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女皇后太嚣张叶然南宫辰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活着反而痛苦

我的书架

第三百四十四章 活着反而痛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闻言,叶然不禁有些狐疑,微微摇了摇头:“不可能的吧?私自招人入宫可是死罪。”

“若是所有的娘娘都同意,淑妃肯定会准许你进宫。”南宫辰伸手揉了揉叶然的脑袋,眼底迅速滑过一抹担忧。

他不能时时刻刻跟在叶然身边,所以日后在宫里,出事的几率大大增加。

虽然叶然不是惹事的人,但她这种有仇必报的性子,还真是担心她会出事。

经常入宫吗……叶然唇角微勾,那她似乎可以找机会给皇帝看诊了。

“对了,你刚刚为何要留着欣美人的命?”南宫辰好奇的看着叶然,她可不像是这么好心的人。

叶然神秘一笑,却没有回答,把玩着手里的玉佩,缓缓朝外走着。

与此同时,承乾宫内。

淑妃屏退了众人,独留南宫青在殿内。

经历了刚刚的事情,众人也没了赏花的兴致,她只好吩咐下次再聚,这次就先回去休息。

“母妃。”南宫青疑惑的看着淑妃,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淑妃微微点头,端起茶杯品了起来:“你是不是很疑惑我为什么把你留下?”

“是。”南宫青毫不掩饰,不过淑妃从未管过他,南宫青不禁有些疑惑。

“你觉得叶然今日此举是何意?”淑妃拿起一块西瓜,轻咬一口。

清爽甘甜,淑妃满意一笑。

南宫青抿了抿唇瓣,微微摇头:“我觉得她太过于仁慈,居然敢放过那样恨她的人。”

“不,我倒觉得叶然日后必成大器!”淑妃笃定地说道。

“怎么说?”南宫青眼底满是疑惑,妇人之仁也能成大器?

淑妃无奈的看了眼南宫青:“傻孩子,那欣美人怀了身孕,必定会成为众矢之的,宫中哪有人会希望这孩子落地的?”

而叶然放过她,摆明就是觉得直接杀了她很便宜她。

南宫青顿时了然,暗暗感慨叶然的心机!

“所以说,叶然是我们万万不能得罪的人。”淑妃伸手轻拍南宫青的手,眼底闪过一抹谨慎。

她们母子在宫中小心翼翼求生记,如今将赌注压在叶然身上,不失为是一场冒险。

可若是赌赢了,南宫辰必定会给他们一条生路。

其他人可就不一定了,卸磨杀驴可是常有的事情。

南宫青了然地点点头:“我知道了,明日我就将这么多年积攒的资料给叶然送去。”

与其讨好南宫辰,不如讨好叶然来的快速直接。

见南宫青答应,淑妃淡然一笑,没再说什么。

昱日,叶府。

落梅院内,叶然正坐在石桌前,整理着近日收集的情报。

“小姐,八皇子求见。”紫鸢来至叶然身侧,轻声汇报着。

八皇子南宫青?叶然不禁有些惊讶:“请进来吧。”

说着,叶然迅速收起桌上的宣纸,抬眸看向缓缓走进来的南宫青。

“八皇子怎地来我这里了?”叶然微微点头,并未行礼。

南宫青也没有计较,直接将三个厚重的书籍放在叶然面前:“这是我与我母妃的诚意。”

诚意?叶然疑惑地翻开书册,眼底满是诧异:“这……”

这可是南宫青往年收集的全部情报,前世到了南宫海的手里,只可惜后来南宫海还是杀了他,没想到今生他选择了南宫辰。

不得不说,这些情报来的很重要!

“八皇子与淑妃娘娘这样器重南宫辰?”叶然眼底滑过一抹疑惑,可他为何不找南宫辰,而是来找她?

南宫青微微摇头:“与其说我们是相信三哥,不如说是我和母妃相信你。”

“相信我?”叶然更加诧异:“我何德何能,能够得到八皇子和淑妃娘娘的器重?”

南宫青没有说话,只是坐在叶然面前,沉默以对。

见状,叶然不禁有些无奈,终是叹了口气:“我可以收下这个,但世事无绝对,我不能保证南宫辰一定会登上那个位置。”

“我知道。”这就是一场生死赌局,赢则生,输则死。

叶然笑着点点头:“既然淑妃娘娘和八皇子愿意拿命来赌,那我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语毕,叶然直接将情报扔给紫鸢,算是收下了南宫青的礼物。

送走了南宫青,紫鸢来到叶然身边:“小姐,您真的相信他?”

皇位争夺,南宫青真的不心动?

“相信。”换了别人或许会反咬一口,但是南宫青这种死都不相信是南宫海的人,绝对不会。

不过这也说明了,大战即将到来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叶然每日都是医馆、绣坊和酒楼到处跑,虽然忙碌,却也很开心。

转眼到了除夕前夜,叶然终于有时间休息了。

坐在房顶上,叶然手里拎着一只烤鸡,身侧还有一壶上好的花雕。

“你倒是悠闲。”

就在叶然啃鸡腿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南宫辰的声音。

叶然诧异地转过头,赫然看到南宫辰优雅坐下的身影:“你怎么来啦?”

这段时间都没怎么见过南宫辰,居然说他是跟着将军日日操练兵马来着。

“明日就是除夕,我怕是很晚才能出宫,所以提前来看看你。”南宫辰伸手捏了捏叶然的脸颊。

叶然了然一笑,掰下一只鸡腿递给南宫辰:“尝尝吧,这是我的烤的。”

原本要拒绝的话瞬间被咽下,南宫辰伸出修长的五指,接过油腻腻的鸡腿,优雅地吃了起来。

果然,长得好看,吃饭都自成一幅画!

叶然忍不住感慨道:“你一个男子,为何长得这样好看呢?”

“噗咳咳……”南宫辰险些被噎到,无奈的看了眼叶然:“男子也有用好看来形容的?”

“可我说的是实话,京城都传你是第一美男。”叶然吃着鸡腿,忍不住夸赞道。

南宫辰动作微僵,这个名号他也知道,不过他从未在意就是。

转头看向叶然,南宫辰忽然好奇的看着她:“那你觉得……我好看吗?”

他只在乎叶然的看法。

闻言,叶然刚刚喝下的一口酒险些喷了出来。

这话真的是南宫辰问出来的?

叶然惊悚的看着南宫辰:“你不是从来不在意这些嘛?难道你是假的?”

果然,他还是不能将叶然想的太好。
sitemap