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再生事端

我的书架

第三百三十九章 再生事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另一边,叶然来到绣莲坊,看到众人正忙作一团,不禁微微皱眉:“都在这里慌什么?客人都不接待了?”

“掌柜的,宫中那边出事了。”赵管事来到叶然面前,小声说着。

叶然做了个手势,随即回眸看了眼门外,高声说道:“谁都不许怠慢客人,都给我精神一点!”

语毕,叶然带着赵管事来到偏房,了解着具体事情。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叶然接过紫鸢递来的茶水,淡然的看着赵管事。

赵管事整理了下思路,有条理的汇报着:“是这样的,刚刚宫里来人,说是送去宫里的货品出了问题,有的娘娘穿了我们的衣服,现在浑身起疹子,还有的娘娘说衣服质量不好,刚刚穿上就开线了等等……”

“那送回来的货品呢?”叶然秀眉紧蹙,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一部分在这里,还有一部分在刑部。”赵管事将托盘递给叶然:“这里的衣服我都检查过,确定不是我们的。”

接过衣服,叶然细细的看过后,面色凝重地点点头:“的确不是我们做的,看来是我们的货品被掉了包。”

“我也是这样说的,可是刑部的人说要您亲自过去一趟。”赵管事担忧的看着叶然。

叶然微微点头,不慌不忙地开口道:“我等下就过去,在这期间,你务必照顾好店里,无论有什么谣言都给我压下去。”

“可是……”宫里来人的时候,店里可是有很多客人的。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只要你们所有人记住,店里没事!”叶然冷声吩咐道。

叶然郑重其事的态度,另赵管事不安的心忽然定了下来,坚定地点点头:“您放心,我保证这几日生意会照常的。”

见状,叶然满意一笑,带着紫鸢前往刑部。

马车上,叶然拿着出了问题的衣服在检查。

“小姐,真的不需要我去通知王爷吗?”紫鸢担忧的看着叶然,若是不去的话,怕是不太好吧?

叶然抬眸扫了眼紫鸢:“找他做什么?他现在应该正在跟江将军在练兵场,不要去打扰他。”

如果连这点小事都解决不好,她前世岂不是白活了?

叶然细细检查了两件衣服,令人起疹子的衣服里掺杂着某种白色粉末,很明显就是被人下了药。

至于开线的衣服,那根本不是绣莲阁的手法,所以布料比较粗糙。

只是……这次对她动手的人,会是谁呢?

叶然玩味地收起衣服,眼底滑过一抹冷然,想玩是吗?那她奉陪就是!

马车很快停在刑部大牢,叶然径直来到公堂之上。

刑部尚书与刑部侍郎早已等候多时。

看到叶然后,刑部尚书不着痕迹地点点头,算作是打招呼。

叶然也还之一礼:“见过陈尚书、林侍郎。”

“这位就是叶掌柜吧?小小年纪就有这么大成就,果然是精明能干。”刑部侍郎朝叶然笑着点点头。

事情没有定夺之前,谁也不知道叶然会不会成为阶下囚,直接对她凶神恶煞可不是好主意。

叶然诧异的看着林侍郎,陈尚书的态度她能理解,这林侍郎是……

“多谢林大人夸赞。”叶然谨慎地道了谢,防备的看着林侍郎。

“咳咳……”陈尚书轻咳一声,开口道:“既然叶掌柜也来了,那我们就说一说吧。”

说着,陈尚书吩咐人将衣服带了上来:“叶掌柜,对于这些衣服,你作何解释?”

“大人,这衣服是被人动过手脚的。”叶然拿出衣服,放在一起作对比:“您可以看看,令人起疹子的衣服,做工精美,而且缝线的部位也没有问题。”

“但是这开线的衣服,无论是做工还是缝线都差了很多,足以证明两种衣服是出自不同的地方。”

两人按照叶然的解释细细看过后,赞同地点点头。

“可就算是这样,也没办法证明不是你绣坊偷工减料啊。”林侍郎忽然开口说道。

叶然淡然一笑:“我的绣坊前几日刚刚被检查过,绝对没有偷工减料,而且做衣服通常都是一批,作假就要重新做一批,我花那么大的力气去做假害自己做什么?”

此言倒是很有道理。

“那这令人起疹子的衣服,你又作何解释?”陈尚书再次将衣服递了过去。

叶然拿起衣服,抬眸看向陈尚书:“尚书大人,能否向您讨要一盆热水?”

“准。”陈尚书点点头,很快便有人将水盆端了过来。

看着冒热气的水,叶然毫不犹豫地将衣服扔了进去。

泡了一会,叶然再次拿起衣服,随手放在一旁。

陈尚书与林侍郎相视一眼,不明所以的看着叶然。

“大人,接下来需要等衣服干了才可以。”叶然朝两人行了一礼,恭恭敬敬地说着。

衣服晾干至少也要两个时辰,陈尚书与林侍郎却没有多说什么,耐心的等待着。

等待期间,叶然也没有闲着,一直在刮着其他衣服上的白沫。

两个时辰很快过去,几人一同看向衣服,赫然看到衣服已然褶皱不堪,上面遍布着白色粉末。

叶然将两种粉末都放在两人面前:“大人,这粉末就是导致娘娘们起疹子的原因。”

陈尚书正要触碰的手下意识收了回来,尴尬的看着叶然:“那这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需要见到娘娘们,诊过脉之后才可以得知。”叶然摇了摇头,能令人起疹子的药有很多,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她不能随意用药。

这话的意思就是,叶然需要进宫才可以!

陈尚书不禁有些为难:“叶掌柜,你现在相当于戴罪之身,况且宫里也不是寻常人可以进去的。”

“我知道,但是娘娘们也是因为太医治不好才会大发雷霆不是吗?”叶然放下粉末,淡然的看着陈尚书。

陈尚书顿时语塞,转头看了眼林侍郎:“林大人,您觉得的呢?”

“这……叶掌柜说的不无道理,不过我们还是请示下各宫娘娘比较好。”林侍郎稳妥的提议道。

这样就算是有事情,也不至于连累他们两个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