息。

“据说是定在了除夕之后,具体日子还有待商议。”紫鸢取茶的时候,听到别人说了一嘴。

除夕之后……叶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一阵凉风袭来,叶然下意识打了个寒颤,连忙钻进被子里。

见状,紫鸢忍不住偷笑:“小姐最怕冷了,还好殿下有远见,吩咐我多做了几个手炉。”

说着,紫鸢上前将手炉塞进被子里。

脚底附近也摆了一个,被子里很快就暖和多了。

叶然舒服的叹息一声,满足地闭上眼睛,很快便睡着了。

与此同时,睿亲王府。

书房内,南宫海正在批改着文书。

“王爷,事情已经办好了。”一名带着银色面具的人跪在书桌前,朝南宫海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南宫海淡淡的应了一声:“有人发现吗?”

“没有,并且属下伤了他的心脉,不过属下刚刚走没多久,就听到那里传来了一阵混乱。”面具人将事情说了一遍。

心脉?那就是说肯定活不了了!

南宫海满意地点点头:“办的不错,下去领赏吧。”

“多谢王爷。”面具男立刻道谢,随即悄然退了出去。

听到关门声,南宫海眼底瞬间滑过一抹阴霾:“跟我斗?叶然,你也不看看你几斤几两!”

低眸继续看着文件,南宫海却总觉得心中有些不安,却说不上是因为什么。

叩叩叩。

书房门再次被敲响,南宫海抬眸看向来者:“进来。”

“王爷,大理寺来人了。”管家推门走了进来,小心翼翼的说着。

南宫海愣了下,随即皱起眉头:“有说是什么事情吗?”

“说是和周宁的案子有关。”管家眉头紧皱,刚刚那两人也没有细说,他也没有问。

希望南宫海不会因此怪罪他。

南宫海此刻哪有心思与管家计较?思绪都在大理寺来人上面。

难道是来报告周宁死讯的?南宫海放下手里的文案:“传吧。”

“是。”管家应了一声,将大理寺的衙役带了过来。

衙役来到书房,恭恭敬敬地行礼问安:“参见睿王爷,睿王爷万福金安。”

“起来吧,你家大人让你来做什么?”南宫海挥了挥手,淡然看着衙役。

“回禀王爷,属下此次来,是想要告知您明日去大理寺,关于绣莲坊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衙役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南宫海眉头紧蹙:“明日?按照规矩来说,不应该是后日吗?”

“那周宁昨晚被刺杀,临死之前,在证词上按下了手印,证实是您让他诬陷的叶掌柜,所以现在便可以提前审理案子了。”

闻言,南宫海不敢置信地睁大双眸,这怎么可能?

周宁死了,但是他居然按了手印?

“不可能,人在死前哪里会碰得到证词?”南宫海高声否定着。

肯定是叶然后按上去的!

衙役只好将事情经过大概说了一遍,得知是叶然连夜去救周宁,南宫海终于明白周宁为何会背叛他了。

“本王知道了,明日会准时去大理寺的。”南宫海疲惫地挥了挥手,示意衙役先离开。

衙役再次行了一礼,悄然退了出去。

南宫海坐在椅子上,苦笑着摇了摇头:“叶然,你倒真是令本王刮目相看啊。”

他敢肯定,叶然住到石柏宇家里,就是打算对周宁动手。

只是她没想到他先动了手,并且下了死手。

那周宁对他失望之际,叶然再用尽全力去救人,换做是谁,都会临阵倒戈吧?

“王爷,我们现在该怎么做?”管家担忧的看着南宫海,等待着他的命令。

南宫海淡淡的扫了眼管家:“这件事就算是证明了是本王做的,那又如何?我没伤到叶然一丝一毫,最多也就是赔偿些银子而已。”

“王爷说的是。”管家连忙拍着马屁。

南宫海不耐地皱眉:“你先下去吧,今日本王不见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